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25、有人服气,有人不服!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教育长,这次的三十个人我都仔细调查过,都是根红苗正的党国精英,他们的身家背景,我也已经全都整理好,都在这里,请您过目。”
  说着,张道池就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册子,恭恭敬敬递送过去。
  身家背景吗?
  李五省接过来小册子随意翻看,并没有表现的多热衷和感兴趣。
  实际上这些背景他早就清楚,每个人都是大有来头,绝非泛泛之辈。
  “这是咱们手中的一张王牌!这张牌要是说打的好的话,对咱们今后的布局是有好处的。毕竟他们每个人都有着深厚背景,如果将他们背后的关系都串联起来的话,将会编织出一张巨大的人脉网。”
  “这张网倘若能够为我所用的话,还需要去管他戴某人的想法吗?”李五省手指抚摸着小册子,意有所指地说道。
  戴某人!
  听到这个称呼时,张道池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您说的极是,但我觉得这事还得再慎重些。”
  “慎重?此言何意?”
  “教育长,我的意思是……”
  听完张道池的建议,李五省眯缝着双眼,沉吟片刻,跟着抬起头道:“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就定在一星期之后即刻执行,你现在就去做好相关准备!”
  “是!”张道池应声离去。
  ……
  金陵城,某个密室中。
  这里站着精壮的中年男人,穿着烟灰色中山装,一枚党徽在灯光照耀中灼灼生辉。
  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脸上神色庄重肃穆,修长的手指像是鹰爪般,抓着一张进修班的名单,眼神带着一抹桀骜冷厉。
  他就是中央警官学校的总务长戴隐。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戴隐啪的一声将名单放在桌上冷漠的问道。
  “总务长,根据咱们的调查,已经弄清楚,这次进修班的学员都是由教育长点过头,但也不是全权由他决定。当初进修班的事传出去后,很多大家族都开始往里面塞人。”
  “截止到目前,已经报到的三十个人,是来自全国各地,想必他也没有能影响全国各地的实力。”站在密室中,恭敬回答的竟然是中央警官学校的总队长陈宣崇。
  很显然,陈宣崇是戴隐的人。
  “就算没有,这次的进修班结束,他也能获取不少好处。嘿嘿,李五省就是在这种事上脑筋转得贼快,他这是想要拉拢一批大家族为他所用。哼,当这招没谁能看出来吗?殊不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戴隐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冷笑。
  “那总务长咱们怎么办?这件事毕竟是教育长负责的,咱们不太好插手啊!”陈宣崇皱眉问道。
  “他负责又如何?”
  戴隐翘起唇角,傲然说道:“既然这群人进了警校,那就是咱们的菜,这么多菜端上桌,没有道理说,只让他一个人吃。”
  “你给我好好盯着,给我挑选那些优秀苗子,他李五省想到的只是这些人背后的家族势力,却忘记,要是说这个人真的是人才,可比家族势力更值得关注。”
  “是!”陈宣崇沉声说道。
  “对了,这批学员中有个人叫楚牧峰的,你听说过吗?”戴隐拿起名单扫了扫,然后伸手点着其中一个名字问道。
  “楚牧峰?”
  陈宣崇摇摇头,略带不解地说道:“我知道的确有这么一个人,但对他的情况不是太清楚。我所知道的只限于资料所述,总务长,难道说这个楚牧峰还有别的来头不成?”
  “这就是你工作的失误了!”
  戴隐说到这里,眼中迸射出两道精光来:“这批过来的学员都是很优秀的,这点我也认同,但再优秀的人中,也会有出类拔萃的,这个楚牧峰就属于这种人。”
  “要是你知道他在北平城屡破奇案,就会赞同我的说法。当然,只是屡破奇案的话,我也不会对他另眼相看。”
  “要知道他还曾经凭借一己之力,在北平城成功的捣毁了三个潜伏的岛国间谍小组,抓获了几十个间谍,给岛国的特高课给予了重创。你说,这样人说他是领头羊,有错吗?”
  “什么?”
  这下陈宣崇是彻底被震惊住。
  捣毁三个岛国间谍小组,抓获几十名岛国间谍!这样的功劳别说只是一个警备厅的副处长,就算是放在力行社这边都是难得的大功劳。
  他怎么做到的?
