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图穷匕首见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午饭时间。
  这个舒天翔看来是个挺会享受的人,厨艺还挺不错,做出来的这桌饭菜倒是色香味俱全。
  可有意思的是,舒天翔似乎并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站起身来说道:“诸位,你们慢慢吃,我饱了!”
  王山林抬起头,似乎有些惊讶地问道:“舒先生,你就吃这么点啊,能饱吗?”
  “呵呵,我胃口一向比较小。”
  舒天翔咧嘴笑了笑,目光扫了扫客厅的绿植,然后走过去,随手拿起地上的水壶浇了浇。
  “舒先生,这下雨天还浇花啊?”江怡忍不住问道。
  “哦,放在里面,淋不到雨水,顺手浇一浇。”舒天翔解释道。
  “你们吃吧,我出去方便一下!”
  放下碗,风衣男站起身来,就往外面走去。
  “感觉这家伙神神秘秘的,不像是什么好人,你们说他会不会就是杀人凶手呢?”王山林看着风衣男的背影低声说道。
  “别胡说!”叶岚皱眉冷声道。
  “我哪里胡说了!”
  王山林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众人耳边就响起一阵惊愕的喊叫声。
  然后就是风衣男粗暴地推门进来,面带几分惊慌地说道:“不好了!”
  “你不就去撒泡尿吗?又事儿不好了?”王山林不以为然地问道。
  “外面……外面有一具尸体,好像是从小河上游漂过来的,就在门口!”风衣男指着门外,气喘吁吁地说道,脸上浮现出几分紧张而忐忑的神情。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大厅内所有人都齐唰唰地站起身来,外面竟然有一具尸体!
  “走,去看看!”
  楚牧峰首当其冲地迈步往外走去,其余人则紧随其后,也没了吃饭的心思。
  有意思的是,当他们出来后,外面的雨竟然奇迹般地不下了。
  大门外。
  一具男尸就那样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
  他穿着一件很简单的麻布衣服,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脸色铁青,嘴唇惨白,身上衣服没有被解开过的痕迹,整整齐齐地穿着。
  楚牧峰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起来。
  死者右手拇指戴着一个玉扳指,脖子上戴了个观音玉佩,可这两样值钱的玩意都没有被拿走。
  “老天,这是什么人啊?怎么回事?怎么死在这里呢?”王山林脸色有些苍白,惊慌失措地问道。
  “或许是不小心溺水!”
  舒天翔在一旁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事儿一点也不稀奇,在我们这里,只要是发水的话,上山的人一不留神就容易掉进水里。”
  “我家的位置又是正好在这条河的拐角这儿,所以一旦淹死的话,尸体就会飘到这儿。”
  “哦,是这样吗?吓了我一大跳!”王山林拍着胸脯喘着气说道。
  “哼,胆小鬼!”叶岚蔑视的挑眉。
  “你说谁呢?我这不是胆小,是谨慎,我跟你说,这山里面……”
  “闭嘴!”
  楚牧峰一记冰冷的眼神瞪视过来喝道。
  他早就厌烦这个话痨般的王山林,从一见面就开始一个劲儿地嘟嘟囔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能说会道似的。
  需要这样做吗?你简直就如同一个哗宠取宠的小丑般可笑。
  “你……”
  “你要是能闭嘴的话,我就能安安心心地查看。”
  楚牧峰说着就将死者衣服纽扣解开,然后说道:“你们都过来看,我敢说他绝对不是溺水淹死,而是被人掐死的。”
  “至于是不是是从河水里冲过来的,我也可以肯定绝对不是!”
  “不是淹死的?为什么是被掐死的?”王山林不由得问道。
  “你眼瞎啊,没看到脖子上面有淤青痕迹啊!”都没要楚牧峰开口,江怡直接回道。
  “那苏先生,为什么说不是从河里漂来的呢?”叶岚也好奇地问道。
  楚牧峰嘴角一笑,指了指死者身上说道:“你们看,假如说他是被掐死后扔进水里冲过来的,他的身体肯定会被泡胀,就算是时间再短,在水里泡过的尸体和没有泡过的也是不一样。”
  “可你们看看他,压根就没有说被泡胀泛白的样子。所以我敢说,这具尸体不是从河水里冲过来的。”
  “而且你们可以看看,这条小河从咱们这里看过去,两侧压根就没有任何小路,是从山峰里面的峡谷中流出来的,所以说也就排除了时间短,不会泡胀这个猜测。”
  “他要是被丢进水里的话,肯定是从上游,要是说从上游过来的话,时间肯定也不会太短。”
  “何况他脖子里的项链一点事儿都没有,要是说在河里面这么颠簸漂下来的话,能毫无变化吗?你们说是不是不太对劲?”
