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17、权力金字塔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老胡同正文卷317、权力金字塔送走黄侍郎后,楚牧峰打开皮包后,发现里面装着都是散发淡淡油墨香的崭新美元,少说也有几万。
  不过想想也是,那些被逮住的商人都是颇有身家的,只要不再受罪,能或者初期,这钱谁敢不花?
  “老王!”
  楚牧峰将一部分钱收起来后,直接来到外面喊人。
  “科长!什么事儿?”听到招呼的王格志快步走了过来。
  “喊上东厂、老宋、老黄他们几个,咱们今晚去吃涮羊肉,我请客!”楚牧峰知道这些队长这段时间都绷着一根弦,现在既然案子已经彻底办妥了,自然是要好好放松放松。
  “好嘞!”
  听到楚牧峰要请客吃涮羊肉后,那帮队长自然是满口欢笑,他们不在乎吃什么,在乎的是和谁一起吃。
  有能和楚牧峰拉近距离,搞好关系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东来顺饭馆。
  作为北平城中首屈一指的涮羊肉馆,天气只要一冷下来,东来顺的生意那是相当火爆,虽然价格不菲,但来这里涮羊肉的食客依然是络绎不绝。
  这里的羊肉片切得可谓是一绝。
  薄如纸、匀如晶、齐如线、美如花,丢进那用炭火烧滚的铜锅海米口蘑汤中一涮即熟,吃起来又香又嫩,不膻不腻。
  羊肉馆的一间包厢中。
  刑侦处一科的正负队长们是系数在场,他们此刻正围着一张八仙桌,在热气腾腾的雾气中,举杯向楚牧峰敬酒。
  “你们都别急,咱们今晚有的是时间,慢慢吃,慢慢喝。”
  楚牧峰一口干掉杯中酒后,招呼着大家伙都坐下,然后指着眼前的羊肉片,笑吟吟地说道:“你们知道东来顺的羊肉是用的哪里的?”
  “难道不是北平城的吗?”苏天佑眨了眨眼道。
  “当然不是,苏队长,东来顺的羊肉用的是内蒙古草原的,而且全都是经过阉割的优质小尾绵羊,这里的羊肉片,只选取这种羊的上脑、大三岔、小三岔、磨档和黄瓜条五个部位,科长,我说的对吧。”宋大宝笑道。
  “嗯,看来你也是个老饕啊。”楚牧峰举起筷子指了指笑道。
  “还真是挺讲究!”苏天佑也跟着点点头。
  “当然,在有经验师傅手中切出的肉片更是以薄、匀、齐、美著称,半公斤羊肉可切出百八十片肉片,片片对折,纹理清晰,大小重量一致。”
  “啧啧,这刀工厉害了,能去咱们审讯室当个刀手了。”黄硕跟着笑道。
  “说到这里,咱就要说说东来顺的老掌柜丁德山了,这个人做事是很讲究,而且头脑也特别活泛。你们听没听说过吉祥戏院、丹桂茶园和中华舞台这三个戏院?”宋大宝竖起三个手指头道。
  “当然听说过!”
  作为北平城土生土长的老资格,黄大风放下酒杯道:“这三个戏院当时就都开在东安市场那边,也因为这三家戏院,在前些年,东安市场才变得十分繁华热闹,东西两座内城的达官贵族都会过来光顾。”
  “对头!”
  宋大宝点头说道:“老黄说的没错,曾经有个传言来形容,那就是‘戏场三面敞园庭,豪竹误用丝一曲听;欲识黄金挥洒客,但看上座几雏伶。’那时候这里很繁华热闹,而丁德山就看准了这个形势,凭着口碑和人气,将涮羊肉买卖一步步做强做大。”
  “这里不仅羊肉地道,佐料也是很有讲究的,像咱们现在吃的酱料,有芝麻酱、酱豆腐、腌韭菜花、卤虾油等多种选择,汇聚香、咸、辣、卤、糟、鲜等多种口味,要是说再加上东来顺自制的白皮糖蒜和芝麻烧饼,吃起来那是醇香味美,百吃不腻!”
  “科长,我没说错吧!”宋大宝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投向了楚牧峰。
  “不错不错,就冲你这番讲解,来,老宋,我敬你一杯!”楚牧峰举起杯子笑道。
  “谢谢科长,我干了,您随意!”宋大宝赶紧拿起酒盅应道。
  当然,除了必点的涮羊肉外,桌上还有很多招牌炒菜,像是干爆羊肉、芫爆里脊、烤羊腿、白汤杂碎、手抓羊肉和炸羊尾等一干硬菜。
  千万不要觉得多,也不瞧瞧这里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一个个都是精猛汉子,吃起东西来胃口好的很。
  “老苏,怎么样,感觉如何?”在矿筹交错之中,楚牧峰冲着苏天佑问道。
  “挺好的!”
