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58、三个人选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深夜。
  紫棠公司所属的一座茶楼雅室。
  在这里喝茶聊天的是副市长安荣桥和姚江川.
  两人聊着聊着,话题就落到了楚牧峰身上。
  安荣桥把玩着青花瓷茶盏,眼神深邃。
  “我知道你和楚牧峰之间有过节,也猜想姚秉是不是被楚牧峰所杀,但我想说的是,如今的楚牧峰已经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是真正的位高权重。”
  “你就算咽不下那口恶气,想要对付他,也要注意点方式方法,最好现阶段保持冷静,别打他的主意,等过了风头再说。”
  “安市长,您算是说错了,我还真不认为是楚牧峰杀死姚秉的。”姚江川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声音嗓哑的说道。
  “为什么?”安荣桥好奇的眨眼。
  “理由是这样的……”
  将姚阁和自己说的那些理由重复了一遍后,姚江川缓缓说道:“我是和楚牧峰有矛盾不假,但他应该不是凶手。”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种猜测,要是说最后有证据证明,姚秉就是他杀死的,我是会让楚牧峰偿命的。”
  “安市长您放心,眼下我是不会随随便便动他。我也知道现在是您的关键时期,是不适合节外生枝,我就算是动他,也得等到您的事情有眉目再说。”
  “话说回来,您的事情有信儿了吗?”
  “我的事!”
  说起这个安荣桥就露出一种深深的无奈情绪,摇摇头缓缓说道:“我是市政厅这边最有利的竞争者,但却不是唯一竞争者。”
  “何况现在又有消息,说是会从上面空降一个市长,也有说法是从外面调个过来,不过在尘埃落定之前,没人敢打保票这个位置到底花落谁家。你也不用想太多,我心里有数的。”
  “好,预祝您能如愿以偿。”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江川就将一个皮箱推过去:“安市长,这里面是我的一点孝敬,您想要成事的话,总得跟上面多打点打点,这算是我的一点绵薄之力!”
  “嗨,这怎么好意思!”
  安荣桥说着不好意思,却是连打开皮箱的意思都没有,便直接给收下来。
  又不是第一次,难道说姚江川敢拿自己寻开心不成?
  “对了,我手里最近有一个项目,是和岛国冈田商会洽谈的,他们想要和咱们金陵城做生意,我觉得你们紫棠公司不错,很适合做这事,要不你就去和冈田商会的冈田太郎聊聊这事?”安荣桥跟着话锋一转说道。
  姚江川顿时满脸笑容。
  就说这孝敬是不会白拿出来的,只要舍得花钱,终归是会有所回报的。
  “安市长放心,我会亲自和冈田太郎会长打电话说这事的。”
  “嗯,喝茶。”
  “是。”
  ……
  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
  楚牧峰坐上了回北平的火车,当火车缓缓开动后,他心情也是颇为感慨。
  一个月前过来的时候,他虽然有过很多想法,但根本想过自己居然会就这样留在金陵城。
  但现在这事却变成了现实。
  真是人生在世,世事难料啊。
  趁着现在有空,还是先好好看看梁栋品给我的金陵警备厅资料吧。
  想到这个,他就坐在床铺上,安静地开始翻阅起来。
  金陵警备厅的厅长叫做汪世桢,是一个对权力欲望不算多热衷的老人。
  是的,他就是一个老人,也恰恰是因为年龄原因,所以说他不想要再争权夺利,只是想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然后安心退休享清福。
  副厅长万方是主抓人事的,也算是老资历了。
  刚刚提拔的副厅长梁栋品是分管刑侦的,绝对的警备厅新贵。
  副厅长董国超是分管后勤工作,也算是个玲珑剔透的人物。
  最值得关注的人是刑侦处处长曲慈,毕竟这位是楚牧峰的同僚和直属处长。
  可有意思的是,最近有消息说曲慈很有可能会被调走,因此他的心思和精力都不在刑侦处这边。
  一页页翻过,楚牧峰深深记下里面的每个人
  ……
  次日中午。
  北平火车站。
  出站口中站着几个人,他们神情都有些焦急和期待,想着总算能见到楚牧峰,便没有谁还能保持冷静。
  苏天佑和王格志在这儿等着。
  裴东厂和华容自然也在。
  黄硕更是每隔两分钟就看向出站口,抬起手腕焦虑的看着手表,嘴里一直嘀咕着。
  “不是说十点就能到吗?这都眼瞅十点了,为什么还没有出来?你们说这趟火车不会是晚点了吧?真要是晚点,咱们处长就要多受累了。”
  “我说老黄,你消停点吧,哪里有你说的那样严重。就算是火车晚点,咱们处长也是有卧铺,累啥。”华容撇了撇嘴说道。
  “那在火车上颠簸不是是受罪吗!”黄硕理直气壮的挑起眉角。
  受罪!
