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官升一级,转正!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老胡同最新章节!
  北平城,一家茶馆雅室中。
  楚牧峰和简德是对面而坐。
  说真的,要是有半点可能,简德都绝对不想再见眼前这个将自己打成猪头的家伙。
  可没辙,邝世成的话说得很清楚,除非是得到楚牧峰的谅解,不然对方紧咬着不放,他这事儿不算完。
  得,在这种的情况下,简德还能摆谱,还敢不见吗?
  既然不能拒绝,那就乖乖认怂吧。
  反正脸面这种东西,对混官场的人来说也就是那回事。
  你要是说想要脸面,那还真别想走得有多远。
  腹黑永远是混官场的不二法则。
  “唉,没想到咱们两个最后还是要见上一面,楚牧峰,实话说,虽然我对你是羡慕嫉妒加怨恨,但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想想几个月前,你还只不过是个一个不入流的小警员,谁想这短短几个月,你就接连破获诸多大案疑案,不仅是名声远扬,而且还连升三级,成为警备厅最年轻的实权副科长。”
  简德也没有再转弯抹角的意思,颇为直白地说道。
  事已至此,当然是实话实说的好。
  “这次,我真是做错了,我认栽!”
  楚牧峰瞧见简德的模样,也没有拿捏对方的意思,平静地说道:“简德,其实你也应该清楚,我楚牧峰是想做事的,不是想内斗的,你对我而言,也不是什么血海深仇的敌人。”
  “以前吧,那是因为有顾本昌在,所以说咱们才会对着来。如今顾本昌早就被我一脚踢开,剩下的你也是形单影只,其实从那时候起,我就再没有将你当回事,只要你不主动招惹,我是不会和你计较什么。”
  “但是这一次,你触犯我的底线,犯下大错。所以咱们也不用再说那些没用的过往。就说说现在吧,你想怎么来弥补你的过错。我不想听那些空口白牙的许诺,我需要实实在在的东西。”
  楚牧峰手指不紧不慢地敲了敲桌子道。
  这话的潜在意思就是,如今你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要么就拿出足够的补偿,要不就拿你自己来偿,反正别想说两句认怂的话,就能得到我的谅解。
  向来喜欢玩脑子的简德何尝听不明白呢!
  他也知道自己必须有一说一,否则楚牧峰没有耐心,拍拍屁股走人,那自己留着那些东西也是白搭。
  人活着才有滋味,人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楚牧峰,实话跟你说吧,我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所有身家已经全都交给邝厅长去摆平上面那些人,所以说我现在是身无分文。”
  “我能拿出来的就是那些带不走房产,我在北平城总共有二套宅子,全都交给你处理!另外我还在三个铺子里面有股份,这些我也全都拿出来交给你!我什么都不留,只求能平平安安离开北平城!”
  简德一五一十地说道,还真是一点都没藏私。
  说实话,他好歹也是侦缉处的副科长,也见过太多人的起起落落,如今轮到自己,也算看明白了,这些都是身外之物!
  只要能活着,就有翻身的机会,这些失去的能拿回来不说,或许还会变得更多更多!
  要是现在不拿出这些,何来以后?
  “明天将所有手续全都办完,你就可以走了!”楚牧峰淡淡说道。
  “好!”
  简德没想到楚牧峰会答应的这么干脆,微愣后便点头应道。
  等到将这事说完后,简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苦笑,自嘲地说道:“说真的,我会落到这种局面也是自作自受,谁让我没有尽心尽责,做好分内之事!”
  “楚牧峰,今后警备厅就看你的了,希望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我不会的!”楚牧峰声音坚定有力。
  “我也希望你不会!”
  简德起身离开。
  话到这里,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难道说两个人还要交心吗?
  当然不可能!就算简德想要示好,楚牧峰都不会给他这样做的机会。
  原本就不是一路人,何必搞得纠缠不清。
  “简德,希望你这次前去金陵能痛改前非,如果还这样为人做事,我想你在那边也呆不长的。”楚牧峰望着简德的背影从街口消失,喃喃自语。
  ……
  简德的离开,对于一科来说,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浪,大家都是乐见其成。
  楚牧峰将那笔外快拿到手后,自然不可能说独吞。
  他也清楚简德的这些生意买卖,阎泽和曹云山都是瞧不上的,但瞧不上这些可以通过其余途径得到满足。
  何况楚牧峰的科长之职能不能落实,还要靠两人的大力支持。
  所以三天后的晚上,楚牧峰来到了曹云山家中,还让人拿了个箱子。
  见此情形,曹云山不由得好奇地问道:“牧峰,你这是搞什么花样?”
