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83、抓紧审问、办成铁案!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陵警备厅。
  “老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竟然抓了渡边川雄?抓他一个人就算了,怎么还敢对华容下达那种命令?将商会那帮人都抓了!”
  “你清不清楚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梁栋才满脸愕然地问道,他恰好过来有事要商量,没想到听到的竟然是这种消息。
  “后果?”
  楚牧峰微微一笑,目光瞥过墙壁上的日历,今日就是十二月十二日,不出意外的话,那件事应该已经发生。
  在举国都会被那件事吸引注意力的时候,我要不趁着现在鼓捣出点动静来,你以为日后还有这么好的机会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知道那事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既然要全民抗日,我现在自然要拿这些岛国人做文章,达到我想要的目的。
  “放心吧,不会出事的,我心里有数!”楚牧峰神色平静说道。
  “得,你就闹吧!”梁栋才无语地撇撇嘴。
  他现在对楚牧峰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原以为自己就够嚣张跋扈,做事大胆,可现在和楚牧峰一比,自己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家伙只要决定做的事,绝对不会迟疑,会一往无前,无视任何压力。
  当华容带着冈田太郎他们回来的时候,郊外那座神秘的庄园已经被包围起来。
  带队的是裴东厂和李维民。
  裴东厂负责陆路。
  李维民负责水路。
  “跟弟兄们都交代好了,有敢抵抗的直接开枪,但是里面东西不准动,谁要是敢动,我就把他丢河里喂鱼!”裴东厂厉声说道。
  “是!”
  所有人肃然领命。
  “行动!”
  这里的行动非常顺利,虽然说庄园的防御措施很严密,但架不住人手有限。
  随着暗哨被第一时间解决后,里面的人根本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窝蜂冲上前来的警员给打成了筛子。
  无一活口。
  “这些人怎么办?”李维民扫视过眼前十来具岛国人的尸体问道。
  “暂时放在这里,等待处长的安排。”换做是裴东厂的话,是真想要将他们全都沉河喂王八,但这事不能这么草率。
  一具具尸体就都是活生生的证据。
  证明冈田商会是走私和贩卖华夏文物的证据!
  ……
  金陵警备厅。
  随着华容将人全都带回来后,这座警备厅瞬间沸腾了。
  要知道这里还从来没有说过,一下带回来这么多岛国人的前例。
  而且瞧他们样子都是狼狈不堪,不少人都是鼻青脸肿,哼哼不断,分明是被狠狠收拾过一顿。
  华容怎么敢这样做?
  “刑侦处的这帮家伙是疯了吗?”
  “这事是六科的人在做,你们就等着瞧吧,咱们的那位楚副处长这次是要玩大喽。”
  “那还用说,肯定小不下来了!”
  “别说,看到这幕真的很带劲。”
  ……
  这样的一幕也被汪世桢看在眼里,当冈田太郎他们被押进来的时候,他就站在窗前,目睹着如此劲爆的画面。
  “栋品厅长,你确定这样做没事吗?要知道这可是一群岛国人,他们每个都有着武馆的背景,为首的更是冈田商会的会长冈田太郎。”
  “有消息说他和岛国总领事馆的武田半藏关系深厚,你难道就不怕惹起国际事端吗?”
  “汪厅长,我想要问问,您觉得楚牧峰是个做事鲁莽的人吗?”梁栋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嗯……不是!”
  汪世桢是了解过楚牧峰的底细和履历,知道这是个做事很谨慎周全的属下,在他手上办的案子做的事儿,就没有一个授人以柄的。
  但这事你这样做合适吗?
