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37、还有谁?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就这样,在楚牧峰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的名声便传遍金陵城,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着他,都在说着他的那些破案故事。
  一天之间,名动帝都。
  ……
  斐煌报社。
  作为这家报社的主编,陈智洞是个眼光特别独到,嗅觉相当敏锐的人,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事,就没有说哪一件会沉寂,都会在短时间内形成火爆的舆论浪潮。
  他现在盯上的就是楚牧峰。
  会议室中。
  “主编,情况就是这样,现在外面对中央警官学校的三十个案件进展都很有兴趣,而最感兴趣的是楚牧峰。”
  “他是警官进修班的班长,是第一个破掉人口贩卖案,打掉了那个青红组织,据说那些被拐卖走孩子的家庭里面,都感恩戴德,纷纷摆放起来他的长生牌,为他烧香祈福呢。”
  “哦,有这样的事?”
  陈智洞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明媚阳光,双眼不由得眯了起来。
  “咱们斐煌报社和中央警官学校是有合作关系,既然民众对这个楚牧峰感兴趣,那咱们就可以好好报道报道他的事。这样,从现在起围绕楚牧峰做点文章。”
  “第一,立刻和警官学校沟通,看看能不能对楚牧峰做专访。燕清舞,这件事就交给你来负责,只要做好了,你这个见习记者就可以转正了。”
  “是!”燕清舞精神振奋地说道。
  “第二,马上搜集整理楚牧峰在北平警备厅那边办过的案子,越详细越好。咱们既然是要报道他的新闻,而且他还被称为北平神探,那就要将以前的那些案件也都拿过来说说,这样更有说服力。”
  “第三,即刻和玄武分局联系,就说咱们要为他们宣传,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些人口贩卖案的详细信息。”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智洞从手下众人面上扫过:“这个楚牧峰就是咱们这期的主打人物,大家都行动起来吧!”
  “是!”
  燕清舞起身离开会议室,直接就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出去,等到那边接通后,她就笑着说道:“青梅,现在有空吗?……有!那正好,咱们老地方见,我有事找你!”
  …...
  中央警官学校,教育长办公室。
  张道池和顾十方安静地站立,在他们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几张报纸,报纸种类虽然不同,但报道的内容却是惊人的一致,都是报道的楚牧峰和三十人三十案。
  “瞧瞧,现在楚牧峰多出名,我想不出意外的话,领袖或许也听到他的名字。要是说真的被领袖知道这事,顾十方,你觉得你之前的所作所为能瞒住吗?你觉得领袖会站在你这边吗?”李五省使劲敲击着桌面的报纸,略带不满地斜视过来。
  “教育长,这都是杨首隶欺人太甚,他……”
  “闭嘴!”
  李五省毫不迟疑地打断顾十方的话,带着恨铁不成钢之色,语气陡然间变得凛冽。
  “你还敢跟我在这里狡辩,要不是说你当时想要拿楚牧峰开刀的话,杨首隶会这样做?你是副班主任,怎么就敢去挑衅他这个正班主任的权威?”
  “我给你们说过多少次,进修班虽然说是我提议申办的,但这个班主任的职位却是我和戴隐妥协后的结果。而妥协后的杨首隶背后站着的是叶老,这也算是我卖给叶老一份人情。”
  “你们那样做,是想要逼迫着叶老站到戴隐那边,无视掉我的人情,和我为敌宣战吗?你们不清楚叶老要是那样做的话,将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李五省想到这事就感觉烦躁不安。
  杨首隶的爆发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和杨首隶打交道还算多,也清楚这位政治处主任是个非常有主见,看似随和,其实强硬的人。
  你不招惹他,天下太平。你要是说敢危及到他的底线,那么好,等待你的就将是他雷霆万钧的回应。
  顾十方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偏偏这样的事,李五省还没有任何办法反击,他要是真的为顾十方站台,先不说叶鲲鹏,就是戴隐便会像是条毒蛇般给他致命一击。
  “这件事你们就引以为鉴吧,以后做事要三思而后行!”李五省淡然说道。
  “是!”
