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91、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在他们所有人都离开后,赌场中走出来一个打着哈欠,不修边幅的男人。
  他大约三十来岁,长得虽说眉清目秀,但那种浪荡的模样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咦,表妹她们走了吗?怎么半天都没有见到人影?”
  “你们听说没有?刚才刘家的刘本忠被人落了面子。”
  “不是吧?他会被人羞辱?说说什么情况。”
  “事情的起因是刘家的刘本科想要调戏两个美女!”
  当这样的窃窃私语传到男人耳中时,他原本有些困倦的睡意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像是睡醒的猎豹,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越听越觉得说的像是燕清舞和陈青梅那两个丫头。
  因为偌大赌场只有她们两人的穿着打扮是另类的。
  “该死的,刘本科,你竟然敢调戏我的表妹!你活腻歪了!不行,得赶紧回家,确定表妹到底有没有事。”
  男子急匆匆地冲出酒庄大门。
  ……
  两辆汽车,楚牧峰开走一辆,带着燕清舞和陈青梅。
  另外一辆是梁栋才四个人坐着。
  “梁子,你真要和楚牧峰当兄弟吗?”蔡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微微侧身问道。
  开车的是郭枪。
  后排坐着的是梁栋才和苏白。
  听到这种问话,梁栋才内心一动,便知道蔡然他们是想要确定自己的心意。
  他也就没有藏私的意思,很坦率地说道:“你们也都见过楚牧峰,对他的为人秉性即便没有深入了解,也应该有所认知。”
  “我在这里最后一次表态:我是真拿他当兄弟的,你们如果愿意和我一样,那自然好;不愿意的话,我不勉强,咱们各交各的,你们仍然是我的好兄弟。”
  这就是梁栋才的态度:简单而坚决。
  “楚牧峰不错。”郭枪第一个表态,言简意赅。
  “我也觉得他人挺好,一个愿意为了女孩无所畏惧出头的男人,值得信赖。跟他当兄弟,不亏!”
  苏白紧随其后,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
  蔡然无语地撇撇嘴道:“嗨嗨嗨,你们这什么意思,我有说过楚牧峰不好吗?我也觉得他挺对咱们脾气的。”
  “我刚才的意思是想说,要是真当兄弟相处,那么今晚的事咱们都不能袖手旁观。”
  “刘家这次吃了大亏,落了面子,肯定会针对楚牧峰,咱们都要帮帮忙,狠狠敲打敲打刘家,让他们不能无所顾虑的针对楚牧峰。”
  “那还用说,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梁栋才点头说道。
  “走吧,去老地方好好讨论讨论,看看怎么对付刘家。”苏白拍板说道。
  “好!”
  四个人开车去了老地方。
  ……
  另外一辆车中。
  “楚大哥,今晚的事你不用担心,我父亲那边会处理的。”陈青梅坐在后排位置,身体略微前倾,露出白皙娇嫩的脖颈说道。
  “我有担心吗?”楚牧峰微微笑道。
  “青梅说的没错,你不担心是你的事,但我们不能说就这样心安理得的置身事外。”
  “今晚的事始终是因我们而起,你要我们袖手旁观是不可能的,他们刘家欺人太甚了!”燕清舞也毫不迟疑地跟着附和。
  “行行行,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阻拦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
  三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前进,在中央警官学校把两人放下后,楚牧峰问道:“清舞,你今晚也住在这里吗?”
  “是的,我今晚和青梅一起住,楚大哥,谢谢你拉。”燕清舞笑道。
  “不客气,那你们两个赶紧回去吧,有机会请你们吃饭。”
  “行啊,等你有时间。”
  “再见。”
  挥手告别后,楚牧峰开车离开。
  等到只剩下两人的时候,燕清舞侧身望着陈青梅说道:“走吧,咱们进去先去见见叔叔,今晚的事无论如何都要给叔叔说清楚的,这事不能让楚大哥自己一个人承担。”
  “你这边看叔叔有没有什么办法,我回去后也会告诉外公的,不能让刘家这么欺负人!”
  “嗯,你说的对,走!”
  两人手牵手走进学校大门,很快便见到了陈宣崇。
  看到两人原本很高兴的陈宣崇,忽然发现这两人神色不太对劲,不由得问道:“青梅,你们这是怎么了?不是出去玩吗?是谁招惹到你们了?”
  “陈叔叔,您难道不知道我和青梅晚上去了黑天鹅酒庄吗?”燕清舞诧异道。
  “什么?你们去黑天鹅酒庄了?”陈宣崇不禁有些愕然。
  “怎么,青梅,你没给陈叔叔说?”燕清舞扭头问道。
  “没有!”