  想到这里,陈宣崇忽然有些自责,这么重要的消息,自己竟然没有打听出来。不过这消息戴隐会知道,陈宣崇丝毫不奇怪。
  戴隐是谁?他可是力行社的掌舵人。
  力行社是做什么的?那是一个特务体系,只要是他想要知道的事,就没有可能说隐瞒住。
  陈宣崇也是力行社的人,只是他的工作重点不在北平警备厅这一块,所以不知道这些事。
  “宣崇,我这两天要出去一趟,你在这边给我留意楚牧峰这个年轻人,这是一棵好苗子,咱们复兴社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话说到这里时,戴隐又附加了一条消息。
  “楚牧峰还是叶老的关门弟子!”
  “叶老!”
  陈宣崇一下就震惊起来,竟然是叶老!那位可是党国内的元老,在党国内拥有着非同凡响的地位。
  平常很多人都以能够结识叶老而自豪,现在呢?这个年纪轻轻的楚牧峰竟然是那位的关门弟子,真是不简单啊。
  “我能知道这事,李五省也肯定会知道。所以别看这次的进修班有很多人,但归根到底,真正需要特别在意的就是那几个人而已。”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李五省是会对楚牧峰重点关照。毕竟在警校中,有很多人都是叶老当年提拔起来,他李五省想要掌握警校,就不很可能放着楚牧峰这么好的一步棋不去走!”戴隐语气笃定地说道。
  “那我就重点盯着楚牧峰。”
  “对,盯紧点,这棵好苗子可不能被他拉过去!”
  “是,我明白!”
  此时此刻的楚牧峰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原以为戴隐肯定不认识自己,谁想不但认识,而且对他的情况是了如指掌。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楚牧峰可是将力行社北平站该干的活儿都给干了,想不出名都困难。
  ……
  周日。
  楚牧峰醒来的时候,梁栋才还在睡觉,他便自顾自地出去跑步了。
  早起跑步锻炼身体已然成为一种习惯,即便是来到这里,楚牧峰也不会懈怠,风雨无阻,坚持不懈。
  学校里面是有训练操场,不过楚牧峰却不会在这里跑步,因为他跑步不只是想要锻炼身体,还想顺便了解当地的风俗人情和地理环境。
  这些细节都可以在不经意中完成。
  “小馄饨,小馄饨,现包现煮的鲜肉小馄饨!”
  “老板,来三两牛肉锅贴店里吃,还有三两带走!”
  “正宗鸭血粉丝汤,三毛一碗喽!”
  “蒸糕,卖蒸糕喽!”
  “小笼包子,蒸饺,鱼肚面哦!”
  ……
  楚牧峰跑完步,顺着吆喝声拐进一条街道时,满眼都是带着浓郁江南气息的特色小吃,和北平城的早点风格是截然不同。
  “来碗小馄饨。”楚牧峰直接在街口找了家馄饨摊坐下说道。
  “客官,稍等啊。”
  这个摊位是对夫妻档,妻子负责包馄饨,丈夫煮馄饨,两人分工明确。
  一把将包好的薄皮小馄饨抓起来,丢进翻滚的沸水中,转眼的功夫,就一颗颗浮在水面上,饱满诱人。
  老板动作熟练地在海碗里调好汤底,撒上虾皮,榨菜,香油,打上一勺子汤浇上来,顿时香气四溢。
  “客官,您的馄饨,桌上辣油,您看着加!”将碗递到桌上,老板笑道。
  “好的!”楚牧峰点点头,加了一勺鲜红的辣油,在碗里搅了搅,然后连汤带着馄饨塞进嘴里。
  经过煎熬的辣油香气和猪肉馅的鲜美味道便开始在嘴里融合炸开,刺激着他的味蕾。
  “不错,好吃!”
  楚牧峰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开始吃起来。
  他在北平城不是说没有吃过馄饨,但这玩意就像是豆汁一样,离开金陵城就失去应有的味道。
  吃饭原本吃的就是一种心境。
  楚牧峰吃到最后,一股脑地将汤底榨菜和虾皮全都吃进肚中,这才懒洋洋地站起身来,放下钱后摸了摸吃饱的肚子离开。
  “看来今后有口福了!”
  楚牧峰心中暗暗拿定主意,在这进修的时间,不管如何都要将这里的小吃吃遍,要不然的话都对不起来这一趟。
  等回到宿舍的时候,梁栋才还在呼呼大睡,楚牧峰不由得摇摇头,你这家伙到底是来学习还是来睡觉的?
  懒得叫醒梁栋才,楚牧峰直接出门去了学校的图书馆。
  这座图书馆中的很多书籍都是外面难得一见的孤本,自然值得好好观摩观摩,以便更好地了解这个时代。
  ……
  周一。
  今天是进修班的开班日,随着三十名学生全都如数到齐后,李五省在几个校领导的陪伴下走进小礼堂来,随即便是如雷般的掌声响起。
  不管如何说,李五省都是中央警官学校的教育长,是除了领袖外的第一人。
  “各位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中央警官学校的教育长:李五省!”
