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真有这么一件事儿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那成吧,春凤,你就跟着楚队长走一趟!放心,楚队长也是自己人,不会为难你,你只要问啥说啥就是了。”
  沈清风果然在董婉儿继续求情之前拍了板。
  区区一个丫环而已,自然不用太在意,有钱,还怕没人来干这个活吗?
  “那春凤,你可要好好说哦。”董婉儿特别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太太,我会的。”春凤点点头示意对方安心。
  “沈老板,那我就先行告辞了!走吧,春凤!”
  说罢,楚牧峰就春凤一道离开了小院,来到大门口,他挥挥手将裴东厂招呼过来。
  “带她回去,好好准备下,我要即刻提审陈三!”
  “是,队长!”
  听到楚牧峰冷峻的话语,春凤的脸色骤然一僵。
  北平警察厅,刑侦处一科审讯室。
  鼻青脸肿,伤痕累累的陈三正在被提审。
  这几天他可是遭足了罪,拖过来后,整个人跟散了骨架般软绵绵地瘫坐在椅子上,眼神涣散,精神萎靡,半死不活一样。
  此刻他肚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会被抓起来,当初说什么都不会答应董婉儿。
  自己也真是财迷心窍,愿意帮她去做那种破事儿,现在好了,载进来了!
  “陈三,将你知道的情况和所作所为,一字不漏地再说一遍!”裴东厂敲了敲桌子冷声喝道。
  楚牧峰则一言不发,沉着个脸,默默坐在旁边。
  “官爷,我已经说了很多遍,还要我说什么啊!求求你们行行好,放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陈三满脸乞求地说道。
  砰!
  裴东厂直接拍案而起,吓的陈三一阵哆嗦,眼里充满畏色。
  “废什么话,让你说就说,再不说,信不信我让你以后想说都没机会说!”
  “别别别,长官,我说我说!”
  已经彻底怂了的陈三赶紧如竹筒倒豆子般,将事儿原委一五一十交代起来。
  “官爷,我之所以和董婉儿认识,是因为我们都是一个村里面出来的。她运气好遇到贵人,被选进了戏班唱戏,我呢,没上过学堂,空有一身力气,就在粮店扛麻袋。”
  “自从她被沈家大老板看上后,我们基本上就断了联系。”
  “这次是董婉儿的丫环春凤找到的,说她有件事想让我帮忙,只要我做好的话,就会给我一笔钱,足够我买块地,娶个媳妇。”
  “我问了问,到底是什么事,她说很简单,就是装神弄鬼,每天深夜悄悄去沈府的大门口狠狠拍一阵就成。”
  “我琢磨的确不算什么事儿,所以就满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
  “等等!”
  说到这里,楚牧峰眉角微挑,扬手指着陈三问道:“你说是丫头春凤找的你?那董婉儿呢?她有没有和你见过面?”
  “没有没有!”
  陈三连连摆手道:“从头到尾都是春凤和我联系的,董婉儿没和我见过面,不过她倒是先给了我一笔钱,要不然我也不会傻乎乎答应做这事。”
  “这不,我才刚拍了几天门,就被官爷你们给抓来了。我也老老实实招供了,绝对不敢有半点隐瞒!”
  “官爷,你们可一定要相信我啊,除了这些,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啊!”
  “陈三,再给你个机会,你要是再不说老实话,可别怪老子不客气!”裴东厂面露几分狰狞道。
  “官爷,求求你别打了,我真的都说了,真的没骗你们啊!呜呜……”浑身都在颤抖的陈三,忍不住哭嚎道!
  这种事儿说白了不过就是场恶作剧而已,就因为实施对象的差异,就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后果!
  换做是寻常百姓来报案的话,警察根本都不愿意去搭理,也不可能把陈三整成这副德行。
  “说说董婉儿的事儿,将你知道的情况全都说出来。听清楚,不要有任何遗漏!你要是说的够多够详细,我可以放了你。”
  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不紧不慢地问道。
  “官爷,真的吗?说了真能放了我吗?”陈三抬起头,脸上充满了求生欲!
  “废话,我们队长说的话,能骗你吗!还不快点说”裴东厂拍着桌子喝道。
  “是是是,我说我说!”陈三没想到对方会问董婉儿的情况。
  不过只要能从这个阎王殿出去,让他说什么,他都愿意!