  陈青梅有些心虚的低下脑袋,不敢去看老爹,小声嘟囔道:“我怕要是说了,您就不让我去了,所以就没有说。”
  “你呀!”
  燕清舞无语的摇摇头,脆生生地说道:“陈叔叔,您不要责怪青梅,是我表哥说想要带着我们去开开眼界。”
  “之前我们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的,去之后才明白,您放心,我们以后不会再去那种地儿的。”
  你表哥?
  陈宣崇立刻知道说的是谁了。
  “嗯,继续说!”
  “然后遇到了一件事……”
  随着燕清舞的叙述,陈宣崇的脸色陡然间变得阴沉起来,眼中寒光闪烁。
  刘家那个混账小子竟然想要欺负陈青梅和燕清舞,要不是楚牧峰的话,她们两个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想到那种无法弥补的后果,他心中就冒出一股难以忍受的愤怒火焰。
  “所以说是楚牧峰为你们兜揽起来了所有责任?”陈宣崇冷声问道。
  “是的,陈叔叔!”
  燕清舞点点头,很坦诚地说道:“这事就是楚牧峰为我们兜揽起来的,但我觉得这事既然是我们引起来的,就不能说让他独自面对陈家的报复。”
  “陈叔叔,您看看您这边方不方便去警告一下陈家,我一会儿就会回去找我外公。”
  “这点小事惊动你外公?有必要吗?”陈宣崇挑了挑眉头诧异道。
  “当然”
  燕清舞眼神清澈如水:“在外公眼里,只要是我的事就没有小事!有人想要欺负他的外孙女,难道说他老人家还会不闻不问?要知道不是楚牧峰的话,我今天还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呢!”
  “刘家!这帮家伙太狂妄了!”
  陈宣崇深以为然地颔首说道:“我早就瞧这帮萌祖余阴的家伙不顺眼了,以前他们没有招惹到我无所谓,既然敢惹我,那自然不必再跟他们客气吧!”
  “陈叔叔,麻烦您安排人送我回家吧。”
  “行,没问题!”
  ……
  金陵城,刘家老宅。
  所谓的刘家老宅其实就是两座打通的院子,是刘家先辈当年置办下来的祖业,在寸土寸金的金陵城中,能有这样的大宅子,刘家也算是颇有底蕴的。
  灯火通明的书房中。
  “大哥,您倒是说句话啊,这事到底怎么做?是谈是战您总得给个说法吧?要不然的话,我担心金律金科他们两个在警备厅那边会受罪的。”
  “他们可从来没吃过苦头,要是说被打得遍体鳞伤出来,那咱们刘家的颜面可就算是丢尽了。”
  刘本忠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般,在书房中来回不停地走动,心急如焚地说道。
  被刘本忠叫做大哥的是谁?
  他自然就是刘家家主刘本善,刘金律和刘金科的老爹。
  作为如今刘家的家主,刘本善是个面向温和的男人,谁看到都会有种如沐春风的亲切感。
  也就是靠着这种伪善的面容,刘本善不知道坑了多少人,才奠定如今的位置。
  “本忠,你不觉得这事太过巧合吗?”刘本善摇摇头,皱着眉关道。
  “巧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难道觉得这事有谁在给咱们下套吗?”
  “不可能,事情经过我已经问得很清楚,就是金科那个混账小子犯了糊涂,跑去调戏人家那两个女孩。”
  “谁想这两个女孩竟然和楚牧峰认识,而那家伙也在这边和梁栋才吃饭,恰好看到了,这不才有了后来的事。”
  “大哥,您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不先捞人吗?”
  刘本忠是满脸急切,这个当叔叔的表现得比刘本善这个亲爹还要激动。
  “人是肯定要捞的!”
  刘本善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他们是我儿子,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事。但要怎么捞却是必须考虑周全。”
  “毕竟你也清楚,楚牧峰和梁栋才都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他们想要联手收拾谁的话,一般人还真扛不住。”
  “再说,我就不信他们敢真对金律和金科动刑。不就是个争风吃醋的小事吗?还能够折腾出什么风浪来!”
  “何况让他们两个家伙吃点亏也好,就他们那种德行,不吃点苦头的话,永远都不会知道悔改。”
  “等着吧,咱们明天一早去要人。今晚的话就先去摸摸楚牧峰的底细,我要知道这个所谓的刑侦处副处长,除了梁栋品罩着外,还有什么别的什么背景。”
  “嗯,您说的对,他们未必敢乱来,那我这就去好好打听打听楚牧峰的底细。”
  “抓紧问问,多问几个人!”
  等到刘本忠离开后,刘本善眯缝起来双眼,喃喃自语道:“楚牧峰,我儿子可以被你带走,但你最好别太过分,要是他们吃了大苦头,我也要你没好日子过!”
