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312、我就是要报复!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审讯室外。
  织田武平是蛛组的组长又怎么样?他始终是血肉之躯,又不是钢铁铸造,就算是铁打的汉子,黄硕都要把他给变软了。
  先前蛇组的加藤小野,蝎组的柳生沧泉就是最好的例子。
  都是五毒组的组长,织田武平又岂能例外?无非就是能忍多久而已。
  再说楚牧峰刚才的那番话可不是白说的,已经在悄无声息中在织田武平心中扎下一根刺。
  只要这根刺在,就会让他如鲠在喉,迟早会击夸他的心理防线。
  你不说没关系,那个“背叛”的眼线会说。
  你坚持根本没有意义,何必白白忍受折磨,坚持到底呢?
  “情况如何?”曹云山站在门外面,看到楚牧峰出来后问道。
  “暂时没戏。”
  楚牧峰接过曹云山递过来的香烟,自己掏出火柴给曹云山先点着后,摇了摇头说道:“黄硕在里面刚开始审问,就算是会有结果也得有几个回合。师兄,您放心,咱们一定能啃下蛛组这块骨头的。还有,已经确认,里面那个家伙叫做织田武平,他就是蛛组组长。”
  “很好!”听到这话的曹云山一颗心就落下来。
  只要能确定这个,其余都好说,别辛辛苦苦忙碌了半天,最后蛛组的组长没能抓住,抓到的全都是些小鱼小虾。
  “现在就等着问出来蛛组其余人的下落,我从织田武平的口中能察觉到,除了咱们抓捕的这些外,蛛组在外面应该还有落网之鱼。”
  “不过我也早就安排人在抓捕的这些地方之外守着,只要是发现有谁鬼鬼祟祟靠近这些地方,一律无条件的逮捕再说,宁可错抓,不可放过!”楚牧峰做事还是很谨慎和周全。
  “嗯,你做的很对。”
  曹云山对这些小细节都是无所谓,因为他知道有楚牧峰在,再小的细节都不会错过。
  “刚刚我打过电话给厅长,他那边同意让梁栋才参加审讯,这样,你现在就去接他吧,算算时间,他应该快到胡同外面了,我已经给王前恭打好招呼,直接带进来就行。”
  “好,我这就去!”楚牧峰点头应道。
  这说明什么?
  说明阎泽并不是迂腐守成之人,也知道审时度势的变通。
  现在敬梁千里一尺,将来才有可能得到人家的侧目,要是说非得顾忌这个,担心那个,将梁千里这条路给堵死,那阎泽的格局也未免太狭窄了。
  红枫洞外面。
  梁栋才此刻就站在胡同口,他能感受到这条胡同有点不对劲,别看表面看上去很平静,但他总感觉有很多双眼睛盯视着自己,那种被暗暗监控的感觉仿佛如芒在背。
  这里是哪儿?
  梁栋才对这个问题根本不清楚。
  这事也就是楚牧峰后来是那样说的,要是没有他的说法,梁栋才是绝对别想知道红枫洞的存在。
  让他知道这里,也是阎泽回递给梁千里的橄榄枝。
  再有就是梁栋才心里有怨气吗?有是肯定有的。
  你们北平警备厅顾虑王为民的影响力,不敢对忠义社动手,是我带兵围剿的那里,也是我当着王为民的面,将董山抓来。
  现在你们开始审讯,我却被当做路人甲丢在旁边,这不就是典型的卸磨杀驴,纯粹利用吗?
  或许到时候你们会分点功劳给我,但那是我想要的吗?
  我想要的是厚重一笔,而非一笔带过,所以他也是颇为恼怒。
  但这样的恼怒,在今晚接到电话让他来这里时,就彻底彻底散去了。
  敢情阎泽还没有忘记我,还知道给我老子几分面子。
  那就别生气了!
  “梁栋才!”
  就在他心里瞎琢磨时,胡同里面走过来一道身影,看到他后笑着招呼道。
  “楚兄!”
  梁栋才看到是楚牧峰后就微笑着走上前来,而也是这时候,他心里忽然间亮堂起来,之前的疑惑不解顷刻间恍然大悟。
  原来是楚牧峰。
  我就说阎泽之前是把我晾晒到一边,现在却同意我过来审讯,这思想怎么会转变的这么快。
  敢情都是因为楚牧峰,尽管我不清楚其中的真实原因,但这事绝对是和楚牧峰有关系,这是毋容置疑。
  知道这点对梁栋才很重要。
  这说明我梁栋才的双眼没瞎,我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说明楚牧峰就像是韩嫣说的那样,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走吧,跟我进去吧!”楚牧峰淡然一笑。
  “楚兄,我真方便参加到审讯中去吗?”梁栋才和楚牧峰并肩走向胡同深处,他双眼下意识的扫视向两旁低声问道。
  “当然!”
