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13、我会怜香惜玉,也会辣手摧花!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313
  说到这里,柳生沧泉的满脸怒色,身上爆涌出一股浓浓的怨气:“当我过来之后,我的女朋友就被柳生苍神给霸占了,当晚她就不堪凌辱自杀了!所以我恨柳生苍神,恨不得他去死!”
  “虽然家族对我有所照顾,安排了山本四十八过来营救。可最后呢?他们失败了,倘若失败之后,山本四十八他们全都被杀死的话,我也就认了,但你是清楚的,山本四十八竟然被交换走了。”
  “你说他们都能将山本四十八交换走,为什么却不能将我也交换出去呢?为什么!这就是我最愤怒的地方!”
  此刻的柳生沧泉状若癫狂,眼中翻滚着浓烈的恨意。
  “柳生苍神这个该死的家伙宁愿扶植起来织田武平也不愿意给我机会,柳生家族宁可牺牲掉我也要换回山本四十八,你说这样的弟弟,这样的家族对我还有什么亲情可言。”
  “要是说能够对他们打击报复,拿着他们养着的一条狗,为我换取点好处,这种事我为什么不能做?我也丝毫不会感到愧疚?”
  “楚牧峰,你不用怀疑我的初衷,我就是这么想的,也希望你能按照我说的建议去做,保证你能将蛛组顷刻间瓦解。”
  原来柳生沧泉和家族之间还有这样的恩怨。
  当然前提是他说的是真的,不是欺骗他的谎言。
  这样的事,想要验证起来也很方便,楚牧峰只要去找夏目樱春说说就能清楚。
  “证据!我要这件事的证据!你既然敢说出来,我相信你是肯定搜集过证据,对吧?否则空口无凭,她凭什么信我?”楚牧峰一针见血的问道。
  “那是肯定的。”
  深吸一口气,柳生沧泉脸上那股怒意已经消退不少,他缓缓说道:“柳生苍神就是一个视色如命的男人,织田武平那时候就是替他去物色美色。”
  “当初发生那事的时候,夏目樱春当时并没有在家,所以她并不清楚是谁把她的妹妹抢走后虐待死的,也不知道是谁杀死她的父母。”
  “我能知道这个情况,也是机缘巧合,里面的原因我就不说了,你只要拿着证据给夏目樱春看,她就会清楚这事的真假。”
  “所有证据我全都放在一个秘密地方,地址是这里……”
  “你早知道这事,为什么没有提前和夏目樱春联系?你要是和她联系上的话,那不就是相当于在织田武平的身边安插了一根钉子吗?”楚牧峰将地址记住后肃声问道。
  “我不能和她联系!”
  柳生沧泉摇摇头说道:“就我对夏目樱春的了解,我敢说,只要把这事说给她知道,她绝对会想方设法的将织田武平杀死。我想要的是找机会控制住织田武平,拿着他用来对付柳生苍神,可不想他被人轻易杀死。”
  “明白了!”
  楚牧峰恍然大悟,这话说的在理。
  真的要是说出真相,夏目樱春杀死织田武平,这对柳生沧泉有好处吗?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去做?
  “行了,你这个秘密我很满意,等会通知你换地方,如果你想通了,说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你会在我们华夏过得很舒服。”
  楚牧峰说出去的话自然会兑现,再说柳生沧泉提供的这个情报真的非常重要,换取这个待遇绝对值得。
  “柳生苍神,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那么好过的。你能将山本四十八就出去,都不救我,只要我这次不死,一定会和你好好算算。”
  柳生沧泉心底无比怨毒地吼叫着。
  审讯室外。
  楚牧峰出来后就安排黄九陵火速前去柳生沧泉说的那个地方,拿到东西后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中间不得有任何延误。
  黄九陵自然是当做头等大事去办。
  “也不知道梁栋才那边审讯的怎么样?”
  楚牧峰就站在所有审讯室的外面,他还没有收到任何一个人的汇报,那么也就是说现在的刑讯还在进行中。
  蛛组的这群间谍还都是硬骨头,到这会儿都没有谁招供。
  行啊,既然你们不开口,那我就陪你们慢慢玩。
  ……
  关押着大桥麻衣的审讯室中。
  梁栋才大步走了进来,扫视过被捆绑着的大桥麻衣后,咧嘴一笑道:“啧啧,你说说你说说,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被这样对待呢,简直太残忍了!”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你要是真觉得心疼,就赶紧放了我!”大桥麻衣面对着说风凉话的梁栋才冷声喝道。
  “行啊,放了你简单,只要你配合我就行啊。”
  梁栋才指着自己的鼻子很臭屁的说道:“我这么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是最见不得女人这样受苦。你放心,只要你肯配合我,我保证你会获得自由。”
  “那我要是不配合呢?”大桥麻衣不屑的冷哼两声。
  “不配合吗?”