  得,你都把话说到这种地步,那处长还真是受罪了!
  何况每个人也真的迫切想要见到楚牧峰,要知道他不在的这一个月,虽然说偶尔也能打电话联系,但这群人总感觉是少了主心骨,破案的话,也感觉没有以前那样充满激情,也挤压了好几个悬案。
  这说明什么?
  说明北平警备厅刑侦处离不开楚牧峰的指挥。
  是的,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楚牧峰要被调离的消息,而这事目前来说,在北平警备厅还保密,知道的人很少。
  要是说提前知情的话,他们肯定比现在表现得还要激动。
  铛铛!
  随着钟表准时敲响,在裴东厂他们的等待中,出站口总算是有人出来。
  其实按照他们的意思,直接将车子开到站台迎接得了。
  以着他们现在的身份地位,做到这个毫无压力。
  可楚牧峰却不想要这么高调。
  得,听处长的,那就出站口迎接吧。
  “快看,处长出来了!”
  裴东厂眼尖手快,指着前面的一个身影大声喊道,喊叫的同时整个人便开始移动脚步冲向前。
  其余人也不敢落后,赶紧跟随。
  “处长!”
  看到这群人走过来拎包的拎包,打招呼的打招呼后,楚牧峰脸上露出舒心之色,微微一笑说道。
  “嗨,不是说让你们不用过来接站的吗?你们都过来,工作不要做了吗?简直就是胡闹,还不赶紧让开道路,让别人过去。”
  “嘿嘿!您放心,咱们处里乱不了!”
  “处长,想死我了,您总算回来了。”
  “走走走,去全聚德,给处长好好地接风洗尘。”
  一群人就这样前呼后拥着楚牧峰离开了出站口。
  这样的规模和阵容当然是没有办法遮掩的,很多旅客都看到了。
  这些人看到这幕后,都露出几分诧异的神色。
  “那个后生是谁?架子不小啊,能让这么多人前来迎接?”
  “我认识右边那位,那可是警备厅刑侦处的苏科长,他居然也来接人了,而且瞧他的模样,很是恭敬啊。”
  “等等,我想起来了,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楚牧峰,是咱们北平城警备厅的神探!我就说的吧,谁能够有这样的排场,原来是楚神探!”
  “他就是楚牧峰啊,怎么好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
  “那是因为他去金陵城中央警官学校进修了,你们就瞧着吧,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刑侦处的副处长,这次进修回来肯定会再往上走两步。”
  “都已经副处长了,再往上不就是处长吗?我滴个乖乖,这么年轻的处长,前途无量啊,唉,可惜我家没个姑娘。”
  “算了吧,我说刘老根,你就算养个姑娘,人家楚处长也未必看得上啊!”
  ……
  出了车站,楚牧峰自然不会跟着裴东厂他们先去全聚德大吃大喝。
  他既然回来了,自然要第一时间去见阎泽去见曹云山。
  要是说连这样的规矩都不懂,还混什么官场呢。
  假如说楚牧峰不去面见阎泽,而是呼朋唤友地花天酒地,就会后者一个膨胀自大的印象。
  你是要调离北平警备厅,难道说这就能够无所顾忌吗?就连阎泽都不放在眼里吗?
  至于曹云山可是你的师兄,你就算不见谁也得拜见他吧?
  所以自然不能先去全聚德接风洗尘。
  裴东厂他们自然也清楚这事,所以说没谁敢非要拉扯楚牧峰过去,一行人就这样在有说有笑中回到了北平警备厅。
  在即将下车的时候,楚牧峰忽然间叫住了他们,神情有些凝重。
  “有件事刚才就想给你们说的,可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你们听着,我这次回来是进行工作交接,交接完后,就要去金陵警备厅任职。”
  轰!
  石破天惊之语。
  苏天佑傻眼。
  王格志呆滞。
  宋大宝愕然。
  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刺激的当场懵了。
  处长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回事?不是进修完就回来的吗?为什么又有变故了!
  处长刚才说什么,工作交接,要去金陵警备厅任职,这是真的吗?我们没有出现幻听吧?