  楚牧峰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为什么不能?你要是不能的话,我还会出来接你吗?你要是不能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来到这里。”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我们北平警备厅的绝密关押地点,你知道就行,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半点。”
  “放心,我嘴很严实。”
  梁栋才捂了捂嘴巴,然后忽然嬉皮笑脸地说道:“楚兄,我能参加审讯应该是你帮忙说了话的吧?”
  “没有,这事是阎厅长决定的,我哪里有这种资格。”楚牧峰直接摇摇头,他可不想要揽过去这样的功劳。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梁栋才早就知道楚牧峰会这样说,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我懂的眼神。
  “楚兄,我这趟来北平城,最大的收获不是抓住蛛组,而是你,认识你是我最大的收获,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觉得咱们可以烧黄纸,斩鸡头,结拜兄弟了!”
  “怎么样,我这个建议你看如何?”
  “我后悔了!”
  楚牧峰前进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下便又继续向前。
  “后悔什么?”
  “后悔建议让你参加审讯。”
  “哈哈,我就知道是你帮我的。楚兄,啥也别说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梁某人的好兄弟!”
  ……
  王前恭是亲眼目视着楚牧峰和梁栋才走进审讯室,他心情颇为复杂。
  作为阎泽的心腹,他自然是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隐情。
  甚至不夸张的说,坐在这个位置上,只要他想,知道的秘密会比外面的多出去很多。
  这里面就包括梁千里是谁。
  他是清楚梁千里的身份,却没想到梁栋才这个独生子看上去和楚牧峰的关系这么好。
  不是说梁千里有心想要招揽阎泽,而阎泽却是唐千秋的人,所以对此没有任何表态吗?
  但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难道说这个楚牧峰真的这么独特,独特到能让阎泽对他另眼看待?
  这事还真不好说。
  “曹处长!”
  梁栋才见到曹云山后微笑着打招呼,不管怎么说,他现在都是在人家手下做事,最起码的礼节是要说得过去。
  “梁栋才,你知道这次过来的任务吧?”曹云山点头后问道。
  “知道!”
  梁栋才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装傻充愣,立即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的任务就是参加审讯,曹处长,实际上我在金陵警备厅的时候,也是负责过审讯工作,对审讯我有是颇有心得,要不然您看就将那两个女间谍交给我?”
  “你有信心?”曹云山扬起眉头问道。
  “嗯,男的我还不敢打包票,女的话,我还是很有把握。”梁栋才颇为自负地说道。
  “这样的话!”
  曹云山略作迟疑,看了一眼楚牧峰后,点头应道:“行,两个女间谍,叶眉和颜如画都由你负责审讯。”
  “谢谢处长,保证完成任务。”梁栋才大声说道。
  这个分派就这么定下。
  梁栋才也没有说浪费时间的意思,根据楚牧峰的提示,立即走进关押着叶眉的审讯室,看着他的背影从眼前消失,曹云山微微挑眉。
  “我怎么感觉他说的好像挺自信的,你说他能拿到叶眉的口供吗?”
  “师兄,梁栋才既然敢这样说,就肯定是有他的办法,咱们要的是结果,至于说到过程之类的,就不要太过去计较了,您说呢?”楚牧峰琢磨还是先打个预防针比较好。
  “嗯!”曹云山不再纠结这事。
  “我再去找柳生沧海聊聊!”楚牧峰说道。
  “找柳生沧海?”
  曹云山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点了点头:“你去吧!”
  每间审讯室都在进行着审讯。
  负责审讯的一科人员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他们以前别说是见过,就算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这里。
  即便现在能进来,也都是被蒙着双眼,没有谁知道这里具体是哪儿,他们要做的就是审讯,除了这个外,任何想要打听这里的行为都是被禁止,谁敢这样做就会被认为别有企图,要接受严格调查。
  有的审讯室是言语攻势,攻心为上。
  有的审讯室则酷刑相对,摧残身体。
  对他们来说,只要是不将人给整死,随便怎么着都成。
  楚牧峰是没有给任何限制,他要的就是结果,只要这群间谍能够坦白招供,那就可以了。
  所以红枫洞这个平常十分安静的秘密关押点,随着蛛组的间谍被抓进来后,立即热闹起来。
  “今天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透过门缝,隐隐听到外面走廊传来的凄厉惨叫,柳生沧泉忍不住皱起眉头,心里暗暗嘀咕。
  但他却知道,声音越凄惨,就越可以证明被抓来的人很有可能跟他一样,都是间谍身份。
  难道说?
