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浮出水面的幕后推手!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抬了抬下巴,楚牧峰示意裴东厂开始记录口供后,跟着问道:“董婉儿搞野鬼叩门这一出闹剧的目的是什么?”
  “她是想要吓唬吓唬大夫人,因为大夫人胆子小,加上现在有了身孕,最好因为担惊受怕而流产。”
  “太太还说,她已经找人看过,最近就能怀上老爷的孩子,在这之前,不能让别人抢了先。”春凤一股脑将知道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这倒是和顾本昌得到的消息一样。
  点了点头,楚牧峰不再纠缠这事,话锋一转问道:“董婉儿在沈府和其余两房的关系怎么样?沈清风对她如何?”
  “太太和大夫人,二太太关系不算好,但老爷对太太还是很好的。”
  “她们平时会有往来吗?”
  “没有!”
  “董婉儿有什么亲人吗?”
  “没有!”
  “她结婚后还去唱过戏吗?”
  “没有!”
  “嫁给沈清风后,她和其他男人有过联系吗?”
  “没有!”
  砰!
  就在春凤刚刚说出这话后,楚牧峰猛地拍案而起,指着春凤的鼻子一字一句喝道:“春凤,你分明在撒谎!”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董婉儿一直和某个男人有联系,你难道还想帮她隐瞒不成?是不是要送你去炮儿局待几天?”
  “我……”
  春凤脸色骤然变暗,眼里充满不安和局促。
  审讯可是门技术活儿。
  拥有后世丰富经验的他,在审讯这个领域绝对是个老手加好手。
  对付春凤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丫头片子,根本不需要试探和铺垫,只要多问几个问题,就能抓住其答案的漏洞。
  这不,楚牧峰最开始抛出来的问题都很简单,春凤也不觉得有什么威胁,所以回答的都很快,神情也没有丝毫变化,表现的极为镇定坦然。
  但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春凤神情明显有些不太自然。
  根据楚牧峰的经验,通常犯人在回答问题时,眉毛和眼睛没有什么变化,说明对方的心情比较平静,说出来的话比较可信。
  但眉毛抬高,眼睛睁大就说明犯人的情绪是惊恐的,说明对方是心虚的,所以才会有所异动。
  眼前的春凤就属于是典型范例,和那种死皮赖脸,油盐不进的老炮儿根本不能比。
  “我……我没有撒谎!”
  春凤双手不断摇摆,双脚也开始紧张地并拢,说出来的话更是前言不搭后语。
  “太太自从嫁给老爷之后,就一直住在小院里,平常都没怎么出去过,又怎么可能和外面的男人有什么联系。”
  “那个陈三不是被你们抓了吗?还会发生野鬼叩门的怪事,说明和我们家太太没什么关系!”
  “对,就是这个理儿,你们不能栽赃陷害,坏了太太的清誉!”
  砰!
  “够了!”
  看到春凤居然还敢争辩,楚牧峰脸色唰的阴沉下来,将口供狠狠摔在桌上,眼神冷厉地看过来。
  “哼,给你机会不要是吧?你认为自己这样忠心耿耿有用吗?你以为不说我们就查不到那个男人吗?”
  “实话告诉你,陈三已经招供,他说董婉儿有个相好的,我问你不过是想要给你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罢了。”
  “你要是继续执迷不悟,还想袒护对方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官爷,我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春凤依然狡辩道,不过底气明显不足。
  楚牧峰神情恍如一潭深水般古井无波,缓缓说道:“行了,看来你这是要为主子两肋插刀喽!”
  “来来来,既然你要表忠心,那就先尝尝十指连心的滋味好了,尝过之后再慢慢问,东厂!”
  “是,队长!”
  随着一声招呼,裴东厂立即从旁边拿起根细长竹签。
  这根竹签的顶部被打磨得非常锋利,像匕首般闪烁着寒光,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上面隐隐透着暗红色的斑驳血迹,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来人,给我抓好她!”
  裴东厂招呼进来两个人,将春凤死死束缚在椅子上。
  看到裴东厂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动真格的,春凤顿时吓坏了。
  她一边挣扎,一边急声喊道:“放开我,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是要屈打成招,我要见顾本昌,你们让我见他,我有话要和他说!”
  “见顾本昌?”
  裴东厂手下微微一顿,扭头看向身后。
  楚牧峰眼神冷漠的瞥视过来,略带嘲讽地说道:“哼,春凤,你不会到现在还不死心,妄想顾本昌会来救你吧?”
  “告诉你,他现在就算是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资格!”