  “老宋,快,你掐掐我的胳膊,我没听错吧?”王格志扭头说道。
  “没听错!”
  宋大宝现在哪有心情去掐他胳膊,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后就急声问道:“处长,您没跟我们开玩笑吧?您真的要离开北平城,前往金陵警备厅任职吗?您就这么丢下我们不管了?”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想要离开北平城,但是没办法,这是内政部警政司下达的调令,咱们只能是服从调令,听从安排!”
  楚牧峰知道就这事必须很严肃的说出来,绝对不能嘻嘻哈哈,不然会寒了这几个人的心。
  “顺便跟你们说下,我这次被调往金陵警备厅任职,能带三个人过去。这三个人的名额,我会从你们中间选出来。”
  “当然,这不是强迫性的,是自愿的,毕竟那边的情况我也不是太熟悉,刚过去也未必能像在北平这边安逸。”
  “那还用说,当然……”
  一抬手,楚牧峰止住了众人的表态,继续说道:“这事儿别急着回答,你们回去好好考虑后再说,毕竟此去金陵,也算是背井离乡,重起炉灶,开始肯定不会太顺畅。”
  “所以你们不管跟我走,还是留下来,我都能理解,放心,虽然我走了,但我师兄还在,所以还能关照到大伙。”
  楚牧峰显然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所以这番话说得是情真意切。
  “那,我现在要去见阎厅长,你们现在就回刑侦处,把我的意思告诉东厂他们几个,然后召集所有人,我会在会议室给你们开个简短会议,详细说说。”
  楚牧峰目光扫向王格志:“老王,你来负责吧。”
  “是,处长!”王格志重重点头。
  ……
  厅长办公室。
  知道楚牧峰今天会回来的阎泽,特地待在办公室等着,即便是有其他安排,也都暂时先推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楚牧峰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别看他调到金陵警备厅是平调,但毕竟顶着进修班班长的头衔,没准过去就会官升一级!
  真的要是再升一级,那就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处长,距离厅长这个级别也只有一步之遥。
  虽然说这一步迈起来有些困难,但那是对别人来说的,对楚牧峰困难吗?
  他才多大?都已经是刑侦处处长,厅长的位置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指日可待。
  这样的人物,已经不单单需要自己侧目,还需要拉拢。
  其实阎泽的心里是颇多感慨的,因为他是看着这个年轻人一步步成长起来。
  要是楚牧峰从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结束,还回北平警备厅的话,那么不管怎么说,他都还是自己的属下,自己面对他的时候,还是占据优势的。
  可现在楚牧峰是调到了金陵城,那里毕竟是帝都,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比北平这边做起来要利索和方便的很。
  这时候再像是以前那样对待楚牧峰,就显得有些托大了。
  只要是首都出来的官员,无形当中都大了一级呢!
  “要是楚牧峰这小子真能在金陵城那边闹腾出来点风雨,我也颜面有光。”
  这时候的阎泽是不知道楚牧峰的真实身份,要是知道楚牧峰已经是力行社情报处特别情报科的科长,会更加吃惊。
  “厅长,卑职楚牧峰向您报道!”
  敲门走进办公室后,楚牧峰面对着神情有些恍惚的阎泽敬了个礼,大声说道。
  “嗯,回来就好,来来来,这边坐!”
  阎泽招呼着楚牧峰在会客区落座。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曹云山都没有在。
  毕竟如今的曹云山也是副厅长,不能像是以前那样,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牧峰啊,你这趟回来是办理交接工作的吧?”阎泽声音温和地问道。
  “厅长,您都知道了?我还准备跟您汇报呢!”楚牧峰有些讪讪说道。
  “我能不知道吗?这么大的事,自然是要行公文的,也就是说我还没有给下面的人说,不然整座警备厅都会喧哗起来的。”
  “你怎么好端端就留在金陵警备厅呢,难道在咱们这边干得不顺心吗?你要知道,五毒组才抓住三个,还有两个等待你去抓呢。”
  阎泽言语中流露出一丝无奈和遗憾,这种心情是没有遮掩的,就是有感而发。
  听到这话,看到阎泽的模样,楚牧峰也是没奈何。
  但这事真的和他的意志没有关系,纯粹是戴隐一手操办的。
  “厅长,我也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居然上了个进修班就被调到了金陵。正如您说的那样,这里还有五毒组的两个间谍小组没有被挖出来,我走都走得不安心。”
  “但我身为一名警员,只能是服从上级安排。不过我相信就算是我离开,刑侦处的兄弟们也能开展好工作,毕竟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也算是有了丰富经验了。”楚牧峰沉声说道。
  “是啊,你说的没错,这事哪里由得了你做主!咱们既然选择这条路,就得服从安排。”
  “行了,这事儿算是木已成舟,不说也罢,说说你在进修班的情况吧。”阎泽也是个很看得开的主儿,调令都来了,何必还纠结不放呢,反而是落了下乘。
  难道整座北平警备厅离了楚牧峰就玩不转吗?