  “师兄,简德留下的那摊子杂七杂八的买卖我也没有兴趣接手,全都兜售出去了。”
  “有的是直接给现金,有的是拿过来点古玩字画。您也清楚的,我不是个喜欢收藏的人,所以全都打包给您带过来了。”
  说着,楚牧峰就打开了箱子。
  “东西全都在这里,您过过目!”
  “你这……”
  曹云山刚想要训斥几句,但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后,目光就变直了,快步走上前,从里面捧起一个瓷瓶,满脸兴奋地说道。
  “这个难道是宋代官窑出品的瓷瓶?没错,这个纹路我以前就见过一件,一模一样!牧峰,你说说是不是?”
  “师兄,您真是好眼力!”
  楚牧峰笑着应道:“这个的确是出自宋代官窑的瓷器,是商家拿来抵现的,还有这些字画,您看看!”
  “行了,不看了。”
  曹云山即便是再想看,也不可能这会当着楚牧峰的面去看,那样的话也太没有水准了。
  再说他也相信楚牧峰的眼光,既然这些都是他拿过来,难道说还能有假吗?
  就算自己会走眼,楚牧峰都不会,他的眼力劲儿比自己强多了。
  “来,抽根烟!”
  曹云山掏出香烟,楚牧峰给他点燃后,他吸了一口,双眼微眯着说道:“简德的事就这样算了吧。”
  “你也不用担心邝世成那边会给你小鞋穿,他这次为了简德的事,应该是舍下了老脸,而且也留下了诟病,以后是兴不起风浪了。”
  “谢谢师兄!”楚牧峰笑道。
  “谢我干什么,谢厅长才对,对了,厅长那边你有什么准备没有?”
  “有有有!”
  楚牧峰自然不可能只是考虑曹云山,而忽略阎泽。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档案袋,放到桌面上。
  “简德那边总共是二套宅子,我找人去看过,都挺不错。师兄,这里就有两套宅子的过户证明,我已经把所有流程都做好,剩下只要签个字就成。”
  楚牧峰笑容温和的说道:“两套宅子,厅长一套您一套!”
  送房子吗?
  简德有些意外,但却并不算多欣喜。
  毕竟在如今的北平城,房产这玩意不能说是多热门的。就现在的形势,房产甚至可以说是不值钱。
  “宅子!”
  “师兄,宅子里面有我准备好的礼物!”楚牧峰察觉到曹云山的神情变化后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
  曹云山很快释然。
  就说楚牧峰办事不可能不周全的,这下才是正道。一套宅子再加上一份房中备着的礼物,便够了!
  这下就算是阎泽那边也会感到满意的,毕竟像是这种孝敬,没有谁会想着去拒绝的。
  “那我明天就跟厅长说说。”
  “劳烦师兄!”
  “咱们师兄弟客气什么!”
  ……
  两天后。
  楚牧峰的提拔任命正式通过。
  从这天起,他就不再是主持工作的副科长,而是名正言顺的刑侦处一科科长,是能够和唐远清,董卫国平起平坐的人物。
  当晚,唐远清和董卫国就邀请楚牧峰赴宴。
  面对这样的邀请楚牧峰自然是不能推辞,要知道他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估计都是要和这两位合作办案。
  再说大家都是曹云山一系,彼此之间经常性的联络下感情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二天,楚牧峰又和自己手下的十个正副队长喝了一场。
  整整一个星期,楚牧峰都没有干别的事,就是应付着这样的觥筹交错的饭局,和上司、和同僚、和下属、和兄弟,喝得是昏天黑地。
  直到九月中旬的这天清晨,他从景阳胡同出来,准备上班的路上,遇到了一件事儿。
  景阳胡同的一条小巷中。
  每天清晨,这里都会有打扫卫生的清道夫前来清理垃圾,要是不运走的话,这些垃圾堆积起来,很快就会将这里变成臭不可闻的垃圾场。
  拉着土车的崔老实干得就是这个活儿。
  虽然说这个活儿是有些脏有些苦,但总比什么活儿都没有要强吧?
  最起码是能个肚饱,没有多大追求的崔老实,很满意现在的状态。
  “我说老崔头,赶紧的把这些垃圾运走,你昨儿个怎么没来?”
  “我倒是想昨儿个运走,可不是下大雨来着吗!”
  “下雨了吗?我不知道,我昨儿个酒喝多了,睡了一宿都没醒!”
  ……
  崔老实和认识的街坊邻居随意闲聊着,然后就开始干活,铲着铲着,从垃圾堆里突然掉出来个麻袋。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