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年强则国强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老胡同正文卷第一百六十四章少年强则国强从古至今,一个众所周知的真理就是跟红顶白。
  在如今的警备厅,谁最红呢?
  当然是侦缉处一科,当然是被誉为神探的楚牧峰。
  就算有人眼红羡慕,也挑不出来任何刺儿,谁让人家的所作所为都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成绩,没人能取代。
  在这样的情况下,白武分局局长颜鸿广递交这样的报告是没有想法吗?
  他当然是有想法的,他知道这事是由侦缉处负责,现在只要自己递交报告,派过来的肯定是一科的人。
  说到底颜鸿广会这样做,也是因为害怕屁股下面的位置坐不稳当。
  这不是自己和楚牧峰攀上关系的最好机会吗?结交好了楚牧峰,不就能和曹云山搭上线,那样的话,自己也就能顺理成章地算入阎老大的麾下。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也想手下能有一支能拼能打的队伍,而不是一帮酒囊饭袋,否则要是什么案子都破不了,辖区内治安一片混乱,他头上的帽子也戴不久。
  此刻,颜鸿广正坐在白武分局的办公室中直犯嘀咕。
  想到自己递交上去的报告到现在还没有回信,他就有些心急如火:“老余,你说厅里面会怎么安排?会不会派人过来帮着训练呢?”
  “局长,您就把心稳稳放好了,当然会派的!”
  被问到话的是分局负责侦缉的队长余刚,他算得上是颜鸿广的心腹,如今也随着颜鸿广的提拔而水涨船高。
  他没有丝毫迟疑,直截了当地说道:“既然您这边提出申请,厅里面怎么能不安排人过来呢?每年都是这样做的,只不过不能肯定的是,到底是谁会过来。”
  “希望来的是楚科长手下。老余,咱们分局的工作要好好梳理梳理,得有个起色啊!”颜鸿广喃喃说道。
  “按照惯例应该是一科。局长,您放心,我有这样的决心,肯定能处理下面好的事儿!”余刚斗志满满地说道。
  ……
  警备厅,侦缉处,处长办公室。
  曹云山正在和楚牧峰谈工作,随着几项工作都落实下去后,他就翘起二郎腿,云淡风轻地说道:“牧峰,白武分局那边的报告你怎么处理的?准备让谁过去负责训练?”
  “我决定安排裴东厂去负责!”
  楚牧峰直接说道:“训练上的事,交给裴东厂比较适合。我已经让每个队都派两个人出来,由裴东厂带队过去帮着训练,反正为期一周,很快就能结束!”
  “哦,是东厂啊,可以!”
  曹云山对这个人选也挺满意,毕竟裴东厂的身手他也是有所耳闻,在一科也是个敢打敢拼的角色。
  不过他现在想说的其实不是裴东厂的事,而是颜鸿广。
  “你觉得颜鸿广这个人怎么样?”
  “我觉得?”
  楚牧峰指了指自己,带着几分愕然地说道:“师兄,您没有搞错吧?您问的是我的意见吗?”
  “我能有什么意见?我和颜鸿广局长以往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两眼一抹黑,您让我说什么啊?”
  “就事论事的分析。”曹云山瞪了一眼。
  “就事论事吗?”
  楚牧峰挠挠头,他其实对这样的事真没有多少兴趣。
  让他钻营这些,还不如给他一个案子去负责处理,再小的案子都比官场上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来得纯粹痛快。
  想了想,楚牧峰试探地说道:“师兄,颜局长应该是想要拍您的马屁吧!”
  “何以见得?”曹云山神色略带几分玩味地问道。
  “嗨,谁都知道每年分局只要搞这种素质提升的活动,都会交给咱们侦缉处来负责,可是据我所知,这两年已经没有一个分局递交过这样的申请报道。”
  “下面人似乎都选择性遗忘了这件事,可眼下白武分局却做了,您说这不是想要讨好您是什么?”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
  虽然他不喜欢钻营,但不代表他看不懂其中的道道。
  否则只是埋头做事,一点都不注重人脉关系维持的话,那也别想有出头之日。
  “嗯,你说的没错,颜鸿广是想要借着这事和我搭上线,但他这人却是有问题的。”曹云山看了楚牧峰一眼,发现后者并没有好奇之色,就摇摇头。
  “总之训练的事你认真对待就成,其余的就不用管了。”
  “是,师兄!”楚牧峰点头应道,心里暗暗嘀咕:我也没准备管。
  “去做事吧!”