  “那你的意思是说?”叶岚很感兴趣地问道。
  “我的意思是说,那个所谓的杀人凶手就藏在咱们中间!”楚牧峰目光灼灼地扫视过去后,语气笃定地说道。
  这个话说出来后,众人一下紧张起来。
  “不是真的吧?你说杀人凶手就藏在咱们中间,你有什么理由这样说?要是真的话,那个人又是谁呢?”王山林忐忑不安地看着身边的人问道。
  “就在咱们中间吗?”江怡也附和道。
  “没错!”
  楚牧峰很平静地说道:“其实关于这个凶手,我早就有所怀疑,当看到这具尸体后我已经可以确定,杀人凶手就一直藏在咱们中间,自始至终就在,只是因为隐藏的比较好,让我们忽略了罢了!”
  “凶手是谁?”风衣男也忍不住问道。
  “在说出凶手是谁前,我想先说一件事,就是这位死者的真实身份!”楚牧峰指着地面上的尸体,嘴角微微一翘道。
  “真实身份?什么身份?”王山林跟惊弓之鸟般问道。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才是这座四合院的主人!而舒先生你,也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主人,你,就是那个杀人凶手!”楚牧峰手指猛然间指过去,眼神凛冽似刀般冷喝。
  “舒先生,这……这怎么可能?”王山林十分意外地惊呼道。
  舒天翔呢?
  他在听到这话的瞬间,表现得非常愤慨,死死盯着楚牧峰,毫不客气地说道:“苏先生,你说这话,到底是何居心?我好心好意的收留你们在我家里避雨,结果倒好,因为这么一具意外而来的尸体,你就说我是杀人凶手。”
  “这简直就是荒谬至极!你要是这样诬陷我的话,不好意思,请你们离开,请你们所有人都走,谁也不要再来了!”
  “我们来不来是你说了算的吗?这山是你的吗?况且你现在身上的杀人犯嫌疑还没有洗刷干净,凭什么威胁我们?苏先生,请你继续说!”叶岚带着几分不屑地说道。
  “好!”
  楚牧峰打量了一下众人,都下意识地和舒天翔保持了一定距离,所以说不怕他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家伙真要是说敢翻脸动手的话,楚牧峰有着绝对自信可以一枪让他跪!
  你想死,我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
  “我之所以会说他是这座四合院的主人,一是因为他脚上的那双鞋,你们看到没有?他穿着的是一双居家的布鞋。他要是说和咱们一样,是来这里游玩的人,怎么可能会穿着这种鞋?”
  “第二就是他手上的玉扳指和脖子上的玉佩,这说明他是一个颇有身家的人,你们说这样一个人,会随随便便穿个布鞋就出来游山玩水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将目光投向了舒天翔,眼神玩味的说道:“其实整件事并不复杂,大家只要仔细的想想就能辨别出来。”
  “这位穿着风衣的先生是最后来的,我和叶惜是第二批来的,而王山林你和叶岚小姐是第一批来的,对吧?”
  “对!”几个人都微微颔首道。
  “那么问题就来了,王山林和叶岚小姐,你们怎么就敢百分百肯定,给你们开门的这位舒天翔先生,就是这座四合院的主人呢?”
  楚牧峰这话问出来的刹那,所有人脸色巨变。
  舒天翔则露出一抹诡异笑容,似乎并不在意楚牧峰的言语。
  “当然,要是没有这具尸体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肯定你的身份,只是有所怀疑。”
  “但谁让这具尸体就突然暴露出来呢?或者说,应该是你主动选择丢出来的吧?你为什么会这样做呢,让我来猜猜。”
  “应该是看到外面的雨就要停了,而这位风衣先生进来时说过,小镇上的警员已经在集结,所以说你害怕了,想要拿着这具尸体来吓唬我们,希望我们会赶紧逃走是吧?”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这不对啊!苏先生,如果他想走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啊!”王山林似乎突然会动脑子了,皱眉问道。
  “嗯,你说的也没错,他的确是可以随时离开,但他要是就这样消失的话,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咱们之前已经在猜测谁是杀人犯,在这个节骨眼上,作为主人的舒天翔却突然失踪了,那这事难道说还用多想吗?谁是杀人犯,或者说谁最有嫌疑,还不一清二楚吗?”
  楚牧峰淡淡说道,这样的事都想不明白,你小时候没吃奶长大吧?