  ……
  入夜。
  金陵城,陈思睿家。
  楚牧峰自然不会去警备厅审问那两个纨绔子弟,而是来到这里,有些事情总要和陈思睿沟通下。
  毕竟经过这段日子的考察,楚牧峰觉得陈思睿这个人可以一用。
  要知道他在金陵城这边有些事需要人手去做,所以手头正缺人。
  “楚处长,您这段时间做的事我都已经听说了,厉害,佩服。”
  陈思睿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跟着端起面前的茶壶,给楚牧峰斟满一杯茶水后继续说道。
  “桥本世宗不但被您调查出来是间谍,就连后来过来接盘的桥本家族的人也都被您逮住。真的是不服不行,您果然是抓间谍的能人啊!”
  “哦,这事你也知道了?”
  楚牧峰有些意外,这些事就算是有人能听说,也不会知道的太详细,可陈思睿的话明显是透露出来一些信息。
  显然,他也是有消息渠道的。
  “嗯,在警备厅干了这么多年,还算有几个知心的好友吧。”陈思睿点了点头说道。
  “那你知道吗?我在今晚刚刚将刘金律和刘金科两兄弟给抓捕了?”
  喝了口茶,楚牧峰云淡风轻地说道。
  “什么?”
  陈思睿一下就被这个消息镇住,面带惊愕地问道:“您……您说的是真的吗?刘金律和刘金科两兄弟都被您给抓了?”
  “当然是真的!”
  楚牧峰缓缓说道:“就在今晚,在黑天鹅酒庄抓的人。人如今就被关押在刑侦处,下面人正在审讯。”
  “好,真是太好了!”
  陈思睿忍不住击掌叫好,神情振奋地说道:“楚处长,您真是干了件大快人心的事儿,能将刘金律绳之以法。”
  “这个该死的刘金律,真以为现在回来就没事了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休想逃过严惩。”
  “呦,你连刘金律回来的事都知道?”楚牧峰嘴角一翘。
  “嗯,朋友说的!”陈思睿还是这样回道。
  “看来你的朋友的确不少啊!那,陈思睿,我就开门见山说罢,你想不想亲自报仇雪恨,将刘家这颗毒瘤从金陵城给剜掉呢?”
  楚牧峰目光直勾勾的盯视对方,沉声问道。
  “想!”
  连丝毫迟疑的意思都没有,陈思睿便立即应道,回望过来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种斩钉截铁的味道。
  “楚处长,不瞒您说,我很想,没日没夜的想!我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私仇,更是为了国家大义,我觉得像是刘家这样毫无气节,勾结岛国的家族,根本不配留在金陵,他们的所作所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明确表态后的陈思睿,很快就冷静下来,跟着问道:“楚处长,您就直说吧,我需要怎么做,才能有机会报仇雪恨?”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免费的午餐。
  又不是初出茅庐的信任,陈思睿很清楚,楚牧峰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他这个机会,必须得有所付出才行。
  “不错,讲究!”
  楚牧峰微微颔首问道:“陈思睿,你对现在的国事有什么看法?”
  “国事?”
  陈思睿有些愕然,下意识地说道:“国事这么大的问题,我哪里有发言权。不过既然领袖都说了要统一战线抗日,我想这应该就是目前最大的国事吧?”
  “你说的没错,抗日就是目前的国事。而想要抗日的话,就要有针对抗日的情报机构,咱们能最快的掌握有价值的情报是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关键。”
  “你曾经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你在金陵还有着自己的眼线,所以我想请你出山!”楚牧峰直言不讳的说道。
  “出山?”陈思睿扬起眉头。
  “不错,就是出山!”
  楚牧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有过什么样的成就,像你这种老警员,不会想就这样消沉,就这样默默无闻的过完下半辈子吧?”
  “所以说我给你这个机会,帮我做事!”
  “楚处长,你说的做事是指什么?会警备厅吗?”陈思睿忍不住问道。
  “不不不,不是让你回到警备厅,不是说不能,而是没那个必要。你也清楚警备厅做事条条框框太多,受到的约束太大,不适合搜集情报。”
  “我要你开始在社会上立足,拿出你的所有魄力来做这事。你是想要吞下哪个社团,或者说想要自立门户,都随你。”
  “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断发展势力,尽可能掌握金陵城的所有地下势力。很多明面上不适合做的事,由你来出面解决!”
  “怎么样,陈思睿,你愿意做吗?”