  李五省站在话筒前面,目光扫视全场,面带微笑说道:“今天是咱们进修班的开班日,从现在算起到结业那天,你们将要在这里度过一个月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我希望你们能够真正的学有所成,不辜负老师的辛苦,不辜负校长的信任,不辜负党国的栽培!”
  “愿为校长效命!”
  “愿为党国效命!”
  提前安排好的口号从每个人的喉咙中喊出来,三十个人全都流露出无比振奋的神情,看着李五省如同看到不久以后的自己。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在座的他们,又有谁不想要坐坐李五省屁股下面的位置?体验手握权柄,一人之下的感觉!
  “很好,要的就是你们这股精神头,要的就是你们这种奋勇前进的信念,你们要知道,你们都是从全国各地警备厅中挑选出来最优秀的俊才,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代表的不只是自己,还有你们背后的警备厅。”
  “所以为了个人荣誉,为了你们背后的警备厅,我也希望你们能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
  “在这里,我可以提前告诉大家,只要你们能够顺利毕业,等待着你们的就将是大好前途,你们回到各自的警备厅,都会被委以重任!你们当中有的人甚至会被内政部警政司选走!一句话,只学学有所成,荣华富贵对你们而言唾手可得!”
  “但是……”
  前面抛出来的橄榄枝在这里戛然而止。
  所有人的兴奋心情也随着李五省话语的转折而变的有些忐忑,他们竖起耳朵,瞪大双眼,等待着李五省的后半截话。
  “这次进修不是让你们来镀金的,不是让你们来游玩的,你们要是说觉得随随便便走走过场就能回去,可是大错特错!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进修的一个月内,每个项目都有讲师盯着,都会针对你们的表现打分。”
  “只有最后得分过关,你们才能够毕业!”
  说到这里,李五省顿了顿,然后竖起三个手指道:“在各位的考核中,要是说有谁得分超过三次不及格,那我就只能遗憾地说声,你被淘汰了!”
  “淘汰的结果是什么,就是直接退回原警备厅,要是那样,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们也应该清楚后果是什么?对不对?”
  淘汰?退回?
  每个人听到这里的时候,心神都不由紧张起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吗?
  要是真的被从进修班踢出去,那简直丢脸丢大了,会被人嘲笑不说,搞不好原来的位置也会被一撸到底。
  都将警备厅的颜面扔地上了,还想让警备厅对自己多重视,可能吗?除非背景通了天!
  所以这短短几句话就让他们精神高度集中。
  退回吗?
  楚牧峰听到这话,神色淡然如初,他有绝对信心,自己肯定不会成为被淘汰的对象,一定会顺利毕业。
  小礼堂的氛围严肃而冷峻。
  “当然,我希望各位都能顺利毕业,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掉队。”
  李五省很享受这种掌控大局的感觉,看着下面一个个都对自己流出崇拜敬畏的光芒,他心情很是愉悦。
  “只要你们能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去面对学习,去迎接考核,取得骄人成绩,领袖都可能会召见大家!”
  最后这话说的充满诱惑。
  领袖会来亲自接见!
  真的假的!
  他们是清楚领袖是中央警官学校的校长,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得到领袖的召见。
  要是那样的话,简直就是天大的殊荣,回去后也能吹嘘一辈子。
  “所以各位,好好努力吧!”李五省振臂高呼。
  “是!”
  开班日的演讲活动就这样宣告结束,随后他们见到了自己的班主任,政治处主任杨首隶。
  其实要是以着李五省的想法,是要将张道池扶成班主任的,但没办法,戴隐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都和他叫板挑衅故意找麻烦。
  我不能扶持我的人上位,你也别想扶持你的。
  这样算来算去,就只有杨首隶这个中间派是最好的选择。
  再加上杨首隶是叶鲲鹏的人,资历也够,所以便被委以重任。
  “从现在起到进修班结束,我会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在这里的进修课程分为四个方面:第一是关于目前国内外最先进的破案技术的学习,这个项目包括很多类别,比如说指纹、密电、气味等等、每个项目都会有教授学者为大家讲课……”
  嗯,这是干货。
  和李五省刚才说的那些话相比,现在杨首隶接地气的话语是最重要的,每个人都仔细聆听,谁也不想要错过半句。
  忙碌而充实的进修生活就这样直接拉开了序幕。
  楚牧峰很享受这样充实的生活节奏。
  毕竟像这样能给自己充电涨知识的机会并不多,而且在这里多接触到的这些知识都是当时最先进。
  其中的指纹学就让楚牧峰很沉迷,因为在这之前,他也只是知道指纹学的基本知识点,详细具体的情况则颇为陌生。
  能系统全面的学习,楚牧峰求之不得。
  凭着往日的经验积累和现在的沉淀丰富,楚牧峰的学习成绩在这次的进修班中脱颖而出,每科的考试成绩都是第一,不管是理论还是实践都一骑绝尘。
  楚牧峰自然也被杨首隶委任为进修班的班长。
  有人服气,有人不服!