  “对啊,您也知道他不是一个做事鲁莽之人,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必然有用意。”
  “他既然敢抓捕渡边川雄,就肯定有足够证据。冈田太郎这时候往上冲,意图围攻我玄武分局,挑衅我们权力机关的威严,简直是狂妄至极,如果还不抓人,那咱们要被老百姓指着脊梁骨骂的!”梁栋品面色肃然,声音冷厉。
  对此汪世桢是无话可说。
  是啊,这就相当于是有人冲到你家就是一通打砸闹腾,你能忍?不能忍的话,自然是要奋起反抗。
  “可这事……”
  就在汪世桢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
  他直接拿起来接听,当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话语后,脸色哗然大变。
  “是,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挂掉电话后,汪世桢神情变得格外肃穆。
  “厅长,怎么了,莫非出什么大事了吗?”梁栋品略带疑惑地问道。
  “岂止是大事,简直是天大的事。”
  汪世桢略作沉吟,也没有想要遮掩。
  毕竟这事以着梁栋品的身份是很快就能知道,自己还是如实说出来吧。
  “古都那边出大事了,领袖被扣押了!”
  “什么?”梁栋品神情也顿时惊变。
  领袖被扣押?这岂不就是兵变!
  怎么可能!领袖好端端的怎么会被兵变扣押呢?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做这种事?
  “我现在就要去内政部商量这事,你留守警备厅。栋品厅长,现在是敏感时候,不管你是怎么相信楚牧峰,这时候都要给我收敛着点。”
  “要是说因为他闹出什么祸事,你清楚的,到时候别说是我,你也得受到连累!”汪世桢语气中多出些许告诫味道。
  “是。”梁栋品恭敬应道。
  汪世桢急匆匆的离开警备厅。
  梁栋品从办公室出来后,直接就将梁栋才和楚牧峰全都喊过来,当着两人的面,他神情肃杀的说道:“刚才发生件大事,你们听说没有?”
  “大事?”
  梁栋才有些不知所以然地摇摇头。
  “难道说是?”
  楚牧峰眼色一凝,看着梁栋品问道:“厅长,什么大事让您这么严肃?”
  “领袖在古都被拘押了!”梁栋品缓缓说道。
  “什么?”
  楚牧峰和梁栋才发出震惊神情,只不过前者是果然如此,后者是当真意外。
  梁栋才更是迫不及待地就问道:“哥,谁敢扣押领袖?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这是想要自掘坟墓吗?咱们政府这边什么意思?还不赶紧派兵营救!”
  “不能派兵!”
  楚牧峰和梁栋品几乎同时喊出声来,梁栋品有些惊诧的望过来,“牧峰,你说说为什么不能派兵救援呢?现在不是正应该派兵的时候吗?”
  “不能!”
  楚牧峰声音坚决的说道:“厅长,我虽然说不清楚这事有什么内情,但现在绝对不能派兵。”
  “只要派兵救援,就相当于是和对方把脸撕破,逼迫着对方无路可退,要是那样他们没准就会兵行险招,反正横竖都是要死的,那就同归于尽吧!”
  “是啊,你说的很对,这和我想的一模一样。当务之急是要和平谈判,摸清楚他们想要什么,不能随便派兵去营救。”
  “任何敢派兵逼迫的举动都是别有用心的,只能将事情态势激化!毕竟现在国内局势也很微妙,各个派系心不齐啊!”梁栋品点头应道。
  “这事不是咱们能影响和干涉的,咱们在这边不管说什么话都是白搭的。不过我相信领袖是肯定会安然回归,而且这事也不会说多危险。”楚牧峰出声道。
  “是啊,这是国家大事,不是咱们能干涉和影响的!那咱们就说说能控制的,你将冈田商会的会长和副会长全都带回来是想要做什么?”
  “要知道他们的身份都是有些敏感的,要是说没有足够的理由,你这样做只会让自己陷入困境。”梁栋品话锋一转说道。
  “厅长,您说的这些我也知道,但没辙,谁让我现在只能这样做!我要是再不这样做的话,冈田商会就会将咱们国家的很多文物给走私运走。”
  “您说我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就这样被他们带出国门,流失海外吗?”楚牧峰说起这个就感到颇为愤慨。
  冈田太郎是惟一做这事的岛国人吗?
  当然不是!