  “教育长,那如今外面的社会舆论呢?”张道池低声问道。
  “社会舆论如何?难道你还想要控制社会舆论不成?放心吧,他们也就是随便说两天,很快就会有别的事压下去。”李五省对这个倒是无所谓的态度。
  “是!”
  ……
  警官学校,训练场。
  今天是进修班第三周的进修第一天,这周的主要内容就是枪术和格斗术。
  身为一个优秀的警员,要是身手不好,枪法不准,遇到敌人没有办法拿下对方,反而是会被对方击倒在地,那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一拳之力,可能就会丢了人。
  一枪之威,可能就会丢了命。
  所以进修班别的科目不说,枪术和格斗术是必须的,是要排在首位的,而负责这周进修的就是总队长陈宣崇。
  杨首隶站在训练场外,将这里的主导权完全交出去。
  三十个学员分成排,全都恭恭敬敬地站得笔直,看向陈宣崇的眼神里充满着敬意。
  一个能够在这座警校担任总队长的人,又怎么可能是简单人物?
  有关陈宣崇的履历就在学校的宣传栏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看到他创造出来的那些辉煌战绩,任谁都要竖起大拇指喊一声敬佩。
  简单点说,陈宣崇能走到这步,靠的可不只是戴隐提携,更多是靠着他自己,是他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是靠着无数功勋赢回来的。
  “你们今天要开始新一轮的进修内容,这次的内容由我来负责。我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多人都是拳术枪术行家,那我就把话搁在前面,说的清楚点。”
  “你们谁若是能够击败我,那本周的进修,便不用参加,我会让你直接通过。当然要是说有做不到的话,就给我乖乖听话,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听清楚的话就回答明白!”陈宣崇扫视全场大声喝道。
  “明白!”
  “既然明白,那我就再宣布下规矩。这次算上我在内,总共是有七个队长,你们那,将会被分成六组,每组五个人。”
  “想要过关的标准也很简单,枪术必须全都十环!格斗术将你们的教官击败!或者说在你们教官的进攻中坚持住五分钟!听清楚没有?”
  陈宣崇冷静至极的声音响彻在训练场上,这时候的他仿佛就是一台冷血无情的机器,在这事上不会有丝毫通融的余地。
  “清楚!”
  三十个人齐声呐喊。
  “至于说到最终名次的话,也很简单,谁要是说能够将我击败,那么便是第一名!要是说有两个人把我击败的话,那也简单,胜者再比试就成。”
  说完这些,陈宣崇跟着交代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将六个小组都分配好。
  楚牧峰和梁栋才是一组。
  “好了,现在就在你们各自教官的带领下开始训练吧!”
  “报告!”就在这时,金君集突然间说声喊道。
  “讲!”陈宣崇神情冷静。
  “总队长,我想要请问一件事,那就是能不能进行学员之间的切磋?毕竟您们这些教官,也得通过切磋才能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基本功。”金君集身体笔挺,声音铿锵有力地问道。
  “你想要找人切磋?”
  陈宣崇眼珠微转,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神情来,“嗯,你说也对,每个教官想要知道你们的底细,肯定是要摸底儿,原本是各小组自行安排,既然你提出这个要求,也可以。”
  “说说吧,你想要和谁切磋?”
  “我想要跟班长楚牧峰切磋切磋,还请总队长准许!”金君集果然是瞄上了楚牧峰。
  随着他话音落地,所有人也都望过来,看向楚牧峰的眼中流露出各种各样的神色,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是充满期待,有的是蔑视不屑。
  “我没有任何意见,只要楚牧峰同意就行。”陈宣崇随意说道。
  “我同意!”