  他的心中忽然间冒出一个非常奇怪的念头来。
  “不,这不可能……”
  念头刚冒出来,柳生沧泉就使劲摇晃着脑袋:“不,不可能是真的,怎么可能会这样,绝对不会发生,他楚牧峰就算是再厉害,难道说还能将蛛组给抓获吗?”
  此时此刻,柳生沧泉下意识回避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蝎组也是被楚牧峰一锅端的,你的蝎组都能够被拿下,为什么说蛛组就能例外?
  只要有了线索,有人有枪,有勇有谋,何愁灭不掉一个间谍小组!
  咣当。
  就在他的胡思乱想中,门被打开了,楚牧峰稳步走了进来。
  看到他的瞬间,柳生沧泉就忍不住站了起来,充满疑惑地问道:“楚牧峰,你们抓了什么人来了?”
  “你说呢?”楚牧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地说道。
  “我不知道!”柳生沧泉摇摇头。
  “你应该能猜到。”
  “你是说……”
  “没错,就是蛛组成员!”
  楚牧峰目光直视柳生沧泉那张略显彷徨的面容,淡淡说道。
  当这话说出来的瞬间,柳生沧泉脸色一白,最担心的事真变成了现实,真是蛛组被楚牧峰端掉了。
  “你……你不是在骗我吧?”柳生沧泉还是有些质疑。
  “呵呵,有这个必要吗?”
  楚牧峰啪地就将几张照片扔在地上,漠然说道:“蛛组的组长叫做织田武平,是一家画廊老板,另外还有蛛组其余成员的照片,你自己看看吧!”
  柳生沧泉立即蹲下身来,迫不及待地将所有照片都拿在手中比对。
  没错,真是织田武平!
  他认识吗?
  他当然是认识的,之前说不认识只是想隐瞒消息罢了。
  他不但认识织田武平,还认识大桥布衣和夏目樱春,这都是隐藏在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原以为是能够掩饰过去,谁想现在已经没有再隐瞒的必要,因为楚牧峰将他们全都抓住了。
  “你果然认识他们!”
  楚牧峰双手后负,看着柳生沧泉的神情从不安质疑到惊恐慌乱,就知道他是认识织田武平,要是不认识的话,肯定不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柳生沧泉,我就说你身上隐藏着很多秘密,你以前不说,是认为自己能够扛过去。但现在再不说的话,我是不会继续容忍。”
  “我给你说过的,我只要见到你,你就必须给我说出来两个我感兴趣的秘密来,你不说就大刑伺候,这么多天没有受过刑,你是不是皮痒了?”
  “我……”
  柳生沧泉想到那些刑罚就不寒而栗。
  他要是说能够扛过去的话,当初又怎么会屈辱地选择臣服投降。
  “你想知道什么?”柳生沧泉脸色有些惨白,语气充满绝望。
  “他们所有人的名字。”
  “组长叫织田武平,这个叫做黑岛川雄,那个叫做大桥麻衣,他们两个人都是副组长。还有这个女人叫做夏目樱春,至于说到其余的人,我不太清楚。”
  柳生沧泉每说出一个名字,手里的照片就会对应着落到地上,好像是他的心,一下沉入谷底。
  “蛛组一共有多少人?”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分管的又不是蛛组,要不是因为我和织田武平相识的话,这些人的名字我也未必知道。”
  柳生沧泉直接摇了摇头,在这件事上他没有撒谎,实话实说。
  “你和织田武平是什么关系?”楚牧峰不置可否地问道。
  “织田武平是我们柳生沧泉家族的人,没有我们家族的话,他是不可能说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的,简单点说,我就是他的主人。”柳生沧泉一言道破关系。
  原来如此。
  按照自己之前知道的情况,五毒组的每个小组之间都是拥有着绝对的独立性,根本不可能有联系。
  但柳生沧泉却表现的比谁都清楚蛛组的事,这是为什么?原来是因为织田武平是柳生家族培养起来的属下,所以才会如此。
  柳生沧泉即便不是柳生家族的嫡系,也是柳生家族的人,自然而然就是织田武平的主人。
  当奴才的怎么敢随意挑衅主人的威严?