  战后我国不知道有多少宝贝全都流落在海外,他们被岛国被其余国家的商人或者说间谍,以各种形式给弄走。
  可无语的是,明明是自己家的东西,最后还要掏钱去回购。
  光是想想那种场面,就会感觉一种铺天盖地的羞辱感迎面袭来。
  “嗯,你说的也对,所以说这事必须严查到底。要么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到证据确凿,办成铁案。”
  “那样的话,即便是谁过来刁难,都不敢张嘴,咱们也能做到理直气壮。”梁栋品双手放在桌面上沉声说道。
  “梁哥,已经坐实了。”
  楚牧峰沉声说道:“刚刚接到裴东厂那边的电话,说的是已经将冈田商会藏匿文物的窝点给端了,击毙十二个试图拒捕的岛国人,当场缴获很多珍贵文物,那些文物已经全都分别装箱,随时都有可能运走的。”
  “简直是岂有此理!”
  梁栋品听到这个,猛然拍桌起身说道:“牧峰,这事你做的很好,要不是你快刀斩乱麻地选择动手,估计那些文物就不保了。”
  “如此咱们也能站稳脚跟,你去吧,抓紧审问,尽快定案!”
  “是!”
  ……
  审讯室中。
  楚牧峰第一个审问的不是冈田太郎,而是渡边川雄。
  既然知道他最有可能是间谍,那么肯定是要被优先招待。
  阴森森的审讯室内充斥着肃杀的气息。
  渡边川雄被五花大绑捆在椅子上。
  “你们这是想要做什么?我都说了那事是误会,我根本就没有撞到任何人,更没有说逃走,你们怎么还敢把我捆绑起来?”
  “八嘎,你们这群混蛋,我告诉你们,我会去总领事馆控诉你们!”渡边川雄死死盯着站在眼前的黄硕,宛如一条择人而噬的疯狗。
  “控诉?”
  黄硕嘴角微微一翘,随意拿起旁边的一把血迹斑驳的刀具,漫不经心的在桌面上滑动着,铁质的桌面上顿时浮现出一道清楚的划痕来。
  “呵呵,渡边川雄,你不会到现在还天真地认为我们是因为什么撞人事件把你带来的吧?”
  “那是因为什么?”渡边川雄心思急转,跟着问道。
  “因为什么你心里没数吗?”黄硕冷冷问道。
  “我怎么知道!”
  渡边川雄忽然间满脸戾气地叫嚷起来:“八嘎,我只知道我是冈田商会的副会长,我在你们金陵城拥有着绝对自由的权力。”
  “你们无缘无故的就把我抓过来,现在居然还想要严刑逼供,这是对我们大岛帝国的挑衅,是在对我们大岛国发出的宣战书!你们清不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黄硕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审讯室的房门从外面推开,楚牧峰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处长!”黄硕等人恭声说道。
  “渡边川雄,不要再演戏了,你是岛**方的间谍,所谓冈田商会副会长的身份只是你的掩饰,这事应该连冈田太郎也不清楚吧?”
  “你难道说还想要否认,继续狡辩不成?”楚牧峰冲着黄硕他们点点头后,直接走到前面来,神情冷厉地问道。
  “你……你胡说八道,你血口喷人!”
  听到这番话后,渡边川雄脸色微白,暗暗心虚,他怎么都没想到楚牧峰会知道这些内幕。
  我的身份难道说已经暴露出来?不然的话,楚牧峰如何得知?
  “不承认是吧?没事的,我知道你会这样说的,不承认咱们有的是时间玩。我也很想要知道,你们岛国的间谍是不是硬骨头!”
  楚牧峰说罢,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冷意,然后都没有迟疑,右手便从旁边抓起一柄刀具,随即便稳准狠地刺了出去。
  “啊!”
  渡边川雄立即发出一声惨烈喊叫,右腿已经被扎了个透彻。
  刀柄在外面,刀身整个全部没入,那种撕裂感疼痛感让他全身都在战栗,脸色涨得通红。
  “八嘎,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渡边川雄双眼布满着血丝,心中戾气呼啸而出,看向楚牧峰如同看着一个九世仇人般怨恨。
  居然一点规矩都不讲,上来就动手,这帮家伙简直比自己还残忍。
  “我只问一次,你说,就给你开口的机会,不说,就继续!”
