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402、他有另外一个身份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王长印抬起头,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这是要我死?”
  “是啊!”
  呼延皓没有否认的意思,顺着他的话坦然说道:“照着现在这个速度,你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会虚脱,一个小时就会昏迷,最多两个小时就会因为流血过多死掉。”
  “你可以不说,无所谓的,反正该知道的事我们已经掌握的不少。”
  “你们能掌握什么?”王长印质疑道。
  “能掌握什么?看来你对自己的组员特别有信心是吧?”
  “你难道就没想过我们是怎么锁定你的吗?对了,有件事还忘了给你说,今晚被抓的不止是你,还有红玫瑰西餐厅的杨千钧。”
  “不对,不能叫做杨千钧,应该是叫做铃木下河,你说是吧?”呼延皓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长印眼里写满了诧异:“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个除非是夏组内部的间谍,不然外人是肯定不知道,但呼延皓如此清楚,他怎能不吃惊?
  真有叛徒!
  王长印心中顿时升起了熊熊怒火。
  八嘎,到底是谁背叛了组织,背叛了帝国!
  “滴答滴答!”
  鲜血仍然在缓缓流淌。
  要说直接一枪崩了,一了百了也就算了,偏偏要这样折磨人。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明明知道自己要死,却又没有办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死神一步步接近。
  “田野冢君,我知道的事还有很多,比如说我知道你在岛国家中有个漂亮的妻子,她应该是叫做芳田惠子吧?你说要是你这样死在了华夏,她怎么办呢?”
  “你……”
  王长印真被呼延皓说得吓了一跳,脸色变得更白了。
  他怎么连惠子的事都知道?
  这件事除了高野秀树外,我是对谁都没有说起的,难道说是高野秀树招供了!
  该死的,高野秀树,你可是副组长,就这么没有血性,轻易就招供了吗?
  “你要是死掉,芳田惠子肯定会被别的男人觊觎。”
  呼延皓站在王长印的背后,低沉的声音像是具有魔力般慢慢响起,“当她为了生活,不得不去当一名艺伎,被别的男人压在身子下面肆意蹂躏,她会多心酸多痛苦?”
  “你要是看到那幕,哦,不不不,你不会看到的,所以你才会不在乎,对吧?”
  什么不在乎,她可是我最心爱的女人!
  一股疯狂的杀意在王长印心底蔓延开来。
  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但现在听到王长印的话,就感觉对方是个魔鬼,在拉着自己坠下深渊。
  偏偏他的杀意就这样爆涌而出,真想将所有敢欺负芳田惠子的人杀死。
  “滴答滴答!”
  王长印原本就开始有些迷离的眼神,被这股杀意刺激得一片血红。
  这时候再听到滴答声,他忽然间不想死了。
  “田野冢君,好好想想吧,你为你的帝国已经付出不少,总不希望到最后,连最起码的尊严和女人都保不住吧?”
  “你的家人呢?他们的死活你也不管吗?”
  “再说夏组已经有人背叛,你还要硬撑到底,没有任何意义。”
  ……
  呼延皓的话就像是带着一股磁性,慢条斯理的叙说着,却像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似的,悄无声息中就开始入侵王长印的心中,瓦解着他的心理防线。
  快了!
  呼延皓知道距离拿下王长印已经很快了。
  审讯室外。
  楚牧峰没有走进去,在知道里面是呼延皓后,他就选择止步。
  他听说过呼延皓,知道这位专家审讯的时候擅长的是心理战术,自己要是说冷不丁的进入肯定会捣乱他的节奏,还是让他尽情发挥吧。
  “高野秀树沉默受刑!”
  “铃木下河死活不说!”
  “田野冢君处于煎熬!”
  那剩下的就该轮到金石成了。
  原本是想要等高野秀树他们有谁招供后再去见金石成的楚牧峰,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抓紧时间提审。
  一号审讯室。
  金石成从被带到这里后就处于无人问津状态,被捆绑的像是一个粽子般,就这样孤寂地等待着。
  他心里其实也很着急,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脸色开始变得不好看起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双眸中竟然多出些许血丝。
  很诡异的血丝!