  服气的学生是这样说道。
  “这个楚牧峰果然不愧是北平警备厅被誉为神探的人,我给你们说,我了解了一下他破掉的那些案件,的确有两把刷子。”
  “什么妖猫断魂,野鬼叩门,断手案等等,绝对不是一般人能轻松破的了!”
  “副队长,正队长,副科长,正科长,副处长,一年之内连跳五级,我就问,你们有谁能做到?更重要的是,人家是凭真才实干上去的,就算是想要有别的意见,也只能是乖乖闭嘴。”
  所以说,服气的真服气。
  他们虽然说也都是精英,可对真正有本事的人,是深表佩服,他们挖掘出来的楚牧峰这些光辉事迹,就是最好的证明,足以让他们竖起大拇指。
  不服不行。
  但不服气的学生也有自己的想法。
  破案子谁不会啊,这小子运气好罢了,凭什么让他当班长,他算哪根葱啊!
  黄昏时分,训练场一角。
  “哼,什么狗屁神探,要我说就是纯粹瞎扯淡的,他哪里能破获那么多案件,肯定有人给他铺路,帮他上位!”
  “所有考试科目全都第一名,这也太玄乎了,我说他是不是作弊了?”
  “你们看看咱们班,年龄最小的是谁?就是他楚牧峰!现在却是被委任为班长,让我们跟他低头,这算什么事儿?要我说论资排辈的话,怎么都应该轮得着咱们金哥的!”
  金哥是谁?
  金哥叫做金君集,是他们这个小团队的头儿。
  虽然说进修班的人都是各个警备厅的精英,但该有小团体还是会有的。
  金君集有着雄厚的背景,为人又特别豪爽大方,对身边的人一掷千金。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是,有消息说,金君集和训导处主任张道池是有亲戚关系。
  在这里要是能得到一个训导处主任的青睐,那自然会多了很多便利。
  种种因素下,金君集便成为针对楚牧峰的带头者。
  说他是被黄袍加身的赵匡胤吗?不不不,金君集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对班长的职位是志在必得。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职位看着是不起眼,但却是有很大用处。
  不说别的,要是领袖真的召见他们这些学员的话,其余学生或许是没有机会过去,但班长却铁定会去。
  所以作为一个有政治抱负,有野心的金君集,能随意放弃这个职位吗?
  当然不可能!
  “行了,都别嚷嚷了!”
  金君集挑起有些阴鸷的眼眸,语气阴沉地说道:“就楚牧峰那种没有根底的家伙,真觉得凭着成绩好,就能够玩转进修班吗?他这是痴心妄想!”
  “你们等着吧,明天会有一次真正的考验,到时候才是动真格见真章的时候。他要是说真有能耐,就到时候给咱们大伙亮亮,否则就等着丢人现眼吧!”
  “金哥,咱们明天是什么考核?”
  “秘密!”
  金君集扫视过全场后,忽然间神秘一笑:“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能说,要是现在给你们说了,反而是害你们!你们只要知道一点,明天的那出戏,保证会很精彩。”
  “行,金哥,咱们听你的!”
  “是啊,金哥,你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
  ……
  大唐园,叶家书房。
  杨首隶此刻正坐在这里,面对着叶鲲鹏微笑着说道:“叶老,进修已经一个星期,楚牧峰在各科的表现都很优秀,全都是名列前茅。”
  “我原以为他的理论知识够雄厚,谁想他动手能力也是毫不含糊。您是没有见到,他的擒拿术完全能当做教科书般的教学,就算是最挑剔的宁傲春,面对他都是无可挑剔。”
  “宁傲春?”
  叶鲲鹏想到这个女子,淡然一笑,平静地说道:“楚牧峰的擒拿术可是有师承,当初在北平的时候你应该听说过,不是吗?”
  “嗯,我是听说过,却没有亲眼见过,这次算是大开眼界。”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