  “阎厅长,这次在中央警官学校的进修让我学到了很多以前没有机会接触的崭新领域,对以前学过的知识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比如说其中的指纹学……”
  楚牧峰就这样简明扼要的讲着。
  阎泽则好不厌烦地聆听。
  差不多十来分钟后,阎泽便微微一笑,心平气和的说道:“真的很想让你来给咱们这里的人都上上课,增加下他们的理论素养。”
  “厅长,这个没问题!”
  楚牧峰点点头,沉声说道:“我到金陵城后就开始安排这事,看看那边学校的教习讲师们有没有谁有空。”
  “方便的话,就请他们来一趟咱们北平城,来为咱们这里的警察都上上课。不过暂时可能不太方便,毕竟我也是初去乍到,对那里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
  “你说的对,不要太操之过急,按部就班展开工作好了。虽然说金陵是帝都,但你毕竟是警备厅的老人,对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也清楚,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会在很短时间内就打开局面。”阎泽微笑着说道。
  “卑职一定全力以赴,不会辜负厅长您的厚望。”
  两人又随意闲聊两句后,楚牧峰便起身离开,说是要去面见曹云山。
  阎泽自然是点头应允:曹云山毕竟是楚牧峰的师兄,两人的关系摆在那里,自然是要走一趟。
  副厅长办公室。
  见到曹云山的时候,楚牧峰的心情立刻是变得放松不少。
  毕竟曹云山不是阎泽,要是说当着自家师兄的面都表现的多约束,那反而是见外了。
  曹云山也是颇为随意。
  “刚去见过厅长吗?”曹云山丢了根烟过来后笑着问道。
  “刚刚见过了!”
  楚牧峰先给曹云山点上,然后笑着说道:“师兄,我这次过来是办理交接手续的,刚刚已经给厅长说过这事,现在轮到您。您这边应该收到公文了吧?”
  “那还用说!”
  曹云山打量着面前这个小师弟,颇为感叹地说说道:“牧峰啊,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被调往金陵警备厅。”
  “我曾经就这事问过老师,老师说这是你的选择,让我不要去管。那我就干脆点别去管了,等到你回来帮着完成交接就成。”
  “师兄,我的事就那样,被征调就征调,到哪都是干。倒是老师寿宴的事,您可要当回事,这距离寿宴也只有一星期的时间而已,您到时候可千万不要缺席。”
  “听孟老说,其余几位师兄都会过来参加寿宴的,应该会很热闹。”楚牧峰笑着说道。
  “嗯,我知道这事,我和几位师兄都联系过。到时候咱们师兄弟几个正好能凑一桌!”曹云山想到那事儿也是满脸喜色。
  “你在进修班的情况我也一直关注着,只是没有想到你到最后竟然能将那么多人都给征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了你,做出那种事来。”
  “牧峰,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你,你就是一个特别有能力有人脉有人缘的人。”曹云山想到自己听到的那个桥段就不由感慨万千。
  换做是他的话,绝对做不到楚牧峰那样。
  紫棠公司,好歹是金陵城的一个大家族,楚牧峰就没有任何迟疑,便果断跟他们扳起手腕,甚至最后还逼迫着紫棠公司的人道歉服软,真是让人佩服。
  “嗨,纯属侥幸而已!”楚牧峰谦虚地说道。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侥幸的事!”
  “好了,不说这个了,说说你的交接吧。你的位置现在还没有人顶替,所谓的交接也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你要做的就是跟追随你的那些弟兄们好好聊聊,安抚他们的情绪,让他们好好工作就成。”曹云山说起来正事时神情严肃。
  “师兄,那就多谢您了。不过说起来这事,我是有件事想要给您说下。那就是这次我前往金陵城,是能够带走三个人的,您这边可得给我放行啊!”楚牧峰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希冀说道。
  “你要带走三个人?”
