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548、一网打尽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柳东水正如楚牧峰所猜测的那样,是在悄无声息中离开了茶铺。
  他没有从前门走,而是从后门离开的。
  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特地易过容,跟原来的模样是大有不同。
  带着眼睛,留着一簇小胡子,穿着西装笔,拿着文明杖,还带了一顶礼帽,将他的半边脸都给遮掩得严严实实。
  要不是说楚牧峰这边一直在监视着,恐怕都会错过。
  “盯死他!”
  楚牧峰果断的下达命令。
  离开茶铺后的柳东水直接叫了一辆黄包车离开金陵城,来到了郊外的一座废弃山神庙。
  下车后,他确定左右没有人跟着后,便匆匆走了进去,很快就出来。
  等到柳东水离开后,楚牧峰便带着人走进山神庙。
  这座山神庙并不算嗒,特殊报科的特工很快就找到了那幅假的布防图,刚想要拿起来的时候,楚牧峰却是摇摇头说道。
  “不要动,就在那里放着!”
  “裴东厂,你现在回去就将柳东水密捕,同时告诉黄硕,逮捕罗世通!”
  “我会在这里守着,相信另外一只鬼很快就会露面。”楚牧峰双眼眯缝着说道。
  “是!”
  ……
  罗世通家。
  他心轻松愉快的推门进来,刚刚转想要关门的时候,脑门上便被顶上一支手枪。
  都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跟着一记重重手刀砸过来,命中脖颈后,他当场就昏迷过去。
  “带走!”
  黄硕冷冷地说道:“给我彻查这里,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是!”
  ……
  回金陵城的路上。
  柳东水做这事肯定是不能让人知道的,所以说他是走路过来的。
  当他离开山神庙差不多有一里地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他下意识地向旁边躲避。
  谁想汽车就停在他边。
  “老乡,问你个路。”
  裴东厂从车上下来后,直接掏出一盒香烟递过去,趁着柳东水的注意力集中在香烟上的时候,裴东厂跟着一拳砸过去。
  一拳就将柳东水砸晕。
  “带走!前去茶铺,继续布控。”
  “是!”
  ……
  废弃的山神庙。
  楚牧峰在这里倒是没有等待多久,很快就有一辆汽车开过来,车上走下来一个男人。
  他大约三十来岁,穿着中山装,眼神鸷的扫视四周,确定安全后这才迈步走进山神庙。
  很快他就出来。
  “上,抓住他!”
  楚牧峰知道这应该就是要送往特高课的最后一棒了,要是说再不抓捕的话,真的会放跑,所以二话不说就下令批捕。
  “不许动!”
  一群埋伏好的特工一窝蜂的冲上前来,无数黑漆漆的枪口瞄准了对方。
  而看到这种景的男人当场就傻眼了,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腰间。
  “砰!”
  但可惜的是,这里的人都是最精锐的特工,又怎么可能说会给他这种反击机会。
  一枪开出去就命中他的手臂,随着鲜血的涌出,他当场发出惨叫,随后便被控制住。
  “带走!”
  ……
  特殊报科审讯室。
  楚牧峰正在审讯罗世通。
  所有的源头都是这里,那么只要将他的嘴巴撬开,剩下的事就会变的很简单。
  至于说到柳东水和后来取报的人,在楚牧峰眼里真的不如罗世通重要。
  “罗世通,该说的都和你说了,说说吧,你的岛国名字叫什么?你在金陵这边的任务是什么?除了搜集金陵城的军防图外,你还做过什么事?”
  楚牧峰淡然问道。
  “张国胜落在你们手里了?”罗世通眨了眨眼反问道。
  “你说那?”楚牧峰反问道。
  “我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事都办不成的废物,当初我能策反他,如今你们也能。不过幸好,我的事他根本不知道,也没什么好交代的。”
  罗世通抬起下巴,看着楚牧峰露出一种不屑的神来。
  “我知道你们这里是军事报调查局,是专门和我们特高课作对的,落到你们手上是会生不如死的。”
  “但那又如何?我是特高课的精锐,是大岛国的武士,我是绝对不会背叛天皇阁下的,你们有什么手段就上来吧!”
  “你应该是觉得从张国胜那里拿到了军防图,而且你还将军防图安全的送了出去,所以说才这样有恃无恐的是吧?”
  楚牧峰慢条斯理的问道。
  “什么……”罗世通心弦一颤。
  是的,既然张国胜是被他们策反的,那么拿出来的军防图又怎么可能说是真的。
  想到这里,罗世通就有些心神不宁。
  你说只是截止到他这里就算了,但偏偏是往外牵连出去很广的,柳东水是送出去了,他会不会有事?应该不会吧?