  几乎在同时,楚牧峰斩钉截铁的声音就响起。
  他从队列中大步走出来,目不斜视的看向金君集,傲然说道:“想要挑战我,你确定吗?”
  “谈不上挑战,就是找你切磋切磋。”金君集双眸像毒蛇般冷然说道。
  “拳脚无眼,我可不敢保证不会伤到你。”楚牧峰云淡风轻地说道。
  “伤到我?”
  金君集哈哈大笑,语气尖锐地喝道:“这也正是我想要给你说的,拳脚无眼,楚班长,要是伤到你的话,还请多多包涵!”
  “既然这个达成共识,那就开始吧。”
  全场沸腾。
  进修班熟悉的人都知道,说到能打的话,金君集绝对排在前列。
  他们是私下切磋过的,就没有谁能够在金君集的手中走过几招。
  众人对楚牧峰的破案能力是肯定的,但并不意味着你的拳脚功夫就厉害。
  敢这么自信地金君集动手,你难道就不怕自取其辱吗?
  “嘿嘿,这下金大哥总算是能出口恶气。”
  “我原本是想要听班主任的话好好学习的,可要是说金大哥胜了的话,那就嘿嘿!”
  “咱们就坐等着看楚牧峰吃瘪吧!”
  ……
  吃瘪?
  梁栋才听到这样的议论声后,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讥笑。
  你们真是出门没带脑子,怎么着,难道觉得楚牧峰看着文质彬彬就是好欺负的主儿?
  要是说等会儿看到他是怎么从一只温顺的小羊羔变成一头凶猛野兽的,你们就都该哭了。
  “梁哥,楚哥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等着瞧好戏吧,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
  “好嘞。”
  站在旁边的教官们也都是充满着怀疑,他们是没谁见识过楚牧峰的身手,但光是凭眼力看的话,金君集明显是处于优势地位。
  “宁老师,听说楚牧峰是你的学生,他的实力怎么样?”有教官忍不住问道。
  “怎么样?会吓你们一跳的。”宁傲春淡然一笑。
  “真的假的?”
  “要不咱们打个赌?”
  宁傲春唇角斜扬,眼中冒出一种不加掩饰的自信光芒:“这样,也不多,就赌一百法币如何?”
  “好,赌就赌。”
  “我还真不相信那个楚牧峰能赢。”
  “呵呵,多谢宁老师的一百法币了。”
  其余五个教官脸上都露出一种胜券在握的笑容,好像很快他们就要得到一百法币,这种几乎相当于白白捡来的钱,谁会不要?
  “和宁傲春赌楚牧峰会输?”
  陈宣崇也听到了这个赌约,不过却只是站在旁边沉默不语。
  你们这五个家伙,这次恐怕是要花钱买教训了。
  训练场外。
  早就知道金君集今天实战要挑战楚牧峰,一泄心头之恨的顾十方,站在一棵枝叶茂密的银杏树下,阴恻恻地说道:“老张,你就瞧好吧,过了今天,那个楚牧峰就得去医院躺着,不可能再参加后面的进修了。”
  “什么意思?你这是想要让金君集废掉他吗?”张道池有些意外。
  “不错!”
  顾十方脸上带着一丝残忍之色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金君集也是心里有数,楚牧峰是背后有靠山的,所以不会要他的命,只是会给他一个教训,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而已。”
  “不过他想要继续参加进修班剩下课程是没机会了,班长只能是金君集的。”
  “你真要这样做吗?会出事的。”张道池隐隐有些担忧。
  “出什么事?”
  顾十方不以为然地反问:“正常的切磋而已,在这样的切磋中受伤是很正常的事,难道说这点伤都承受不起吗?”
  “再说这事陈宣崇是见证者,他都默许了,即便是出现意外,第一个要倒霉的也是他,和咱们是没有关系!”
  事已至此,张道池只能听之任之,摇了摇头:“随你吧!”