  原来如此。
  陈思睿刹那就明白了楚牧峰的意思,这是想要让自己充当他手中的一柄刀,一柄在黑暗中杀人的刀。
  虽然说这柄刀会置身暗处,但和现在自己的处境相比要好处太多。
  他甘心就这么窝囊活下去吗?
  不甘心。
  既然如此,那就站出来做事。
  只要是为了国家大义,做什么事不是做。谁说置身黑暗就不能心向光明?
  想通这个的陈思睿,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面对着楚牧峰弯腰鞠躬,抱拳沉声说道:“楚爷,我愿意为您效命。”
  好,这事成了。
  任何时候,任何世界都是这样的,有黑就有白。
  不可能说要求所有事情都是白的,那显然不现实。
  尤其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有时候黑的做起事来,会比白的更加事半功倍,更具有威慑力。
  楚牧峰早就想要在地下世界中扶植个代言人出来。
  只是一直都没有遇到合适的。
  而陈思睿的出现让他眼前一亮,拥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和侦查意识,又有着不俗的人脉网络,最重要的是秉性忠诚,满腔热血。
  这样的人就算是投身到黑暗世界中,也不会轻易被同化,只会更加坚持自己的原则理念。
  在即将到来的战争年代,陈思睿的出山对楚牧峰来说好处无穷。
  “那咱们就说说你的打算吧。”楚牧峰微笑着说道。
  “好!”
  面对着楚牧峰的询问,已经下定决心的陈思睿便没有任何迟疑,头脑清醒的说道:“楚爷,我准备组建一个社团,名字就叫做楚社。”
  “楚社?”楚牧峰有些愕然。
  “你刚想到的吧?”
  “嘿嘿!”
  陈思睿摸了摸下巴,明显和楚牧峰的关系亲近不少,笑着说道:“是,我是刚想到的,楚社吧,说起来挺顺口的。”
  “成立社团还能创建公司,还能做别的事,今后社团就是咱们对外的形式,我觉得挺好的,您看呢?”
  “随你吧!”楚牧峰放权道。
  “第一步成立楚社后,第二步就要对金陵城的地下势力进行梳理,毕竟咱们目标是这个灰色区域,自然就要知己知彼。”
  “在这个梳理的过程中,要是适合招揽的就招揽,要是说冥顽不灵的话,就需要您出面了。”
  在警备厅干了这么多年,陈思睿对打压那些灰色势力自然是得心应手。
  “嗯,继续……”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楚牧峰才从小院中离开,看着楚牧峰离去的背影,陈思睿暗暗攥紧拳头,眼神锐利地自言自语。
  “地下世界,我来了!”
  ……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审讯室。
  华容扫视过已经遍体鳞伤的刘金律,眼神讥诮地说道:“怎么着,你是准备还要硬撑到底吗?”
  “其实你这种硬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自己犯下的罪有多严重,实话实说,还能少受点皮肉之苦,不然咱们就继续。”
  “呸!”
  睁开被鲜血遮掩着的双眼,刘金律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嘶哑地说道:“你们真够狠啊,居然敢对我用刑,行,我记住你了,都给我等着吧,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行啊,记着好了!”华容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
  啪啪!
  清脆的皮鞭声在屋内回荡起来。
  就在这时,楚牧峰推门进来。
  “处长!”华容放下鞭子,走上前来恭声说道。
  “问出点有价值的没有?”楚牧峰扫了一眼问道。
  “没有,死活不说!”华容摇了摇头。
  “呵呵,那还是一块硬骨头了。”
  楚牧峰嘴角翘起一抹不经意的嘲讽弧度后,走上前来,看着神情格外狰狞的刘金律,淡淡说道:“你现在很愤怒吧?”
  “楚牧峰,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刑侦处的副处长,就能这样为所欲为。告诉你,我不会屈服的!”刘金律抬起脑袋,倔着脖子喊道。
  “哦,你错了,我没想着你这么快屈服!”
  楚牧峰轻蔑地说道:“刘金律,你知道吗?其实咱们之间本来没有任何交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可谁想到,命运就是这么奇怪,非得把你我拉扯到一块来。所以啊,有时候你还真的是得相信命哦。”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桥本世宗是我打掉的,高达商会是被我捣毁的,而你就是为桥本世宗服务效命,在我眼中像你这样的货色,在捣毁高达商会的时候就该被抓起来审判。”
  “谁让你是汉奸走狗,是卖国贼呢!可惜你那时候没有在金陵城,就成了漏网之鱼。”
  “原以为你会逃过惩罚,没想到命运是公平的,你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落到我手里,所以这次你跑不掉了,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楚牧峰扬手指了指对方沉声说道。
  “汉奸?卖国贼?你胡说八道什么,别想污蔑我,给我乱扣罪名!”刘金律立即反驳吼道。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