  “咳咳!”
  当血丝出现的同时金石成就开始咳嗽起来,不是那种正常的咳嗽,而是很剧烈的那种,像是要将心肝肺都咳出来似的。
  楚牧峰就是踩着咳嗽声进来的。
  “你有病!”
  楚牧峰只是看了一眼金石成就当场断定,言语笃定的说道:“你这个病不轻,金石成,你让程治安给你杀人盗心,想必也是治病所用吧?”
  “呵呵,没想到警备厅刑侦处的处长还是一个医生!”金石成在咳嗽了一阵,强忍着那股不舒服冷声道。
  “你认识我?”楚牧峰嘴角一翘道。
  “当然!”
  金石成理所应当般的说道:“不要说你是被誉为间谍杀手,就算不是,冲着你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官场新贵,我也会了解你,会搜集你的资料。”
  “这么说在金陵大学图书馆的时候,你是认出来我了?那你怎么还敢停留在图书馆,还敢在那里发电报?”楚牧峰眯着眼问道。
  “所以我现在挺后悔的!”
  金石成脸上闪过浓浓的懊恼神情,“我当时想的是,你也许是巧合过去,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我的身份很隐蔽,没谁能知道。”
  “甚至我还想着,你应该是跟着程治安过去的,毕竟盗心案是他干的,真没想到你竟然是冲着我去,但是我也已经决定离开金陵。”
  说到这里,金石成咬了咬牙:“一步,楚牧峰,你就比我快了一步!”
  “要不然的话,我已经撤退了,不但是我,整个夏组也都撤退了,可惜啊,我真的是非常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发出那封电报!”
  “哦,你发的电报是要让夏组全员撤退吗?”楚牧峰敏锐捕捉到这个后问道。
  “不错!”
  金石成瞥视了一眼慢慢说道:“夏组的成员应该都已经撤退潜伏起来,没有我的激活是永远都不可能露面。”
  “所以说楚牧峰,你还是死了想要找到他们的心吧,休想将夏组连根拔起。”
  “这就是你的底气吗?”
  楚牧峰听到这话,翘起唇角,带着一抹嗤笑说道:“金石成啊金石成,你太自信了,莫非觉得我们不能截获你的电文,觉得我们没法破译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金石成忽然有些心虚。
  “夏组四部,等候通知,老地方见面。”
  楚牧峰慢慢说出来的这话,就像一声惊雷在金石成脑海中炸响,他竭力维持镇定的神情终于出现变化,难以置信地望过来。
  “你!你!你!”
  情绪激动中的他,连话都说不全。
  楚牧峰竟然真的破译了电文!
  难道他找到了密码本吗?
  不可能,我密码本藏得非常隐蔽,而且根本看不出来异样,他怎么可能找到?
  可他刚刚那句话如何解释?
  除非……
  金石成心中涌现出一股不安,看过来的眼神带出一种迟疑,“楚牧峰,你不会给我说,你是从别人手里得到密码本的吧?”
  “没错!”
  楚牧峰打了个响指笑道:“通讯密码本就是你们夏组的人交给我的。”
  “谁?是谁!”金石成冷然问道。
  “你猜呢!”楚牧峰反问道。
  答案他自然不会告诉对方,要知道金石成他们都是被单独逮捕,分别关押的,谁也不清楚谁,保持神秘自然是重要的底牌。
  金石成的心绪顿时被这个突发状况搅乱的一团糟。
  要是说没有密码本,那金石成是无所畏惧。
  可现在密码本暴露出来,他就立刻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眼前的楚牧峰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真的知道密码本,可问题是,到底是谁当了叛徒?
  夏组四个副组长,是谁暴露了?是谁投降了?
  还能信任他们的忠诚吗?