  苏天佑也是颇多感慨地说道:“科长,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跟大伙像这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但现在跟弟兄们这么吃喝,感觉倍儿爽。”
  “嗯,摆个架子,高高在上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楚牧峰对苏天佑是很欣赏的,这个世家子弟身上没有那种傲气,做事情也是很靠谱,也能和王格志他们相处得来,所以说他才会想要多说两句。
  不然换做一般眼高于顶的纨绔子弟,可别想得到楚牧峰的侧目关注。
  “其实对你的身份,大家伙都是能猜到些,当然你也不用说,真的,你要是现在说就没意思了,我想说的是,做人就得接地气,你不接地气是难成大器。”
  “是,科长,我明白您说的意思。”
  苏天佑举起面前酒杯,冲着身边的众人沉声说道:“各位,当初我没有跟大伙直言自己的身份,是因为我不想要因为身份给咱们的相处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困扰。事实证明,咱们之间处的是真感情,和那些所谓的身份是没有任何关系。在咱们一科做事,我也做的很痛快舒服。”
  “能认识科长这样的上司,是我的福气,能认识你们这群兄弟,是我的运气。行了,那些煽情的话就不多说了,来,一切都在酒里,这杯酒我干了!”
  “干!”
  大家伙纷纷举杯干掉。
  “好了,下面有件事我要对你们宣布。”楚牧峰这话说完之后,屋内顿时安静下来,只听得汤锅里咕嘟咕嘟的声响。
  “老王,天佑你们的任命已经下来!也就是说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咱们一科的副科长了!”
  楚牧峰的话音刚落地,王格志和苏天佑脸上就浮现出一抹高兴神情,而其余人也没有妒忌的意思,全都起哄般地叫嚷起来。
  “老王,你今晚可得多喝点。”
  “老苏,你也别想逃掉,还不赶紧敬一科长一杯!”
  “两个副科长,又是两顿酒可以喝喽!”
  这是天大的好事。
  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都清楚王格志和苏天佑要是说上位的话,对他们来说都是有好处。
  况且这个提拔楚牧峰之前已经提前定过调子,因此每个人都是心里有数,现在的起哄闹腾,纯粹就是发自内心的,是真想为两人的升官庆祝。
  王格志自然是立即举起酒杯,站起来来冲着楚牧峰深深鞠躬,充满感激地说道:“科长,谢谢您!要不是有您提拔的话,我王格志恐怕一辈子都别想当上这个副科长。放在以前,别说是副科长,就算是副队长我都没有想过。是您带给我希望,带着我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我这个人嘴笨,好多道理都明白,但就是不会说,但此刻我想要说的是,科长今后您就是我的方向,您指哪儿我打到哪儿,绝无二话。这杯酒,我敬您!”
  “咕咚!”
  说完,王格志仰起脖子是一饮而尽。
  “老王,一切都在酒中。”楚牧峰微笑着陪了一杯酒。
  “现在轮到我了!”
  苏天佑自然也跟着起身,举起酒杯的他,脸上浮现出一种感慨万千的表情来。
  “科长,老王刚才说他不会说话,但我感觉他说的挺好的。他将我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他的话也是我的意思。我苏天佑今后绝对会唯您马首是瞻!这杯酒,我干了!”
  “干!”
  楚牧峰当然不是那种喜欢拿大的人,能坐在这里的都是自家弟兄,根本不需要有任何见外。
  等到这两位都分别敬完酒后,下面就轮到宋大宝他们开始敬酒。
  好歹是副科长!
  怎么都得好好庆祝下。
  看到这样热闹欢腾的画面,楚牧峰是满心高兴,一边看着,一边吃着,乐在其中。
  一科的上下级关系就是这么融洽,像是这样的情况在别的科室很少出现。
  那些科长都会将自己定位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别说是如此吃饭喝酒,哪怕是平常见面说两句话,都得扬起着头,板着脸,好像不这样就不足以显示出来他们的牛逼哄哄。
  “老华,咱们侦缉五队吧,你说要是你成了队长,谁最合适接替你的位置呢?”苏天佑喝得有点多,脸蛋发红滚烫着问道。
  “我当队长?”
  华容喝的也有点多,和苏天佑勾肩搭背的聊着,这要是放在平常,他们两人虽然说关系也很亲近,但却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动作来。
  “对啊,怎么?觉得不可能吗?你看我现在都是副科长了,那这个队长就非你莫属啊。你要是也上位的话,屁股下面的副队长总是要交出来的,说说吧,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我看看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
  “要我说的话。”
  华容略作迟疑,然后很痛快地说道:“我觉得黄九陵那小子不错,为人够机灵,办事却又很谨慎周全,再加上他又有着黄鼠狼这个亲戚在,担任副队长对咱们侦缉五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看呢?”