  楚牧峰跟着拿起了第二把刀,面无表情地问道:“说说你和高野秀树的的关系,你们在云山茶馆见面都在谈些什么?”
  “你们两人交换的情报内容是什么?你们是什么关系?谁是上级谁是下线?像你们这样的,在金陵城中还有多少?”
  “八嘎,你别做梦,我是不会说的!”
  渡边川雄也彻底撕下伪善面具,疯狂大笑说道:“楚牧峰,我知道你被誉为间谍杀手,但我只是个商人,根本不是间谍,你这样做纯属栽赃陷害。”
  “你这个混蛋,敢这样对我,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噗嗤!”
  没有丝毫迟疑,第二柄刀具跟着落在渡边川雄的左腿上,刚才还张嘴吼叫的他,疼得一下就将所有声音全都咽回去。
  豆大汗珠滴滴掉落。
  由于大量失血,他的脸色瞬间从红变白。
  “哼,我最不怕的就是你们这种硬骨头,因为这意味着咱们能好好的玩玩,也意味着你肯定掌握着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你继续硬撑着好了,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我倒要看看,你能撑道什么时候。”
  楚牧峰完全无视渡边川雄的愤恨目光,扬手继续说道:“你和恒美商社的代理人麦可是认识的对吧?嗯,你刚才说麦可是你们岛国收买的间谍,这个情报就很重要嘛。”
  “我现在就去找麦可聊聊,看看他准备怎么解释这事?”
  “八嘎,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麦可是我们收买的间谍!”渡边川雄瞪大双眼,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说你说过就说过!”
  楚牧峰右手从鼻梁上划过,漫不经心地说道:“渡边川雄,有些事吧,其实你不说也无所谓。”
  “只要你在我手中掌控着,只要我传出去的消息是真的,那你说不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了。比如麦可是个岛国间谍,我可以拿着这事就去恒美商社做文章。”
  “他们可是有米国背景,你不敢动!”渡边川雄强忍着两腿传来的疼痛喊道。
  “是啊,以前是不敢动,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楚牧峰伸手拍拍渡边川雄的脸,不紧不慢地说道:“一个被你暗中策反了的间谍,你觉得米国还会保护他吗?你觉得他还值得相信吗?”
  “你……”
  渡边川雄一下子语塞。
  “还有我想有件事你也感兴趣的,那就是冈田太郎对你的信任。你知道吗?就在刚才我已经将你们藏着文物的窝点端了。”
  “我要说这个消息其实是你悄悄告诉我们,要求是好处对半分的话,你说他会不会信呢?”
  “毕竟这事如此重大,知道那个地方的应该只有你们两个人吧?”楚牧峰玩味一笑。
  “该死的……”
  渡边川雄疼得是呲牙咧嘴,心里更是格外纠结烦躁。
  他知道楚牧峰说的这些虽然是假的,却十分致命,谁让冈田太郎原本就是个猜忌心很强的人。
  没事还容易猜疑。
  现在发生这种意外,他还会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忠诚吗?
  藏匿文物的地方,的确只有冈田太郎和渡边川雄知道,第三个人都不知情。
  而看守的人全部不许离开的,在这样的前提下,那里居然被抄了,谁会是叛徒呢?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你的血还能流多长时间?”
  楚牧峰跟着扭头吩咐道:“黄硕,现在到了你的表演时间了!”
  “要是说咱们这位副会长先生不准备在鲜血流完之前开口的话,那就随便你怎么来,死了就丢出去喂狗。”
  “是,处长!”