  梁栋才的音调突然拔高,仿若尖锐刺耳的火车鸣笛声,看向大桥麻衣的眼神如同看着一只野猫。
  “其实我刚才的话只是说了前半句,我是怜香惜玉的人,但我的话还有后半句的,必要的时候我也会辣手摧花。”
  “所以你要是不配合的话,下场会让你痛不欲生。当然,你也不要觉得我会一刀捅死你,那样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你这张脸挺漂亮的,但是我觉得残缺才是美,觉得我要是给你好好整整,你看怎么样?”
  “你敢!”
  听了梁栋才这么说,大桥麻衣脸色急变。
  毁容吗?她是非常珍惜自己的脸蛋,要是被毁容了,带着一张丑陋不堪的脸活着,她宁愿去死!
  “不敢?有什么不敢的?我在进来这间审讯室之前,接到的命令很简单,只要不把你整死,所有的刑罚都任凭我用。”
  “只是毁容你就受不了吗?这要是说再加上其余的,我想你肯定会疯掉的,对不对?不过别着急,我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慢工出细活,要是你觉得毁容还不够惨烈的话,我会给你纹身的。”
  “你知道纹身吧?就是那种在人体上绘画,不过这可不是简单的绘画,是会陪伴你一辈子的特殊绘画!”梁栋才嬉皮笑脸的说道。
  此情此景之下,越是这样嬉皮笑脸,越是会让人感觉到惊恐不安。
  他的笑容就像是恶魔的呼唤,让大桥麻衣心生惊惧。
  这到底是给我安排了一个什么人来审讯,你说要是按照常规流程的话,应该是直接用刑。
  就算是用刑的话,肉体的痛苦我也是能接受的,但这个家伙简直太阴险了,上来又是毁容又是绘画,一下就将我的心理防线给撕裂开来。
  对一个女人说毁容,这不是要她命吗?
  “你是谁?”大桥麻衣强忍着心中的惊慌,假装镇定从容地问道。
  “我吗?就是来审讯你的人啊!”
  梁栋才挺直腰板,又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你说吧,咱们是按照套路来还是说按照我的想法来,随你挑!”
  “不管你怎么样,我没什么好说的。”
  大桥麻衣一脸愤然地说道:“我是纳善画廊的经理叶眉,我的工作就是帮助画廊画家柳城柳老板卖画。”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也不清楚你为什么上前来就是对我一阵恐吓威胁,我做错什么事了吗?”
  “我要是犯法了你可以给我说出来,我要是没犯法的话,那么犯法的就是你们,你们无缘无故的抓人,真当没有王法,没人能管你们吗?”
  “还有你刚才对我的恐吓威胁,我全都记住了。你要是不想要让我告你的话,你就趁早给我松绑,赶紧送我离开。要是不然的话,就算你穿着一身警服,我也能给你扒下来,你信吗?”
  “哈哈,原来你喜欢的是这样的套路,耍赖不承认!”
  听到对方这番话后的梁栋才,咧嘴一笑,像是早就将这一切预料到似的,随意拿起旁边一柄锋利的手术刀,在手上挥舞着,刀锋有意无意的就在叶眉脸上晃来晃去。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在大桥麻衣这话刚问出口的刹那,梁栋才忽然手腕一抖,那柄手术刀直接落下来,刀锋锋利无比,噗的一声便刺进大腿中。
  一道鲜血激射而出。
  随即而来的是大桥麻衣凄厉的惨叫,她整张脸都开始扭曲,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怨恨:“该死的混蛋!”
  “哦,不好意思,刚才手滑了!”
  梁栋才说着就握住了刀柄,在大桥麻衣的惊惧眼神中,微笑着拔起手术刀。
  “这次不会了!”
  鲜血就这样激射出来。
  大桥麻衣花容失色。
  作为一个间谍,她是见过鲜血的,对鲜血也是很习以为常。
  但这样的淡然有着一个前提,那就是见到的都是别人的鲜血,自己又不疼痛。
  如今轮到自己被摧残,大桥麻衣当然会惊慌失措。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大桥麻衣凄厉说道,看向梁栋才时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这样的男人放在以前,自己分分钟钟都能杀死。
  但现在沦为阶下囚,只能是被人家随意羞辱虐待。
  “你的姓名。”梁栋才不紧不慢的问道。
  “叶……”
  “噗!”
  叶眉的眉都没有说出口来,下一秒那把手术刀又落了下去。
  要命的是,扎中的部位还和上次那里。瞬息间就将伤口扩大,热腾腾的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