  “正合我意!”
  苏天佑哈哈大笑,扭头冲着楚牧峰说道:“科长,您说我们说的对吗?黄九陵那小子是不是也入了您的法眼?”
  “黄九陵吗?”
  楚牧峰吃了一筷子热腾腾的羊肉片后,点头说道:“九陵的确不错,那小子是够机敏,不过这事你们自己拿主意就成,有值得培养的人你们就好好栽培,将来都会是有用的人才。”
  “是!”
  这便相当于是放权。
  楚牧峰从来都没想过要将每个人都抓在手心,他只要能掌握住眼前这群人就成,至于说到下面的人,就要靠眼前这几个人去掌握。
  这样才是最完美的权力金字塔,一味地将权力全部抓在自己手里,其实并不利于拉拢人心和干事情。
  这个季节来吃吃涮羊肉的当然不止只有楚牧峰等人,饭店里是满满都是食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其中一个包厢中,坐着的是江怡和白吟霜。
  江怡有在西华医院上班的同学韩嫣,也有在贫民窟学堂教学的闺蜜死党白吟霜,而她闲着没事的话,就会约她们两个出来散散心,吃吃饭。
  “韩嫣就快到了,咱们可以开吃了吧。”面对着一桌子菜,江怡有些食欲大开地说道,反正都是自己人,不必见外。
  “那就等等一起吧!”白吟霜看了看门外说道。
  “行吧,听你的!”
  江怡放下筷子,陪着白吟霜闲聊,差不多五分钟后,韩嫣就进来,脱下身上的大衣后就开始道歉,说路上堵车。
  “堵什么车,迟到就是迟到,一会儿罚你多喝一杯!”江怡笑眯眯地说道。
  “又喝酒啊!”
  韩嫣皱起眉头,脸上露出一种记忆犹新的神情,略显尴尬地说道:“咱们能不能不喝酒了,我现在一听到你们说喝酒就头大。”
  江怡能喝就算了,谁想白吟霜别看娇滴滴的,那喝起酒来也是很猛的,韩嫣这样的小酒量和她们相比,压根就不够看的。
  “没关系,多喝几次就没事了,酒量就是练出来的嘛。”
  “是啊,少喝点,没关系啦。”
  “好吧好吧,那我只喝三杯,说好了就三杯啊。”
  “好好好,先喝三杯,来来,赶紧先吃羊肉!”
  正在几个女孩边吃边聊的时候,包厢外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没等到她们有所动作,房门便从外面猛地被推开了,紧接着走进来几道身影。
  当在看到为首的那人是谁后,白吟霜脸色顿时骤变。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认识吗?”韩嫣看到这种情形后,举在空中的筷子放下来漠然问道。
  “嘿嘿,不认识不要紧,认识下不就行了。再说你和我不认识,我和她却很熟悉,你说对吧,吟霜?”
  为首的是个相貌还算英俊,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进来后眼神便贪婪的从江怡和韩嫣身上划过,最后落在白吟霜身上。
  “小白,你们认识吗?”江怡扭头问道。
  “岂止是认识!”
  西装男人手指间夹着一根雪茄,吸了一口后笑容邪魅地说道:“吟霜,你难道不准备跟朋友介绍下我吗?要不给我介绍下你的朋友也行。”
  “周墙风,你不要太过分!”
  白吟霜尽管还坐在椅子上,但她的双手却是死死抓住桌角,粉面含霜地说道:“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出去?”
  被这样横眉冷对,周墙风咧嘴一笑,眼眸如同发情的野狼般般扫视过来。
  “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一面,怎么能说出去就说去。吟霜,别忘记,咱们两个人曾经可是有过一段感情,你总不能否认吧。”
  “啊?”
  江怡和韩嫣听到这个后都不由错愕,她们自问早就认识了白吟霜,对她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少,但却是第一次听说这事。
  难道眼前这位真的是白吟霜的前男友,两个人也曾经有过山盟海誓?可瞧着不像啊,这个叫做周墙风的人如此轻浮,而且年龄似乎也不小,怎么配得上知书达理的白吟霜呢?
  “小白,真的吗?”江怡诧异地说道。
  “有是有过,但我们早就分手了,实际上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长,不过就是短短一个月而已,在这个一个月也彻底认清了他的嘴脸是多么丑陋不堪,所以根本不想再见到他了。”
  显然是被戳到伤心事,白吟霜没有想多做解释的意思。
  “我知道了!”