  “没错,现在这里他说了不算,我们楚队长说了才算!”裴东厂跟着附和道。
  春凤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我只要那个男人的名字,你说出来,我不为难你!否则的话,那就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这里的刑具硬!”楚牧峰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
  “队长,还跟她废什么话,我先给她插个秧!”
  说着,裴东厂已经一把抓起春凤的手指,将那竹签紧贴住指甲盖,随时都能插进去。
  感受到手指上隐隐传来的刺痛,春凤脸上闪过深深的绝望和无比的恐惧。
  董婉儿对自己是不错,但还没到要拿命来偿的地步!
  顾本昌也不可能来了,要是再不说,就要被上刑了!
  能扛得住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别插,我说我说!”春凤立即凄厉地大喊道!
  “说!”楚牧峰居高临下的俯瞰。
  “他叫梁衡山!”
  说完后,春凤看到楚牧峰的眼神不善,又赶紧补充说道:“他就是帮助沈老爷解决野鬼叩门的那个人!”
  “是那家伙!”裴东厂不免有些惊讶。
  哼,果然不出所料!
  根据前面种种线索,早有猜测的楚牧峰脸色显得十分平静。
  这样的话,很多事就应该能说得通,这个看似诡异的案子也就能迎刃而解。
  “梁衡山解决掉野鬼叩门,那么是不是说后来的野鬼叩门就是他捣的鬼?他又是怎么捣鬼的?这件事董婉儿知不知情?你又知道多少?”
  楚牧峰的问题一个紧接着一个,恍如炸弹般密集爆炸,炸得春凤没有丝毫喘息之机,只能被动得一一回答。
  “官爷,我不知道后来的野鬼叩门是不是梁衡山做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太太知不知情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夫人在以前唱戏的时候就和梁衡山相识,两人情投意合。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却嫁给了老爷,但两人之间没有断过联系。”
  “这次野鬼叩门的事儿,本来没有梁衡山没什么关系,不知道他是怎么冒出来,而且还敢那样光明正大的登门。”
  “那天看到他时我都傻了眼,不过太太告诫我不要乱说,所以我也没外传。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闹出火灾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春凤的眼中充满迷茫,她是真的懵了。
  “最后一个问题,沈清风知不知道梁衡山的存在?”楚牧峰冷声问道。
  “老爷不知道!”
  说到这个,春凤的语气是十分肯定。
  “以前在戏院的时候太太和梁衡山之间的交往就挺隐秘,后来嫁到沈府,每个月才约会一次,每次去的地方都不一样。”
  “老爷平常又那么忙,根本不可能知道。他要是知道的话,见到梁衡山,肯定是乱棍将他打出去,又怎么会拿钱答谢他呢。”
  楚牧峰又随意问了几个问题,确定春凤是真不知情后,就将她直接收押。
  董婉儿!
  梁衡山!
  野鬼叩门!
  门神年画纵火!
  楚牧峰就在审讯室中,将一条条线清楚联系起来,而整件事的幕后推手已经渐渐浮出水面。
  “如今就差一件事儿,野鬼叩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楚牧峰眉头微皱,琢磨半天都没有琢磨出来其中的道道。
  摇摇头,他起身回到办公室,然后拨通了一个久违的电话。
  “老师,我是牧峰。”等到那边接通后,楚牧峰恭恭敬敬地说道。
  “牧峰啊,你小子怎么想起突然给我打电话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有的话就赶紧问,我这边还等着去上课呢!”老师的声音爽朗中透露出一股开怀。
  知道老师不喜欢拐弯抹角,他就直截了当的说道:“老师,是这样的,我这边遇到一个案子,案子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
  “我已经调查的差不多,现在就差最后一步,有些搞不明白。老师,您见多识广,能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野鬼叩门?”
  老师听完叙述后,稍作沉吟便发出一道冷笑声。
  “这个布局者倒是够聪明的,看来也是有点见识的。不过这招其实就和变戏法一样,只要拆穿了,就是个小把戏罢了。”
  “看来我当初给你的那些古书,你是没有好好去读一读啊。当初我离开北平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说的,那些书里面虽然都是些偏科知识,但对你的破案肯定会有所帮助。”
  偏科古书?
  楚牧峰一下就想起来家里堆放的那一箱书籍,不由得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讪讪说道:“老师教诲的是,我这两天一定会抽空好好看看。”
  “嗯,有道是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呢!不过现在不必了,我先给你说说这个野鬼叩门的奥妙吧,其实是这样的……”
  ——————
  感谢书友guoming的万币打赏!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