  金石成不会那么愚蠢,所谓的忠诚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不觉得那些人都能够扛住这里的刑罚。
  毕竟是血肉之躯,不是钢筋铁骨。
  “要是有人用发报机发出让夏组所有成员都去老地方集合的电文……”
  金石成都不敢想象那种后果会有多严重。
  “金石成,没想到你居然是夏组的组长,或许我称呼你为螳螂,更贴切吧?”楚牧峰趁势追击问道。
  金石成眼瞅形势已经这样,也没有再狡辩抵赖,淡然说道:“不错,我就是夏组组长螳螂。”
  “楚牧峰,我不知道你从谁手里得到的密码本,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不会妥协投降,想要让我成为你的俘虏,成为帝国的背叛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呵呵,也就是说你不会招供喽?”楚牧峰不置可否道。
  “绝不!”
  “看来还是得走那一步。”
  楚牧峰摇摇头,漫不经心地说道:“其实我是不想要对你用刑的,毕竟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只要老实交代,以你的身份是可以活命。”
  “可惜啊,有能活命的机会你不要,非要自寻死路!”
  “哼!”金石成冷哼一声。
  “上刑吧,好好招呼下咱们这位螳螂先生,然后按照密码本,给他们四个小组发报,激活他们!”
  “螳螂,你猜猜我什么时候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呢?”楚牧峰伸手往虚空一抓,带着一丝戏谑道。
  金石成是心如急焚。
  但他的神情却是保持不变,他不想要让楚牧峰看到自己的惊慌,他想要做的就是力抗到底。哪怕是承受不住,也不能现在就招供。
  “哦,对了!”
  刚刚走到审讯室门口的楚牧峰,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已经被架上了老虎凳的金石成道。
  “金石成,其实我很怀疑,你到底能不能撑得下第一轮刑罚,要是你想通的话,我的承诺还有效!”
  “要是你顽固不化,那么我只能说这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挥挥手,楚牧峰推开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啊!”
  刑讯随即开始。
  从审讯室出来的楚牧峰回到办公室中,现在四间审讯室都已经展开审讯,组长金石成,副组长高野秀树,王长印和杨千钧。
  现在就看谁绷不住,第一个被攻破防线,愿意招供。
  时间就这样过去半个小时。
  外面已经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世界。
  就在楚牧峰全面梳理手头的资料时,门被敲响了,推门进来的人是负责审讯王长印的呼延皓。
  “楚科长,王长印,也就是那个田野冢君招了!”
  楚牧峰蹭地就站起身来。
  “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没有?”
  “有!”
  呼延皓也是带着几分喜悦之色,跟着说道:“没想到这个田野冢君这么有心计,他竟然知道除了高野秀树外的其余三个副组长都是谁。”
  “真的假的?”楚牧峰一下就愣住。
  田野冢君不过是个普通组员,他怎么可能说知道其余三位副组长都是谁?
  这种事不是应该保密的吗?夏组内部的等级制度应该很森严的才对。
  “千真万确!”
  呼延皓便一股脑的将审问出来的结果倒出来,“没想到这个田野冢君除了是夏组的间谍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哦,是什么身份?”
  “这个身份就算是金石成都未必知道,那就是监督者。他是直接跟特高课本部汇报的监督者,负责监督夏组成员动向。”
  “在这样的情况下,田野冢君会知道其余三个副组长是谁就很正常,其实不只是三个副组长,就算是其余间谍的资料他也有。”
  “现在他想见你,和你面谈!”
  “好,走,我去会会这个田野冢君!”楚牧峰摩拳擦掌地快步走了出去。
  审讯室中。
  楚牧峰见到了一脸沮丧的田野冢君。
  说真的,他是没想到田野冢君居然会是监督者。
  但夏组之中有一个这样的角色,楚牧峰也是不足为奇。
  这就像是华夏古代的监军。
  只不过监军是明面上的,而监督者却是暗地里。
  这也说明特高课的谨慎,安排这样一个监督者为的就是戒备和清理所有危险因素。
  “田野冢君,你要见我?”楚牧峰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后目不斜视地问道。
  “是的!”