  从白吟霜神情中就猜到一二的江怡,心里顿时有数。
  就算他们两个人以前真的是情侣又如何?现在白吟霜不想再见你,你就赶紧给我们消失。
  “先生,这里是我们的包厢,我们是不欢迎你的,所以请你现在就离开,从我们眼前消失。”江怡冷冷地说道。
  “消失?哈哈,你让我消失?”
  听到这番话的周墙风,不由得发出一阵狂笑:“就你这样的小丫头,居然敢跟我周墙风说这种话,口气挺大啊!”
  “嗯,不错不错,哥就喜欢有性格有脾气的女孩子,这样吧,要不你和吟霜都从了我吧,我保证让你们过上少奶奶的安逸日子如何?”
  “你简直太无耻了!”
  江怡顿时涨红了脸,没想到居然碰到这么一个无耻之极的无赖。真的不知道白吟霜当年怎么会和他有过交往。
  “我是西华医院的医生,说这个不是想要威胁你们什么,只想告诉你们,这里是我们的私人聚会场所,你们要是说继续在这里纠缠不休的话,我会报警的。”
  “你们说要是警员来了,是会帮你们这些混混呢,还是会站在我这个主治医生这一边?”韩嫣扫了对方一眼冷漠地说道。
  “呦呵,有点意思!”
  周墙风眼神变得炙热起来,看向韩嫣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贪婪的味道。
  “吟霜,你现在交的朋友素质都挺高的嘛。行啊,她们是你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大家伙都是朋友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好说了。”
  “什么事?”江怡挑眉问道。
  “还钱!”
  周墙风这话刚说出口来,白吟霜便气得胸口起伏不定,急声说道:“谁欠你的钱了?周墙风,你要是再敢在这里无理取闹,胡说八道,我真的会报警!”
  “谁欠我钱?”
  周墙风嘿嘿一笑,眼神陡然狠辣的说道:“你说谁欠我的钱?当然是你们家欠我的钱。”
  “别忘了你那个该死的哥哥,当初要不是我垫付的医药费,他早就死了?虽然说他最后还是见了阎王爷,但那是他命不好,难道他死了就不用还钱吗?”
  “你这个混蛋,还有脸提我哥哥!”
  听到“哥哥”这个字眼的白吟霜,一直很竭力控制的心情轰然间爆发出来,瞪大的双眸中带着一股不加掩饰的怨恨和毒辣。
  “当年的真相我是清楚的,你敢说那笔钱是你的钱吗?你怎么能这么昧着良心说话?周墙风,你这样做,对得起那些死掉的同伴吗?你就不怕晚上睡觉他们会过来找你吗?就不怕死后下阴曹地府吗?周墙风,做人不能这么肆无忌惮没有底线。”
  江怡和韩嫣已经是开始感觉不对劲,她们两个是清楚白吟霜有个哥哥的,不过这个哥哥好像早就因病去世。
  可现在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貌似这事还是有内情,能让一向很冷静自谦的白吟霜都变成这样,想必她哥哥去世的事对她影响甚大。
  “嘿嘿!”
  周墙风神色十分淡然,丝毫没有惊慌害怕的意思,摇头晃脑地说道:“我有什么不敢面对他的,不就是个死人吗?有什么可怕的,说什么阴曹地府,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死后是要上西方极乐世界的,知道不!”
  “你!无耻!”
  面对一个死活不讲道理的人,那就算讲再多的道理都是白搭的。
  能做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比他还强硬,直接将对方的嚣张气焰打压住,要么就忍气吞声,默默忍受这样的挑衅。
  “吟霜,我可是听说你现在在贫民窟的学堂里面教书,你瞧瞧你多没劲,去和那么一群穷孩子玩有什么前途,还不如跟了我呢。你还不知道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吧?告诉你吧,我现在是给法国人当差,替他们办事,是个买办!”
  “那,既然今天碰到了,正好可以算算旧账。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还钱,要么跟我走。”
  “很好选择是吧?你跟我走,能吃香的喝辣的,不用还钱不说我还得把自己的钱给你,多简单的选择题,我要是你的话,肯定会选择第二条。吟霜,你说呢?”
  周墙风抽着雪茄,眉宇间荡漾出来一种狂妄自傲的神情,就好像他说出来的话就是真理,他在做的事就是要将白吟霜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吟霜,别怕!”
  江怡伸出手来攥住白吟霜的手,眼神坚定沉稳的说道:“有我和韩嫣在,不会让他伤害到你的,不就是还钱吗?咱们还就是!”
  “不能还!”白吟霜果断摇头,一脸恨意地说道。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