  训练场上。
  楚牧峰看着站在眼前的金君集,神色淡然地说道:“金君集,你就这么想要我屁股下面的位置吗?你清不清楚,在我已经告诫过你之后,你还这样挑衅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
  金君集眼里闪过一抹憎恨之色,神色漠然道:“楚牧峰班长,我想你是想多了,我可没有说想要对你怎么样的意思,就是正常切磋讨教而已。”
  “你放心,我出手一定会注意轻重,不会要你的命!”
  “你是非要一争高下喽?”
  “不错。”
  楚牧峰伸手微微勾了勾手指:“那就来吧!”
  “好!”
  该说的都说了,金君集面露凶光,整个人猛地向前跨出一步,只是一步的距离,他整个人就爆发出一股惊人的杀气。
  他就像是突然打了鸡血般,周身骨头都在劈啪作响,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
  当气势酝酿到巅峰的时候,金君集猛然发力,双腿蹬地,借力使力,如出山猛虎般扑向前面。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猛然间成爪,十根手指恍如变成虎爪似的,狠辣地抓向楚牧峰的咽喉。
  这么庞大魁梧的身躯,施展出来这种力量型极强的招数,这要是被他抓实了,非死即伤,绝对是跑不掉的。
  咻!
  刚才还站在原地的楚牧峰双脚错动,在金君集的双爪抓到之前,往后退了几步,轻轻松松避让了对方这一击。
  跟着,他如鬼魅般的向前冲刺,此刻金君集双爪刚刚扑空,庞大魁梧的身体也是刚刚落在地面,整个人恰好处于前力未尽,后续乏力的空档。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金君集,楚牧峰嘴角露出一抹不经意的笑容。
  就是这种笑容,让金君集目光扫到的刹那,忽然感觉后背发凉,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情绪。
  他想要转身抵挡,却已经晚了。
  冲上来的楚牧峰,趁着金君集招式用老的空档,一下拉住他的胳膊,微微躬身,猛然发力。
  在金君集的惊慌失措中,楚牧峰直接将他一下举起来,然后仿佛摔麻袋似的,直接重重摔向地面。
  嘭!
  低沉碰撞声响起,金君集的整张脸便和地面亲密接触,地上升腾的灰尘将他的脸整个遮掩住,空气在尘土飞扬中变得昏暗杂乱。
  “啊!”
  金君集发出一道凄惨的咆哮。
  全场众人顿时看傻了眼。
  刚刚吹捧金君集那帮学员全都面容呆滞。
  五个教官也是瞠目结舌。
  站在远处树下的顾十方也惊呆了。
  自己没有看错吧?刚才还气势如虹,看似占据上风的金君集,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没有结束,便被楚牧峰给拿下了。
  这反差似乎也太大了!
  “你!”
  金君集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爬起来,右腿同时狠狠踹了过来。
  但就在这个动作做出来之后,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这样反击的楚牧峰,双手直接抓住他的脚踝来,然后顺势将他又拎了起来,跟着再次如人棍般狠狠摔向地面。
  砰!
  金君集的脑袋狠狠砸在地上,瞬间传来的撞击力,让他变得有些神志不清,混混沌沌。
  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在游遍全身,整张脸都被这种羞辱刺激得一片血红。
  “金君集,可别硬撑,如果受不了,就早点认输啊!”楚牧峰调侃般的说道。
  没等金君集挣扎起来,他拎着双腿再次发力,第三次将金君集摔向地面。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眼神中,楚牧峰没有留情,接着原地将其抡了一圈,然后便直接松手。
  哗啦。
  金君集的身体便直接横飞出去三五米远,然后重重砸在不远处的单双杠上。
  嘭!
  低沉的碰撞声中,双杠都开始抖动起来。
  金君集的身体抽搐着滑落在地,当场陷入了昏迷。
  全场俱静。
  “我就说金君集这人是有先见之明,他说拳脚无眼果然如此。不过这种一面倒的挑战也太没有意思,各位同学,还有谁想上来切磋切磋的?”