  曹云山略作沉吟后便痛快的回答道:“应该的,毕竟那边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是老师在那边,你手里也得有自己人用才行。说说吧,你想要带走谁,只要是你提出来的名单,我都会照准的。”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到一会儿见到他们再说吧。毕竟这也不是小事,不是说非得强迫谁跟着我去的。”
  “抛家舍业,离乡背井,这种事总是要照顾当事人的情绪,强扭的瓜不甜!”楚牧峰坦然说道。。
  “嗯,言之有理,总不能勉强人家,这事你去做好就成。不过我想他们应该都会心动的。”
  “为什么?跟着你过去肯定是前途一片光明,谁还没有个拼的劲头?像是裴东厂,像是黄硕,我觉得这两个家伙肯定是会第一个报名!还有苏天佑也可能会意动!”曹云山端起茶杯慢慢说道。
  “嗯,等会儿见到他们再说。”
  ……
  北平警备厅,刑侦处,会议室。
  苏天佑等一帮人全都坐在这里,作为刑侦处目前的骨干,他们都可谓是仕途得意。
  只是现在每个人都是有些懵神,犹然没有能从楚牧峰即将调到金陵的消息中清醒过来。
  “咱们处长真要调走,没得改了?”宋大宝依然是满脸诧异地说道。
  “千真万确。”
  苏天佑手指敲击着桌面,沉声说道:“处长不会拿这种事儿和咱们开玩笑,况且厅长办公室已经对外宣布这个消息:楚牧峰处长因为工作需要,将调往金陵警备厅任职。”
  都有了正式消息,那就是确凿无误。
  “我是真的不想处长离开啊,可这事咱们也没辙,难道说还能让上面收回成命吗?不能的!”
  “再说处长这次去金陵那算高升吧?虽然说现在还是平调,可好歹他从中央警官学校进修过的,靠着这样的履历,加上咱们处长的本事,问鼎处长的职位绝非难事。”
  裴东厂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来。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处长,啧啧,那可是肥差啊!帝都要职,这可不是咱们北平城能相比。”
  “要是处长答应的话,我愿意跟着他一起过去干前!”
  这算是最明确的表态。
  既然知道楚牧峰手里有名额,裴东厂自然想跟着过去。
  他别的不清楚,只清楚一点,只要跟随着楚牧峰就有肉吃。
  留在北平警备厅是能拥有现在的地位,可这算什么,作为一个男子汉,能没有点野心吗?有野心就要去实现。
  何况裴东厂不像王格志和宋大宝这样的,他们毕竟是拖家带口的,要是说跟随着楚牧峰过去的话,还有点麻烦,需要考虑到老婆孩子。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是裴东厂的优势。
  也是黄硕的优势。
  还有华容的优势。
  就在众人都在暗暗琢磨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从外面推开,楚牧峰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
  所有人看到他进来后,全都赶紧站起身来迎接。
  “处长好!”
  “处长你可算回来了。”
  “处长您赶紧坐。”
  各种各样的问候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着,每个人看到楚牧峰出现,就如同找到了精神信仰似的。
  甚至就连刚才琢磨的要不要跟随着去金陵城,都好像变得没有那么重要。
  这种事自己操心做什么,相信楚牧峰肯定有所计划。
  “行了,都是自己人,不必这么客套,都坐下说话吧!”
  随着众人全都落座后,楚牧峰眼神扫视全场,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然笑容。
  “诸位,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间咱们已经一个月没见。说真的,我总感觉也就是几天没见,大伙儿都没有变样。”
  “是啊,时间过得飞快,但是处长,您怎么好端端就要调往金陵警备厅呢?”宋大宝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语气有些懊恼的问道。
  这话算是开了个好头。
  “说的就是啊,处长,您不是过去进修的吗?他们怎么还把您给留下来呢?”王格志很是想不通地问道。
  “您是咱们北平警备厅的处长,为什么要去那边任职啊。谁不知道金陵的情况很复杂,水太深啊,哪里像在这里,就算真有什么事,也是天高皇帝远,管不着。”苏天佑一针见血的说道。
  “处长,能不能不去啊?”
  “要不跟厅长说说,就说这里五毒组有最新情况了,您不能离开。或者说就算是要走,也得等到破获掉五毒组。”
  “只要咱们这边拖下去,我估摸金陵那帮大老爷没准就会忘了这一茬!”
  “嗨,老宋这话说得有点道理啊。”
  ……
  不管他们说的什么,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楚牧峰能继续留下来。
  楚牧峰也感受到他们的这种真性情,但事情既然已经决定下来,就不可能再另行更改!