  王山林有些尴尬地摸着脑袋。
  “没有任何证据,你凭什么说我就是杀人凶手,难道就凭你的信口雌黄吗?”舒天翔脸上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是煞有兴致的问道。
  此刻他双眼布满着血丝,整个人有种莫名亢奋的情绪。
  “你就是杀人凶手!”
  楚牧峰扬手一直,朗声说道:“你应该是刚刚杀了这里的主人没有多久,王山林和叶岚就登门拜访,所以说你就将他的尸体藏了起来,然后大摇大摆地扮演起来他的角色。”
  “你或许还想要杀死他们两个,但没想到的是,我们随后也过来了,而且避雨的人是越来越多,你也就没有了下手的机会!”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舒天翔清了清嗓子,似乎充满委屈地说道:“我真是瞎了眼,好心让人来避雨,却碰到你这种是非黑白,曲直不分的人。”
  “你现在所说的一切都是猜测而已,但我能说的是,我的的确确就是这里的主人,这家就是我的,你这样信口雌黄,我也没有办法辩解。”
  “行了行了,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什么,现在雨也停了,你们走吧,我要回去休息!”舒天翔挥挥手道。
  “你没办法辩解,但我有证据证明。”楚牧峰眼神玩味地说道。
  “苏先生,你有什么证据啊?”叶岚应声问道。
  “自然就是浇水了!”楚牧峰做了一个浇水的动作道。
  “浇水?什么意思?”叶岚是满脸疑惑。
  楚牧峰笑了笑:“你们应该还记得刚刚吃饭的时候,他吃好了之后,随手去给绿植浇水吧?”
  “嗯,没错没错!”王山林点点头。
  “他或许是无意识地随手而为,当时我的同伴叶小姐还问了句,这样的下雨天也要浇水吗?大家都还记得吧?”
  “记得,可这个有问题吗?”王山林疑惑地问道。
  “当然有问题!”
  楚牧峰眼神一变,斩钉截铁地说道:“要是说那些植物是真的,他这么做自然没问题,可要是说那些植物是假的话,你们觉得他这样做还有道理吗?”
  “假的?不可能吧?你们等等,我去看看!”
  说罢,王山林转身就跑向大厅,很快就拿着一片叶子出来,神情古怪地说道:“嘿,果然是假的,居然能将这样的绿植做得如此惟妙惟肖,连我都没看出来了。”
  “对啊,这要是假的话,还需要多此一举浇水吗?!”
  砰!
  王山林的话都没有说完,舒天翔便手里拿着的茶杯狠狠砸向楚牧峰,如饿狼般扑向离他最近的叶岚。
  可还没等他冲到叶岚面前,早有提防的楚牧峰就冲了上前,飞起一脚,直接将他踹飞出去。
  没等他站起身来,楚牧峰追过去又是一脚,踹得他如虾米般痛苦地弓着身子,捂着肚子痛苦哀嚎不已。
  “哼,怎么,被揭穿了真面目,忍不住要动手了?”冷冷看着地上这个披着伪善面纱的凶徒,楚牧峰冷冷说道。
  “该死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舒天翔,不,应该说是颜徽如受伤的野兽呜咽道。
  “啊!”被惊呆的叶岚这才后知后觉地急忙跑开了。
  “你……你真是杀人凶手?”王山林吓傻般地站在原地。
  “他就是杀人凶手!”风衣男厉声喝道。
  “嘿嘿,没错,人就是我杀的,你们运气好,居然凑到一起来了,否则的话,我会将你们一个个全都杀死,你们全都要死,都要死!”颜徽吐了口血,满脸狰狞地说道。
  他好恨啊,恨时间不够,恨自己没有枪,恨楚牧峰居然能看穿自己的伪装!
  “快,快点找个绳子过来绑住他!”江怡急声喊道。
  “不用绳子,我有手铐!”
  说着,那个风衣男就从背后掏出一副手铐,然后上前将颜徽的双手反扣在背后,咔嚓一声就给拷住,这玩意可比绳子绑着要靠谱多了。
  “你是警员?”王山林眨了眨眼睛,这戏剧性的一幕,跟自己先前的猜测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现在怎么办?”江怡看着楚牧峰问道。
  “这里不是有现成的警员吗?听他的安排就是了。”
  这事既然已经有警员出面,出手制服真凶后,他也是乐见其成,不必去跟这个小警员来争这份功劳。
  “咱们将他先关在客厅里面,放心吧,我们的人很快就到!”
  风衣男说着就看向王山林:“过来搭把手,和我把他抬进去!”
  “好!”