  楚牧峰看也不看金君集一眼,从容不迫地拍了拍双手,然后双脚随意蹭了蹭地面后,笑眯眯地扫过那群学员,语气温和地说道。
  凶残霸道,强势绝伦。
  所有和金君集走的比较近的学员们,此时此刻脸色全都是一片苍白,眼神中夹杂着一种不敢相信。
  继续切磋?别闹了,他们连金君集都打不过,又凭什么和楚牧峰打?
  何况没有看到吗?金君集就躺在不远处,像尸体般躺着,一动不动。
  就冲这个谁还敢战?
  秒杀!
  绝对的秒杀!
  金君集这样的竟然连一招都没过完,便被楚牧峰瞬间秒杀,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未免也太强悍吧?
  五个教官彼此对视一眼,脸上都冒出一种自嘲般的苦笑。
  现在总算知道宁傲春为什么那样有恃无恐。
  没想到楚牧峰身手如此了得,即便是他们撞上,也肯定会被虐成狗。
  这笔钱输得不冤枉。
  训练场外银杏树下。
  站在这里的顾十方和张道池同样张着嘴巴,完全说不出话来。他们像是被雷电击中般,处于一种呆滞状态中。
  顾十方的双眸从傲然站着的楚牧峰身上划过,然后落到了死狗般的金君集身上,他身体不自觉地抽搐了下,满脸不可置信。
  “老张,我没有看错吧?金君集就这样败了?”顾十方吞咽掉一口唾沫后艰难地问道。
  “是的,金君集输了!”
  说完后,张道池又补充了一句,“输得一败涂地!”
  顾十方顿时面如死灰。
  “诸位,还有谁想不吝赐教呢?”
  楚牧峰伸手一比划,言语不温不火,但谁都能感受到一股所向无敌的强大气场,碰触到他的眼神,每个学员都忍不住低下头,避其锋芒。
  他们在各自警备厅的确是够强势,但和楚牧峰这么一比的话,好像就要逊色不少。
  这真是位猛人,能够将金君集当沙包丢的主儿。
  谁也不傻,都能看出来楚牧峰刚刚的出手是留有余力。
  要是换做真正的对手,估计刚才就不是脸蛋着地那么简单,没准会将那条右腿给生生打断。
  不吝赐教?赐教你个脑袋!
  明知不是对手,自然没人会去找虐!
  “总队长,你看?”楚牧峰转身恭敬地问道。
  “就这样吧。”
  陈宣崇神情漠然地瞥视全场,冷冷地说道:“那,现在给你们机会了,可你们没谁想要把握,既然不想要把握,那就给我玩命训练吧。”
  “各位教官,带好你们小组开始训练,听清楚,给我狠狠操练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让他们看看我们警校的实力。”
  “是!”
  六个教官齐声呐喊,分别开始带队离开。
  训练场很快就热闹起来。
  宁傲春这一组。
  楚牧峰和梁栋才都是被分配到这里,而看着楚牧峰,宁傲春波澜不惊的说道:“楚牧峰,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助教,你和我一起操练他们几个。你们也不要不服气,谁要是觉得楚牧峰没有这种资格的,大可出来挑战。”
  “服气!”
  几个人全都是对楚牧峰很敬佩的学员,刚才又见识到楚牧峰的强势,谁还会不服气?他们全都小鸡吃米般点着脑袋,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充满着炙热。
  “那就开始吧!”
  ……
  教育长办公室。
  咔嚓
  顾十方使劲的攥着双手,手指间发出阵阵咔嚓声,他脸色铁青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怒意。
  “教育长,根据医务室那边的消息,金君集属于重伤,恐怕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参加进修了,要缺席第三周和第四周的训练,这都是楚牧峰一手造成的!”
  “都是进修班的同班同学,那个楚牧峰竟然毫不留情,下这样的狠手,简直一点情谊也不讲,太猖狂了?”