  黄硕目送着楚牧峰离开后,眼神邪魅地望向渡边川雄,根本瞧都不瞧他那流血的双腿,咧嘴笑道。
  “渡边川雄,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我们处长其实只是想要让你死,他压根不在意你说不说出那些想要死守的秘密。”
  “你说出来或许能活着,但你不说肯定是死路一条。得,该给你说的也都说了,那现在就让你尝尝其他刑具的滋味吧。”
  “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声,这两个伤口如果不及时包扎的话,我估摸着也就半个小时,你就会因为失血过多送命,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渡边川雄脸色阴晴不定。
  很快,审讯室中又传出阵阵惨烈的哀鸣声。
  楚牧峰则走得异常果断。
  他根本没有去管黄硕这边是怎么审讯的,完完全全的放权。
  渡边川雄,你的骨头要是说够硬,你的心理防线要是说够牢固,那咱们就硬碰硬,试试见见真招。
  你不说,那死不足惜!
  第二审讯室外。
  楚牧峰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悄无声息地站在外面默默打量着里面。
  他脑子里面此刻浮现出来的是一只张牙舞爪,挥舞双刀的螳螂。
  唐处长说怀疑你是螳螂,如果渡边不是,那么你是不是呢?
  楚牧峰心里暗道,然后起步推门而入。
  “处长!”
  正在负责审讯的人纷纷恭敬地问候。
  “你们都出去吧!”
  “是!”
  审讯室转眼就只剩下两个人。
  瞧着近在咫尺的楚牧峰,冈田太郎眼中仿佛喷射出一股股恍若实质的火焰,恨不得要将眼前这个人燃烧成灰。
  但他知道这所谓的愤怒是最廉价的最没用的,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宣泄着愤怒难道说就能离开吗?
  与其疯狂叫嚣浪费口水,倒不如说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所以冈田太郎很快就冷静下来。
  “楚牧峰,我知道你,却万万没想到你敢这么大胆,敢如此对待我。你应该清楚我是谁,知道我岛国如今在你们华夏的地位吧?”
  “你就不怕这样做会给你给你的后台带来灭顶之灾吗?”冈田太郎竭力维持着平和的心情,缓缓说道。
  “你是个贼!”楚牧峰无视掉这种威胁,抬手一指道。
  “你才是贼!”冈田太郎有些心虚。
  “你就是贼,是个从我们华夏偷走文物的贼,你这样的贼什么事情都敢做,只要有利可图,你甚至敢带着军队过来盗窃,我说的对吧?”楚牧峰讥讽地说道。
  “我们冈田商会是一家正规经营的商会,不是你说的什么盗贼。你这分明是想要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抹黑我们形象。”冈田太郎倔着脖子,大声喊道。
  “呵呵,行了,冈田太郎,收起你的这套虚伪面孔吧!你们要是正规经营,你要是合法商人,那太阳都会从西边升起来!”楚牧峰摇摇头笑道。
  “那仓库里的文物,你准备怎么解释呢?”
  “那些古董都是我花真金白银买来的,不偷不抢,你凭什么这样说。”冈田太郎说到这里后,神情突然间变得肃杀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仓库的事?”
  “怎么知道,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楚牧峰无所谓的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的点着一支香烟,不紧不慢的抽着说道:“你真的认为渡边川雄和你是一条心吗?你想错了,他已经招供了,而且还提出了利润分成。”
  “要不是他的话,我哪里会知道你藏文物的窝点,又怎么能一举捣毁呢?”
  “不可能!”
  冈田太郎脸色突变,满脸质疑地说道:“楚牧峰,你这种挑拨离间的招数也未免太拙劣了吧?”
  “渡边川雄是我的副会长,我能不了解他的为人?他会向你们金陵警备厅妥协投降,和你楚牧峰合作?简直是荒谬至极!”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要是换做你都要没命,你也会这样做,而且还有大把好处可以拿,为什么不做!”
  楚牧峰眉角挑起,神情玩味地问道:“冈田太郎,你是岛国的间谍吧?”
  “什么?间谍?”
  猛然间被这样询问的冈田太郎当场愣住,随即叫嚷起来:“楚牧峰,你要是说想杀我的话就杀,何必给我胡乱按罪名!”
  间谍被抓基本上是必死无疑。
  这是冈田太郎都知道的规则,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不管是战争还是和平年代,只要你是间谍,身份暴露,下场都十分凄惨。
  除非愿意叛变!