  ……
  时间一晃就是周末。
  这个周末江怡竟然找过来,说是想请楚牧峰个忙,这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这个女孩倒是挺不见外啊!
  “楚科长,不知道您方便吗?”江怡眨巴着双眼,充满期待的问道。
  “行啊!谁让咱们是朋友呢,自然要帮忙了!”楚牧峰笑吟吟的说道。
  朋友吗?
  江怡心底涌起一抹别样情感,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成了朋友。
  江怡很满意朋友这个定位,总比以前的恩人要好上很多。
  “您看现在可以去吗?”
  “去哪儿?”
  “城北贫民窟。”
  听到这个答案,楚牧峰微微一愣。
  城北贫民窟。
  其实严格意义上说这里不能叫做贫民窟,也没有任何一座城市会给自己的地方起这个名字。
  这里是三条破旧胡同串联起来的一个复杂地区,居住的全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到处搭建的都是棚户区,所以说才会被叫做贫民窟。
  “江怡,你带着我来这里做什么?”楚牧峰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里的环境真是十分恶劣,地下的水沟散发出一股淡淡腥臭味。
  “给孩子们发书!”
  江怡一边说着,一边指向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黄包车。
  车上面放着的全都是她买来的书本,是要给这个贫民窟中一所学堂学生的。
  “你经常做这事吗?”听完江怡的讲述后,楚牧峰带着几分赞许地问道。
  “嗯!”
  江怡点点头,将车上的书本拿下来后笑着说道:“我觉得以前梁启超先生说的话很对,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
  “所以不管怎样,都不应该耽误这些孩子学习,他们才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所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帮他们点就帮点。”
  “嗯,只有学习才能改变命运,否则终将一事无成!”
  楚牧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江怡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才是这个年代最积极正面的能量。
  说得天花乱坠又有什么意义?再多的话语都不如实际行动来得有说服力。
  要是说这个社会上多一些像是江怡这样有爱心的人,那对于贫苦百姓而言,也能多一点希望。
  一条狭窄胡同深处的四合院。
  这里就是学堂。
  按照常理,是没人来这里创办学堂的,都是一群苦哈哈,温饱都难以保证,哪里有什么钱供孩子读书呢?
  但学堂真办起来了,还是有很多百姓打破脑袋都想要将孩子送过来求学。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只有读书才能有出息。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所学堂是不收学费,完全免费给孩子教书。
  校长和老师都是一个人,没谁知道她到底是从哪里来,但都知道这是个好人,一个真正愿意为了穷人的孩子付出一切,不求回报的好人。
  她叫赵金芳。
  说起这个名字,只要是这贫民窟的人都认识,都知道那是位年轻的大姑娘,却心甘情愿将大好年华都投入这个学堂中。
  她长得见不得人吗?事实恰恰相反。
  赵金芳是很精致的女人,白皙的肌肤,柔美的五官,高挑的身材,可谓是如花似玉。
  可就是这样的妙龄女子,不去留恋外面的花花世界,宁愿选择在这里执教。
  没谁想得通,就会有人去问,可每次问赵金芳都是微微一笑不做回答。
  时间长了也就没有谁再去问,大家都习惯有了赵先生的存在,习惯这个学堂内每天传出的琅琅的读书声。
  就像今天。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孩子们稚嫩的声音从教室里面传出来,听着就很悦耳。
  “到了,楚科长,就是这里!”江怡将一捆书放在门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
  “这里就是学堂吗?”楚牧峰微微挑眉。
  眼前这座四合院瞧着就属于那种年代久远,没有怎么好好保养过,好像一阵强风刮过就会倒塌的危房。
  可这里竟然是一所学堂?这也太不安全了。
  “对,这里就是学堂,他们现在正在上课,咱们一会儿再进去吧。”江怡随意坐在门墩上道。
  “行啊,江怡,你和那个赵先生很熟吧,说说她的事吧。”楚牧峰看了看里面问道。
  “嗯,赵先生真是个奇女子……”江怡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当他听到赵金芳居然是和江怡同龄时,不免多了几分惊讶。
  “你是说赵金芳和你一般大?”
  “对啊,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她就是和我一般大,不过我可没有她这么高的觉悟,她能心甘情愿待在这里教书,换做是我的话可待不住。”
  “所以说我就出点钱,教书的活还是她来吧!”江怡落落大方地说道。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