  客厅中。
  当狼狈不堪的颜徽被扔在墙角后,风衣男无视掉王山林和叶岚,而是看向楚牧峰,很感兴趣地说道:“苏先生,您是不是早就看出来我是警员了?”
  “哦,何出此言呢?”楚牧峰饶有兴趣地反问道。
  “感觉!”
  风衣男坦然说道:“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感觉您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
  “还有我很想知道,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绿植是假的?我记得你好像没接触过那些绿植吧?还是说你的眼力很好,可我们的眼力也不差,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对啊,苏先生,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呢?”叶岚也露出满脸疑惑道。
  “你们的问题还真不少啊!”
  楚牧峰撇撇嘴,然后看向风衣男:“好吧,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和身份呢?”
  “可以,我是北平城东华分局的一名警员,我姓李名维民。因为在小镇上碰到了那两个受伤的同僚,就直接过来帮着调查。只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能遇到您这样的高人,可以告诉我您到底什么身份吗?”李维民满脸崇拜的问道。
  “我的身份?”
  楚牧峰淡然一笑,自己的身份倒不是说什么秘密,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但也没必要搞得太高调。
  “那,这是我的证件!”
  楚牧峰说着就从兜里将证件递了过去。
  在看到瞬间,李维民脸上便露出一种震惊的神情,他难以置信的看过来,激动亢奋。
  “您就是……”
  “嗯,你知道就成!”
  楚牧峰摆摆手,将证件拿过来收好,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现在我来跟你们一一解释下吧。”
  “我之所以会注意到绿植是假的,是因为这些绿植生长得太过旺盛,而且绿的有点过分。或许有一点你们没有在意,先前这个舒天翔是怎么说的,嗯,暂且就叫他这个名字吧!”
  “他说只是夏天的时候过来避暑度假,平常不会过来。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不经常过来的话,这里的绿植能长这么好吗?除非他安排佣人来定期照顾,可刚刚这个宅子里,咱们并没有看到佣人!”
  “嗯,似乎是这么回事,不然就算放几盆真的,似乎也很正常吧。”叶岚点了点头道。
  “嗯。这只是一个疑点,不过我也没有一下子想到这些盆栽是假的,但墙上的那幅画却是提醒了我,这些绿植是假的一点都不奇怪。”
  “那副西山先生的画吗?”王山林有些愕然道。
  “没错,就是那幅画!”
  楚牧峰扬手指着那副画道:“你觉得那幅画是真的吗?你错了,那幅画是假的,或者说应该是一副临摹出来的高仿品。”
  “原作应该是西山先生的,但这幅却是假的。你们想想,既然主人都会将一副临摹的画挂在墙上,在这里摆放几盆假的绿植不是也很正常?”
  楚牧峰这话说完,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再说我是没有动过那些绿植,但她动过啊!”
  楚牧峰冲着一直配合自己表演的江怡笑着说道:“她刚刚摸过那些绿植,知道是假的后,让我可以完全肯定自己的推断。”
  “没想到的只是,这个凶手真是够心狠手辣的,来到这里毫不客气就将主人杀死。要知道这家主人只是他无意中碰到的,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居然下如此狠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他一定会得到公正审判的!”叶岚狠狠地斜视了一眼颜徽说道。
  “公正审判?”
  楚牧峰不置可否的一笑,对待这样的凶手还需要什么公正审判吗?
  杀人偿命,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您真是神探啊,这下我的新小说有素材了,请问我能采访一下你吗?”叶岚从随身带着的皮包中掏出纸笔来,看着楚牧峰眼放精光,充满欣喜地问道。
  “不好意思,叶小姐,我没有什么好采访的!”
  楚牧峰毫不犹豫的就谢绝了这种采访,然后和江怡说道:“既然已经不下雨了,咱们就出去继续转转吧,这里有李警员在,应该能处理好,不会再有变故了。”
  “好啊!”
  江怡当然不会拒绝,虽然说下过雨,道路有些泥泞,但关键是看和谁出来游玩,有楚牧峰在身边陪着,在哪里的风景都很美。
  再说雨后的燕青山,应该别有一番意境。
  “警官,他到底是谁啊?”被拒绝的叶岚凑到李维民身边问道。
  “恕难奉告!”
  既然楚牧峰不愿意透露,那李维民自然也不会大嘴巴多说。
  能意外遇到自己仰慕的人物,可不能给对方留下坏印象。
  “哼,小气鬼,不说就不说,我迟早会知道的。”叶岚翘起嘴唇,眼神期待。
  王山林看到她这幅末样,心里不由得暗暗叹息:唉,我是没戏了,风头全被那小子抢走了!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