  “那样的话,织田武平的情况你都该清楚明白,给我仔细说说吧。”
  楚牧峰从兜中掏出一盒烟,看到柳生沧泉张了张嘴,直接拿出来一根丢过去。
  “柳生沧泉,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只要你配合,我就不会为难你,可你要是不配合的话,这里的刑罚还有不少你没试过呢。”
  从柳生沧泉这边,争取能将织田武平的底细给摸透彻,在后面的审讯中占据主动权,这就是楚牧峰过来的目的。
  “织田武平是一个很有心计,也很谨慎的人,而且眼光也很好,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说让他执掌蛛组。毕竟蛛组负责的是策反和破坏抗日活动。做这种事情的人,要是说容易意气用事的话,显然是没资格的……”
  “继续,将他的一切情况都说出来!”看到对方略有停顿,楚牧峰摆摆手道。
  “织田武平没有结婚,用他的说法就是先干事业,什么是他的事业?他的事业就是看着岛国能够征服整个华夏,建立一个大大的帝国,他要争取能将华夏所有重要的大人物全都策反……”
  “当然,只要是人都有弱点,织田武平的弱点就是十分推崇孝道,你要是说能拿着他的孝顺做文章的话,他应该会将蛛组的情况都说出来的。”
  “你这是逗我玩吗?”
  听到这个建议,楚牧峰脸色一沉:“难道我还能跑去岛国,将他父母抓过来不成?”
  “我就是说说,能不能做到是你们的事。”
  柳生沧泉小声嘟囔着,碰触到楚牧峰寒彻的眼眸后,赶紧收敛起来这种情绪接着说道:“对了,我还知道夏目樱春一个秘密,这个秘密绝对能帮助到你的审讯,但我有要求。你要是说答应我的要求,我就说出来这个秘密。”
  “什么要求?”楚牧峰闻言后问道。
  “我想要住的舒服点的房间,有床有被子,三餐有酒有肉,最好定期可以沐浴,要有你只要能答应我这个要求,我就说出那个秘密来。”柳生沧泉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迫切之色。
  这种要求很离谱吗?换在其他地方很正常,但是这里却不行!
  这是哪里?是关押重犯的秘密监狱,你当是旅馆吗?
  柳生沧泉也知道不太现实,但就是这种不现实成为他的渴望。
  他是真的不想再住在这里了。
  这里阴暗寒冷潮湿,地上铺着杂草堆,而且还都是湿漉漉的,躺在上面就和躺在水中没有什么两样!
  他从被关进来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整天都是在这种痛苦中挣扎!
  最夸张的是,这里的老鼠夜里还肆无忌惮地到处游蹿,看着看着,他就感觉自己活着连只老鼠都不如。
  他失眠了!
  失眠带来的后遗症就是天天头疼,一阵阵的疼痛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咀嚼般,感觉是生不如死!
  所以柳生沧泉真的不想要再这样活着!
  楚牧峰在听到这个要求后,淡淡一笑说道:“柳生沧泉,如果你能够如实吐露知道的所有情报的话,别说想吃好住好睡好,就算其他要求,我也可以满足你!”
  “不过你要先证明你说的秘密有价值才成,知道你说的情报分量足够,那我自然也会答应你。”
  说到这里,楚牧峰略作停顿:“今晚就能做到。”
  “好,我说,我知道的这个秘密是,夏目樱春的父母其实是被织田武平杀死,但这事夏目樱春却不知情。”
  “楚科长,你说你要是将这个消息告诉夏目樱春的话,蛛组对你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呢?”柳生沧泉缓缓说出来的话却让楚牧峰神色一动。
  这个秘密还真是挺惊人的!
  要是说给夏目樱春知道,她肯定会将蛛组的所有秘密说出来。
  除非她真的不想要替父母报仇,除非她是一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人。
  “柳生沧泉,你确定你这个消息是真的?”楚牧峰质疑道。
  “当然,我可以保证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柳生沧泉十分肯定说道。
  “你就是为了想获得优待才肯说的吗?”楚牧峰眯着眼睛说道,那你早干嘛去了,不是白白遭罪。
  “不是!”
  柳生沧泉没有掩饰自己想法的意思,很痛快地回答道:“我虽然也想要更好的待遇,但我更要报复!”
  “报复?”楚牧峰眉头一挑。
  “不错,就是报复。”
  柳生沧泉情绪似乎有些激动:“我当初会来北平城,担任蝎组的组长,你以为是我特别想要过来吗?不是那样的,我有着更好的选择,但依然被家族安排过来。确切的说,是被柳生家族中我的那位好弟弟安排过来。”
  “他的年龄比我小,但却是家族嫡系。拥有这样身份的他,注定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他那就因为喜欢上我的女朋友,所以说就将我一脚踢到这里来。”
  “我刚才说的织田武平是柳生家族的人,说的再准确点,那就是我弟弟柳生苍神的人,是他豢养着的一条狗。”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