  田野冢君立即应道,没有丝毫的犹豫迟疑。
  他已将事情想得很清楚,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这么做吧。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这里的事,你能做得了主吗?”
  “当然!”
  楚牧峰语气自信地说道:“你是死是活,都在我的一念之间。”
  “我想活!”田野冢君眼神里满是期待。
  楚牧峰点点头肃声说道:“想活命的话没问题,只要你将我想知道的事全都说出来,证明你的价值,那我可以保你活命。”
  “我说的活命不止是我,我还要我夫人芳田惠子能活下去,只要你能做到这点,我可以将夏组的成员全部告诉你。”田野冢君摇摇头说道。
  “保证芳田惠子活着?”
  楚牧峰皱起眉头,摇摇头语气迟疑的说道:“田野冢君,我就算想要答应你的要求,也需要一定时间去运作,不可能给你打包票。”
  “毕竟这里是金陵,你说的芳田惠子是在大洋彼岸的岛国。一时半会,我可做不到你说的条件。”
  “不,惠子她不在岛国,她也在华夏,而且就在广陵!你能不能救出来?”田野冢君急声说道。
  “哦,人在广陵?怎么回事?”楚牧峰眯了眯眼。
  “很简单,像我这样的监督者身份,特高课也是要有所控制,惠子就是我的软肋,所以她也被带到了华夏,但不和我在一个城市,这样既能让我们有机会见面,也能更好地控制我们做事。”田野冢君无奈地说道。
  “但刚刚这个人说得没错,我要是死了的话,一切就都没了,惠子也绝对不会得到善待。”
  “你不是想要知道夏组所有人的资料吗?你不是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吗?那好,我什么时候说出来情报,就取决于你们什么时候把惠子救出来,只要能保证我们两人的安全,那我就可以答应你们的所有要求。”
  “怎么样?”
  田野冢君双手一摊道。
  “行,成交!”
  沉吟片刻,楚牧峰抬头答应了这个要求。
  “你应该知道芳田惠子的具体下落吧?说出来,我这就安排人去做这事。你放心,只要你给的地址没问题,我保证能将芳田惠子救出来。”
  “广陵距离金陵也不算太远,我会安排连夜带她过来,但在这之前,我会让你们通个话,通话后你必须说出我想知道的情报。”
  “田野冢君,你有你的条件,我也有我的底线,如何?”楚牧峰跟着一口气说道。
  “好的,没问题!”
  田野冢君点点头,舔舐了下干裂的嘴唇,声音嗓哑地说道:“她如今是在广陵市……我只要听到芳田惠子的声音,就会将夏组的情报说出来,但人你要连夜给我送过来,不然我不放心。”
  “好,等着吧!”
  楚牧峰直接起身离开审讯室。
  “楚科长,时间这么紧,来得及吗?”呼延皓凑上来问道。
  楚牧峰抬起手扫了一眼手表说道:“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距离天明还有段时间,要是说咱们这边安排得当的话,能够做成这事的。”
  “一个监督者,一个掌握着夏组所有人资料的监督者,这可是十分重要的人物,你都好不容易撬开他的嘴,咱们必须全力以赴。”
  “嗯!”
  呼延皓只是负责审讯,至于说到其余事他是没有多少发言权。
  楚牧峰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然后立即拨通了唐敬宗的电话。
  毕竟这种事想要做成的话,只能是请唐敬宗出手。
  不然只是他的话,就算是知道芳田惠子的位置又能怎么样?鞭长莫及啊!
  可是借助力行社的力量来做,这事的难度并不大。
  “处座!”
  等了足足三分钟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已经睡了的唐敬宗,此刻有些迷迷糊糊,在听出打电话的是楚牧峰后,压下心头的不快,有些疑惑地问道:“都这么晚了,牧峰,有什么事吗?”