  “董婉儿和我都是从保定府的高家堡村出来的,董婉儿是个孤儿,她父母在她小时候就病故了……”
  “前几年村里闹灾荒,大伙说要来北平讨生活,没准还能混个出人头地,然后我们这帮年轻人都来了。”
  “到了这里后,大家伙是各奔东西,自谋前程,我是纯粹卖苦力,董婉儿则去唱大戏……”
  “因为我和她原本是邻居,偶尔还会有点联系,只是后来,她有了名气,就被一个大老板娶了当姨太太,也就是现在的三盛公司的沈老板沈。”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面,直到这次她让丫鬟春凤过来找我。”
  听完陈三断断续续的讲述,楚牧峰沉吟片刻,跟着问道:“你再仔细想想,董婉儿身上有没有别的什么事?说点别人不知道你知道的。”
  “否则单单凭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你是出不去的。”
  啊!出不去?
  听到这三个字后,陈三脸色更白了!
  他双手抓头,开始绞尽脑汁地去搜索去回忆。
  片刻知乎,他猛然一拍脑门,大声说道:“对了,官爷,我想起来了,还真有这么一件事儿,不过我也不知道别人知不知道。”
  “说说!”楚牧峰眼神凛然。
  “她董婉儿以前唱戏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相好的,当时应该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之所以知道,也是有次我帮她给对方送过一封信。”
  “只是一般的信也就罢了,可那封信真值钱!因为我送过去后,她那个相好的竟然还给我了一块大洋。”说到这儿,记忆犹新的陈三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就是那块大洋,让他吃了整整一星期的肉骨头,好好解了解馋。
  “那你见过她那个相好的?”楚牧峰立即追问道。
  “见是见过,但是官爷,这都过了三四年,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早就忘了他脸模样了,只依稀记得挺帅气的。”
  眼瞅楚牧峰的神情变冷,陈三又赶紧补充说道:“对了,官爷,春凤应该也知道这事儿。”
  “她可是从戏院的时候就开始跟着董婉儿,我知道的事,她肯定也知道,应该还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嗯,这话说的没毛病。
  春凤既然是董婉儿的心腹,那董婉儿不管是以前在戏院还是现在在沈府,很多不方便做的事,都会让春凤去做。
  那么只要将春凤的嘴撬开,应该就能知道这个相好的是谁了。
  其实楚牧峰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不能百分百确定。
  如今要做的就是将这个猜测变成现实,只要这个能确定,整个纵火案也就会不攻自破。
  “带他下去,带春凤进来!”
  “是!”
  陈三被推出了审讯室,边走边哀求道:“官爷,我知道的全都说了,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春凤很快就被带了进来。
  当她走进审讯室,看到这满屋子刑具时,心里面咯噔了一下,脸色唰的变白
  如此不算,隔壁房间还隐隐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像是魔音般不断冲击着她的耳膜,让她开没开口,整个人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
  “坐下!”
  裴东厂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将春凤一把按在凳子上。
  “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春凤声音颤抖着问道。
  “我们不想干什么,只是想破案而已,所以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就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可你要是耍滑头的话……”
  裴东厂随手拿起一把透着血色的铁钳子晃了晃,嘴角泛起狞笑道:“听到隔壁屋里的叫声没有?我保证你会叫的比他还要大!”
  “你们……你们到底要问什么?”春凤嘴唇发白哆嗦着。
  哪里见过这种阴森压抑场面的她,心理防线从进门那刻起就崩溃了。
  原本她以为只是问问话而已,可现在看来,对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女人而手软。
  那个死鬼顾本昌,以前跟自己说的那些事儿,都是真的啊!
  “我这里有份口供,是陈三刚刚招供的,他说深夜叩门这个事儿,最初是董婉儿让你去找他做的,是不是?”楚牧峰扬起手中的纸张淡然问道。
  “这个……”
  “我提醒你一句,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要是敢撒谎的话,哼哼,这里的刑具可不只是摆设!”
  楚牧峰直接打断春凤的话头,然后眼神直勾勾的瞪视过来:“现在说吧,有没有这回事?”
  “有!”春凤鬼使神差地承认下来。
  刚一承认她就感觉心脏急速跳动,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惶恐情绪开始在身体中蔓延开来。
  尤其是看到楚牧峰那如阎王般的可怕眼神后,这种恐惧变得更加浓烈。
  这刻的她,已然忘了董婉儿。
  “很好,你只要配合,那就不会白白遭受皮肉之苦了!”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