  李五省看着有些失态的顾十方,心情也是有些烦躁。
  他烦躁的倒不是楚牧峰的狠辣,而是顾十方的失态。
  在他心中顾十方一直都是个做事比较稳重的下属,要不然也不可能对他委以重任,担任教务处主任的职务。
  可现在看来,从他遇到楚牧峰后起,智商都变得不够用了。
  你在这里批评楚牧峰,可你难道忘了,整件事是谁主动挑起的?
  他金君集为了能够打伤楚牧峰,让自己后面几周没了竞争对手,甚至在动手之前就说出拳脚无眼的话,想拿着这话想要拿捏住楚牧峰,谁想到竟然成为自己的软肋和把柄。
  他楚牧峰正是按照这话下的狠手,有什么错可言?
  要是说现在抓住这个做文章,丢人的可不仅仅是顾十方,就连李五省的颜面都会被扫下。
  所以他根本不会出面来丢人现眼,徒惹笑柄。
  “行了,交代下医务室,尽快将金君集的伤治好。”李五省只能如此嘱咐。
  “可教育长,楚牧峰他……”
  “够了,他没有错!”
  李五省直接打断顾十方的话,毫不客气地喝道:“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难道还不清楚吗?自己没那个能耐,还跳出来丢人现眼,活该,别再说了!”
  “是!”
  被李五省如此呵斥,顾十方的脸色顿时有些涨红,他竭力维持着镇定的表情,转身走出办公室,背影萧瑟中透露出一种悲凉。
  “都是废物!”
  李五省狠狠一拳砸向桌面,面目狰狞。
  ……
  高达商会。
  织田武平三个人正在一边闲聊,一边吃着早餐。
  他们在这里养伤的事,只有桥本世宗一个人知道,这事就连满岛真介都暂时隐瞒着。
  毕竟织田武平他们身份敏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眼下外面虽然看着风平浪静,但我能感觉到暗流涌动,不说别的,只要是咱们岛国的商会附近,就多了很多人来。”
  “他们看似都是些不起眼的路人小贩,可注意力一直放在我们商会,分明是有所怀疑,觉得你们会逃进商会里来。”桥本世宗脸色有些忧虑的说道。
  “形势这么严重了?”黑岛川雄有些愕然。
  “看来华夏的情报部门这次是下了狠心要抓住咱们,想想也是,在转移的路上被劫走,杀死他们那么多人,要是说他们还能忍气吞声,那先前也不会那么玩命了。”
  “只是他们居然瞄准商会,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要是这样的话,你这里也未必就会很安全。”织田武平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脸上浮现出思索神情来。
  “应该没谁敢来这里搜查。”桥本世宗自己说出这话都感觉有些心虚,这里毕竟是金陵城啊!
  “事无绝对。”
  织田武平神色一正,将碗筷放下来后,斟酌片刻说道:“咱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所以不能继续留下来,要做最坏的打算,一旦事情到了那一步,不但我们会暴露,高达商会也会被连累。”
  “桥本君,你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地方藏身吗?当然了,最好是能够让我们尽快离开金陵城。”
  “这个……”
  桥本世宗略作迟疑,站起身踱步思索,然后转身说道:“织田君,我在金陵城能藏身的地方倒是有,但眼下情况如此严峻,即便是有也未必百分百安全。”
  “你说的没错,只有把你们送出去才是最保险的。这样吧,我现在就开始联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安全路线送你们离开。”
  “嗯!”织田武平点点头。
  “夏目樱春,你怎么半天不说一句话呢?那个报纸就这么好看吗?”黑岛川雄这时候侧身扫了一眼身边,皱眉问道。
  “黑岛君,报纸上的内容的确很好看。”
  夏目樱春说着就将报纸递过来,指着其中一条消息说道:“您看看,原来咱们的老熟人也来金陵城了,而且还混得风生水起呢。”
  “老熟人?”