  “处座,有急事,倘若不是十万火急,卑职也不敢惊扰您休息。”
  “说吧,什么事!”唐敬宗睡意顿时消去了大半,坐起身来说道。
  “处座,是这样的……”当楚牧峰简明扼要地将事情叙述了下后,唐敬宗立即兴奋地下了床,一丝睡意也没有了。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这个楚牧峰,真是个干将啊!
  唐敬宗急切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夏组组长螳螂已经被你抓了,四个副组长之一的高野秀树也在你那里关押。”
  “田野冢君这个监督者给你开了条件,只要能救出他老婆,他就愿意将夏组的情报全都说出来。”
  “是的!”
  楚牧峰点点头跟着说道:“处座,那个芳田惠子人现在在广陵市,我是无计可施,您看看能不能通过那边的同僚,立即开展行动,将芳田惠子给营救出来。”
  “一旦她落到我们这边,那就能得到夏组所有人的资料,然后连夜进行抓捕。”
  “这件事关系重大,不是我能决定的,我这就给局座打电话,请他下令做这事,你在科里等着,我等会也过去。”唐敬宗断然说道。
  “是,处座!”
  挂掉电话后,楚牧峰就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喃喃自语道:“时间紧迫,希望唐敬宗那边能得到个肯定答复,否则拖延下去,就会多出变数来。”
  至于唐敬宗那边,则赶紧一边穿衣,一边给戴隐那边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显然戴隐还没有休息。
  在接到这个电话后,戴隐面露惊色,蹭地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语气急切地问道:“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
  “局座,千真万确,是楚牧峰刚刚给我打电话汇报的,他现在就在特殊情报科那边,我正准备过去。”唐敬宗说道。
  “这样,敬宗,你先过去,我马上就到。”戴隐略作思量,立即说道。
  “是!”
  挂掉电话后,戴隐皱着眉头,似乎多了几分思量。
  “对方的要求是真的吗?”
  是真的话,这事自然是好事。
  可要是虚假情报,万一是田野冢君抛出来的陷阱,那就会变得糟糕了。
  第一负责营救的特工可能会全军覆没,第二田野冢君他们被捕的消息就会借机传出去,夏组其余间谍就会采取潜伏或者说营救行动。
  所以不能等闲视之。
  戴隐不愧是力行社的局长,想问题的角度很全面,在别人都为即将获得夏组情报激动的时候,他却能逆向思维,将最坏的结果考虑道。
  当然,不管是真是假,能够顺利抓捕道夏组组长螳螂,还有数名组员,这已经又是大功一件,值得大书特书了。
  ……
  深夜十二点。
  特殊情报科科长办公室。
  戴隐和唐敬宗已经从审讯室那边过来,看着楚牧峰,戴隐肃声问道:“牧峰,你能确定田野冢君所言属实吗?”
  “局座,卑职不敢肯定。”
  楚牧峰摇摇头,语气有些慎重地说道:“我也知道您的顾虑,但这事真的不能拖延下去。”
  “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说田野冢君说的是真话,咱们却不去做,就白白失去了一个能得到夏组所有人情报资料,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所以处座,卑职的建议是立即组织营救!”
  营救吗?
  就在戴隐凝神思量时,唐敬宗也跟着附议道,“局座,我也赞同牧峰的意见。”
  “这件事都已经这样,要是说咱们不去做的话,未免有点可惜。而且我觉得田野冢君的态度不像是说假话,倘若他不想说,或者想达到其他目的,根本不必如此复杂。”
  说到这时,唐敬宗拉了拉后面的呼延皓说道:“呼延,你来跟局座说,对方所言是否属实。”
  “局座,我觉得刚才的审问是有效的,田野冢君应该没有撒谎,是真的愿意招供了。”呼延皓想了想,沉声说道。
  原本已经有了决断的戴隐,听了呼延皓的这番话,当即不再迟疑,扬手说道:“好,那我来安排广陵的人去开展营救行动。”
  “多谢局座!”