  罗世通心存侥幸。
  “告诉你,就在隔壁审讯室,关押着的是你在茶铺里面传递出去的报传递者柳东水。没想到你真够可以的,竟然连柳东水都能腐蚀拉拢着策反了。”
  楚牧峰一句话就将罗世通的侥幸心理给击破,他眼神里隐隐浮现一丝慌乱。
  “还有再送你一个消息,也好断绝了你的念想,那就是这份军防图并没有送出去,到最后连接收的人也被我们抓了!”
  又抓一个!
  罗世通其实不担心军防图送不送出去,因为既然已经知道军防图是假的,送出去的话,以着特高课那边的谨慎也自然是会印证。
  只要查出来是假的,军防图的谎言就会不攻自破,他担心的就是这条间谍线被连根拔起。
  “现在该说了吧?”
  楚牧峰淡淡问道。
  “哼!”
  罗世通冷哼着不搭理。
  “行,那就用刑吧!”
  楚牧峰知道对待这样的硬骨头,要是说不上刑的话,始终是不行的。
  既然如此,那就用刑,必须好好的用刑,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我来!”
  黄硕亲自动刑。
  柳东水和最后那个前来取报的人嘴巴也是严的,没有谁想要招供。
  那也甭客气了,大刑伺候!
  对待这帮家伙,就要下狠手。
  审讯室中顿时响起鬼哭狼嚎般的痛苦惨叫!
  所谓的硬骨头都是假的,心中没有信仰的人,是根本不可能说承受住这种刑讯的。
  也不过是几种刑具过后,柳东水就第一个吃不消选择招供。
  “我就是咱们金陵城的人,我和罗世通不一样,他是地地道道的岛国人,但我不是,我是后来被他策反的。”
  “但就算这样,我负责的也是送报,其余的杀人放火的事我没有做过。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我的家乡,我不会杀害同胞的,我……”
  “闭嘴!”
  面对不断狡辩的柳东水,楚牧峰直接就打断他的话,漠然说道:“这就是你所谓的招供吗?你这是在给自己标榜功劳吗?”
  “还说什么没有杀人放火,你知道你传递出去的报,最后会害死多少人吗?你居然还好意思在这里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我!”
  “你就说说你这些年帮着罗世通传递出去多少有价值的报?你当初是怎么被他策反的?像你这样的人,你还知道有谁?”楚牧峰直截了当的询问。
  “我不知道!”
  柳东水果断的摇摇头,“我只知道就我自己是替罗世通办事的,至于说到其余人还有谁,我是不清楚的,或许有或许没有吧。”
  “要是说到传递出去的报,我想说有不少,其中有很多都重要,比如说我曾经传递过一份军事报调查局在特高课内的间谍名单……”
  楚牧峰冷漠的聆听。
  黄硕他们站在旁边,看向柳东水的眼神充满杀意。
  你怎么就敢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这话,好像传递出去一份这样的名单对你来说是无足轻重的事。
  可你知道吗?你所谓的不以为然,却会给军事报调查局带来多大的重创!
  “科长,应该是问不出来别的了。”黄硕低声说道。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去取报的人是谁?他的名字!职务!”楚牧峰冷漠问道。
  “不知道。”
  柳东水真的是一问三不知。
  他看到楚牧峰的脸色冷下来后,赶紧补充道:“我是真的不知道,真的没有骗您!我只负责把报送到地方,至于说到是谁去取,我不可能等着的。”
  “这是罗世通给我下达的规矩。他说我要是敢留下来,敢多事的话,小命就会玩完!”
  “继续审问。”
  楚牧峰走出审讯室来,他能感受到柳东水说的话都是真的,他没有必要再撒谎。
  这么说的话,自己最初的判断是没有错的。柳东水也好,去取报的人也罢,他们不过就都是罗世通掌握的一种工具,扮演的就是听命行事的角色。
  以着罗世通的精明和谨慎,是肯定不会对他们走漏风声的,想要知道隐藏在金陵城的其余间谍资料,惟有找罗世通去问。
  罗世通至关重要。
  问题是罗世通那边直到现在都没有撬开他的嘴巴,这个该死的特高课间谍,骨头是真的很硬,硬的恨不得直接一枪毙掉。
  “只能是希望黄硕的手段可以再狠辣点。”
  楚牧峰转走进关押最后一个取报人的审讯室中。
  他要看看这个的骨头有多硬,能不能承受得住严刑拷打。
  顶点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