  不像是作伪的反应!
  楚牧峰一直都在盯视着冈田太郎的脸,能清楚的察觉到他听到这话时的神情格外惊愕,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紧张和忐忑。
  难道说唐敬宗给的情报是有误,冈田太郎根本就不是蟑螂。
  否则他的演技也太好了。
  “冈田太郎,我们收到举报,说你是岛**部派过来的间谍,你觉得这件事是空穴来风的吗?”楚牧峰挑起眉角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笑至极!愚蠢至极!”
  冈田太郎的情绪变得格外激动,要不是说身体被捆绑着的话,他真的会蹦跳起来反唇相讥。
  “八嘎,我只是一个商人,一个纯粹的商人,和你说的间谍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你居然拿着这种事来栽赃我,楚牧峰,你太卑鄙,太无耻了!”
  “别这么激动,这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楚牧峰摆摆手说道,从烟盒里掏出一根香烟,拿在手中把玩着的同时,接着问道:“冈田太郎,你知不知道渡边川雄是个间谍?”
  “你……”
  冈田太郎猛地听到这个,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已经是深表无语,“我说楚牧峰,你把我们带回来,为的就是说出这些没有价值的话吗?”
  “你之前栽赃我,现在又诬蔑渡边川雄,你是不把我们冈田商会的人都泼一遍脏水不舒服是吧?”
  “泼脏水?”
  楚牧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上前两步,居高临下地俯视过来,“冈田太郎,你有句话说的很对,你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既然你没有任何背景,那我对你也就不必要客气。你带着那群武士冲撞我玄武分局的事,是该和你好好说道说道了。”
  “我只是想要救渡边川雄而已,免得被你们虐待。”冈田太郎梗着脖子道。
  “这不是你能如此肆意妄为,嚣张狂妄的借口。”
  楚牧峰转身往门口走去:“你最好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能给我说的,如果是废话那就别开口了!我等着你的选择。”
  “处长!”
  “进去继续审问吧!”
  “是!”
  楚牧峰问过的只是渡边川雄和冈田太郎,至于说到其余那些武士,一概都是懒得搭理。
  他不知道黄硕那边能不能撬开渡边川雄的嘴,但却知道自己既然准备拿着这事做文章,现在就该做了。
  不然等到渡边川雄真的死了,还怎么去找麦可的麻烦。
  至于说到那只螳螂到底是谁,继续排查好了。
  “处长!”
  裴东厂恰好在这时回来,脸上浮现出一种按捺不住的兴奋雀跃。
  “事情办得怎么样?”楚牧峰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问道。
  “很顺利!”
  裴东厂之前只是简单的汇报了下,现在则是捡重要地详细说起来。
  “收缴的所有文物都已经归罗整理好,都还存放在那座庄园,咱们的人都已经下达了封口令,没谁敢乱说。”
  “还有那些尸体也都堆放在那里,不过我想最好能快点运走,或者说干脆火花掉,省的惹麻烦。”
  说到这里,裴东厂就从兜里拿出来一份清单。
  “处长,这是您之前交给我的那份清单,我已经对照着全都查证过,里面的物件一件都不少。”
  “渡边川雄这个老小子真是贪婪,竟然连一块印章都不放过!”
  “除了你和李维民外,还有谁见过这份清单?”楚牧峰眯缝着双眼问道。
  “没有!”
  裴东厂如今办事可谓是滴水不漏,直接说道:“清单只有我和李维民见过,物件也只是我们两个人清点的。”
  “这里面有些玩意我已经抽出来,分别放到两个箱子中,今晚就会悄悄送到您家中去。”
  楚牧峰点点头示意知道。
  裴东厂是他的心腹,做这种事是信手拈来。
  这件事隐秘的很,不怕有谁能查得出来。
  至于说到抽出来的是什么,楚牧峰都不用想便能猜出来,肯定是最贵重。
  其实就他来说,真想要将这批玩意全都扣下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老胡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