  楚牧峰紧绷的心弦总算是放松下来,这事只能是戴隐下令才成,换成其余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和权力,也没有那份执行力。
  “牧峰,这次如果能将夏组拿下,你又为我们力行社立下了汗马功劳。”戴隐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满意地夸奖道。
  “局座过奖了,这都是在局座的英明领导和处长的大力支持下才能做到的。”楚牧峰谦虚地说道。
  “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我和敬宗可不会去争的,对不对?”
  “是是是!”
  唐敬宗自然是连连点头。
  戴隐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开,他现在要去总部安排营救行动,然后等待广陵那边的答复。
  芳田惠子,你可不能死。
  “继续抓紧审问。”
  虽然有了田野冢卷的投诚,但楚牧峰这边该有的程序还是不会少。
  没准这时候还能撬开其余人的嘴巴,也能得到有价值的情报不是。
  而另一位负责审核的公孙羊已经有些心急了。
  要知道和呼延皓一起过来,呼延皓已经是撬开了田野冢君的嘴巴,可他这边却是丝毫没有进展,自然感觉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
  所以在这种压力下,他看向杨千钧的眼神就变得愈发不善。
  “铃木下河,你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逼我下狠手啊!”
  “随你的便!”
  铃木下河满脸不屑,吐掉一口带血的唾沫后,眼神如豺狼般阴狠。
  “八嘎,有本事就杀了我!”
  “哼,想死,没那么容易!”
  ……
  广陵市。
  凌晨一点,天空被如潮的乌云笼罩,连月色都被淹没。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寒彻清泠的雾气,整座城市陷入沉寂之中,隐隐可以听到巷子里传出的打更声。
  大街上,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文昌阁附近一处叫做醉香居的酒馆。
  “这里就是目标了!”
  “嗨,还没想到醉香居竟然是一处岛国间谍的藏身地。”
  “都给我竖起耳朵挺好了,今晚的目标就是里面那个叫做芳田惠子的女人。咱们目前没其他资料,只知道对方是个年轻女人,所以只要满足这个要求的,都不能死,必须要活口。”
  “这可是局座下的死命令,听清楚没有?”
  “清楚!”
  “好,行动!”
  动手的是力行社广陵站的特工,他们基本上都是土生土长的广陵人,对这里的一切熟悉的很。
  醉香居他们来过多次,所以对于这次行动,他们是充满信心。
  有心算无心,也就是十来分钟,行动便宣告结束。
  整座醉香居中只有两个女人,全都被活捉,知晓其中一个女子果然就是芳田惠子时,负责这次行动的广陵站站长王天庆就大手一挥。
  “都带回去!”
  至于说到醉香居的其余人也都被逮捕,这里既然是一个岛国间谍的藏匿窝点,岂能就这样放过?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功绩。
  金陵特殊情报科。
  楚牧峰这边是焦急等待,就在他刚刚掐灭手中的烟蒂时,忽然电话响起来,那边传来的是王天庆的声音。
  “喂喂,是楚科长吗,我是广陵站的王天庆。”
  “王站长,你好,我是楚牧峰,怎么样,人救出来了吗?”楚牧峰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天庆爽朗地说道:“救出来了,我刚和局座通过电话,是局座让我和你联系的,任务完成的很顺利,芳田惠子已经在我们手中。”
  “我这边正准备亲自送她去金陵,估计顺利的话,天亮差不多就能道。你看你那边有什么需要?”
  “王站长,我要和芳田惠子通话,方便吗?”
  “方便方便,随时都行。”
  “好,你稍微等下,我这边很快就好。”
  田野冢君很快被带到办公室中来,楚牧峰将电话递过去,“你来接吧。”
  “这个……”田野冢君有些茫然。
  “你接了就知道了!”
  田野冢君情绪有些激动的接过来电话,刚开口,那边就传来了芳田惠子那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田野冢君悬着的心总算是能落下。
  这说明楚牧峰是有诚信的。
  惠子总算从那里被救出来。
  简短聊过之后,田野冢君挂掉电话后,凝视着楚牧峰说道:“现在我可以把名单交给你,但只有两个组,剩下的那个我要见到惠子后再给。”
  “成交!”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