  军令如山的道理你们能不懂吗?
  “行了,这事你们就不要再说了,不可能出现变数了,是内政部警政司直接下达的命令,是咱们的直管部门,由不得咱们评头论足,服从命令就是了。”
  “况且我过去是交流,没准过个一年半载又回来了,所以你们也不必想太多。”
  楚牧峰挑了挑眉,抬手一指说道:“你们这帮家伙都给我听好了,好好干,要是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们还都是这样原地不动的话,那就是给我丢人,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们!”
  这话说出,便没谁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都是跟随楚牧峰的老人,岂能不清楚楚牧峰说出来的话,永远都板上钉钉不会更改。
  他能容许你们喊叫会儿,可谁要是说一直嚷嚷不懂礼数,那就等着挨批吧。
  “处长,我要和您去金陵!”裴东厂蹭地站起身来恭声道。
  “处长,我也要去!”黄硕紧随其后。
  “还有我!处长,带我一起走吧!”华容也不甘落后第三个站起身来。
  眼瞅着其余人也要站起身来表态,楚牧峰赶紧摆摆手,不紧不慢地说道:“停停停,我说你们这是闹什么?”
  “就算是表决心也不至于这样,我之前就说过,让你们好好想想这事的,谁都不要头脑一热想干嘛就干嘛。”
  “处长,我没有头脑发热,我是真想要跟随您后面干事,反正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没啥惦记的!”
  “无论是在北平去金陵,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样,只要能跟着您后面就行。”裴东厂语气果断,态度诚恳,关键摆出来的理由也是无懈可击。
  “处长,您一个人过去,在那边人生地不熟,总得有两个用得顺手的人吧?您说我过去多好,正好能给您跑跑腿,打打下手对不?”
  “只要您给我点时间,保证把金陵城里里外外都给他摸透彻了”裴东厂跟着拍着胸脯说道。
  这话在理。
  “处长,我想说的都被东厂说了,他说的也是我想说的。反正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家室,不像是王科长他们,要是说想要过去的话有点麻烦,我们说走就能走,拎起包就能杀向金陵。”
  黄硕双手放在桌面上,掷地有声地说道。
  “处长,我……”
  华容刚想要说话,就被楚牧峰摆摆手打断。
  他眼神扫过华容和王格志他们,不紧不慢地说道:“金陵警备厅那边是准许我带三个人过去,其实我在回来的路上就琢磨过这事。”
  “也考虑了几个人选,这个人选名单上的跟我过去就成,其余人就不要凑热闹了,先留在北平好好干!”
  “处长,名单上有我吧?”裴东厂眼神可怜兮兮地问道。
  “有你!”
  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嘴角一翘说道:“你小子排第一!”
  “哈哈!”
  裴东厂悬着的心立刻放下来,使劲吞咽了一口唾沫,满脸兴奋地说道:“我就知道有我,处长,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我绝对不会给您丢脸的。”
  “处长,那我呢?”黄硕也露出期待的眼神。
  “你排第二。”楚牧峰慢慢说道。
  “好嘞!”
  黄硕二话不说就直接坐下来,只要我能跟着处长走就成。
  金陵城啊,嘿嘿,那可是帝都,是华夏如今的政权中心。
  要是说能在那里折腾出点动静来,相信绝对能一炮走红。
  要是说我能成为审讯界的头一号,那真是不枉此生了。
  “处长,我呢我呢?”
  华容指着自己的鼻子,毛遂自荐道:“我也是单身啊!”
  “你是单身?”
  楚牧峰有些错愕地看过去,“我说华容,你就别跟着瞎琢磨了,不能因为想要跟着我去金陵城,就非要说自己是孤家寡人吧。”
  “处长,我没有骗您。是,我之前是有家庭的,可我早就分居了,严格地说我们之间就没有过感情,只是因为老人的决定,才不得不结婚。”
  华容说起这事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别扭和尴尬的意思。
  本来没有感情,都想着分,那就分呗。
  以前不分是因为双方都有老人,这不双方老人都去世了,那就没有谁约束着他们,正好可以各奔东西。
  “这样的话!”
  楚牧峰略作沉吟,便当场拍板。
  “第三个名额就是你了!”
  ————————————
  感谢静则思过920、书友20171213144144361、cruhsu、艾蒿驱蚊、问天可长生、w三几位书友的打赏支持!
  诸位,觉得咱够努力的话,请订阅下起点正版,给点票吧!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