  黑岛川雄扭头顺势看过去,看到的第一眼,瞳孔就不由微缩,眼底涌现出一股强烈杀意来。
  “八嘎,楚牧峰,竟然是他!”
  “纳里!”
  织田武平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一把就将报纸拽过来。
  目光扫视后,他发现的确是说的楚牧峰,对他侦破人口拐卖案中的优秀表现进行赞扬,对他昔日在北平的屡破奇案进行吹捧!
  哗啦!
  织田武平想都没想就将报纸撕成碎片,眼放怒光,恶狠狠地说道:“八嘎,这个该死的楚牧峰,真是阴魂不散,这是我们到哪儿你就跟到哪儿吗?”
  “楚牧峰?你们也认识他?”
  桥本世宗显然是听说过楚牧峰名字,跟着咬牙切齿地说道:“楚牧峰是中央警官学校现在最红的学员,在三十案中仅仅一天就将人口贩卖案破掉。”
  “因为这个案子,还捎带出来我们商会的满岛真介,将商会的一批烟土给毁掉,甚至还杀死了我们商会负责看守烟土的人。我憋着一股火想要找他的麻烦,怎么,难道你们也和他有仇?”
  “岂止是有仇!”
  织田武平深吸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暂时性的控制住后,眼神宛如一条毒蛇般阴森地说道。
  “特高课在北平的三个间谍小组,蛇组,蝎组和我们蛛组,都是被楚牧峰捣毁覆灭的,你说我们和他有没有仇?”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到金陵城参加中央警官学校,并且还招惹了你的高达商会。桥本君,那批烟土应该很值钱吧?”织田武平同仇敌忾地问道。
  “损失惨重啊!”
  说起来这事,桥本世宗就满肚子窝火,那都是真金白银的赔钱啊,还有属下几条命就那样葬送在楚牧峰手中,他能不心疼吗?
  “要是这样的话!”
  黑岛川雄忽然间眼珠急转,心底冒出来一个想法。
  他手指敲击着桌面,面带残忍之色道:“组长,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全逃离金陵城,但在这个形势下想要离开无疑很困难。除非是制造出来一个大事件,能将所有人的眼光给吸引过去。”
  “你是想说杀死楚牧峰?”织田武平眼前一亮。
  “不错!”
  黑岛川雄恶狠狠地说道:“楚牧峰是咱们蛛组的死敌,是特高课的死敌,现在又是高达商会的死敌。”
  “偏偏这个死敌如今在金陵城是享有很高声誉,要是说这时候杀死他的话,您说民众的注意力会不会被吸引过去?那样的话,咱们就有机会趁乱逃走。而这样也算是报仇雪恨,一箭双雕,您说是吧?”
  “呦西!”
  织田武平一拍大腿,脸上顿时龇牙咧嘴的疼痛起来,可他却不管不顾,语气亢奋地说道。
  “能杀死他最好,就算不能杀死,重伤也成,只要他出了事,必然会引起喧哗,咱们就能浑水摸鱼趁乱离开。桥本君,您看呢,这事能不能做?”
  “纳尼,织田君,你是想要让我来做这事?”桥本世宗有些愕然。
  “不错,只能是你,我们现在都受伤了,怎么做这事。我想你在这里经营多年,手里总该是有点死士的吧?让他们去做好了!”
  织田武平紧盯过来,充满肃杀道:“桥本君,这事现在已经不是你我的私事,已经是国事,我知道你是心有顾虑,害怕事情败露后会影响到高达商会。”
  “但我向您保证,只要这事能成功,您就是特高课的合作伙伴。今后只要是特高课所在的地方,你们高达商会都将通行无阻!”
  桥本世宗只是迟疑片刻,便立即应道:“好,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
  各位,如果觉得这书还不错,请来支持下起点正版,请将推荐票或者月票投给我吧,谢谢啦!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