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寿宴!鼠戏!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什么爱好?”楚牧峰饶有兴趣问道。
  “喜欢养耗子。”
  擦鞋的看似无心的话,听在楚牧峰的耳中却是如同雷震。
  看来曹园说的果然没错,等等,不对啊,按理来说这种事不是应该保密吗?为什么擦鞋的都能知情那?
  毕竟擦鞋的又不是翻译官卢生,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内情。
  “嗨,这有点新鲜啊,听过养猫养狗,养鸟养鱼,还没听过养耗子的!”楚牧峰似乎有些不信道。
  “这位爷,您还别不信,这可是我亲眼看到的,他们商会那个翻译官卢生有次从车上拿东西,不小心摔了个跟头,将盖着布的笼子扔出去,露出里面小白鼠。”
  “您说要不是为了养,难道是吃啊?而且小白鼠还不太好抓。别的不敢说,在咱们保定府地面上就没多少人能抓到,但沈金泉绝对能抓到,小鬼子宠幸他,没准就是这个原因。”擦鞋的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睛,头头是道。
  “说起这个抓耗子,沈金泉就更不是个东西,他就是个欺师灭祖的王八蛋。”
  楚牧峰稍稍有些意外,他之前得到的情报中,并没有说什么欺师灭祖的事儿,莫非这里面也有文章?
  “欺师灭祖?怎么说?”
  楚牧峰似乎听得有趣,随收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丢了一根递过去。
  擦鞋的道了声谢,连忙接过来,乐呵呵地夹到耳朵上,跟着说道。
  “其实这事吧,我们保定府的人都知道,谁不清楚他沈金泉之前跟着梁忠厚老人学徒,学的就是这种耍耗子的把戏。”
  “可后来他为了讨好小鬼子,不仅害死了师父梁忠厚,还逼死了师妹。您说说,他这不是欺师灭祖是什么?”
  贪婪成性,无恶不作,欺师灭祖?
  这个沈金泉真是罪大恶极,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这个富士商会平常来的人挺多啊?”楚牧峰话锋一转道。
  “是啊,不过基本上都是小鬼子,叽哩哇啦不知道说的什么。”
  “他们应该有车吧?”
  “当然有,有辆卡车,还有一辆小轿车。”
  ……
  一个地理位置偏僻的破落四合院里。
  楚牧峰和裴东厂等人围坐在一起。
  “沈金泉是个做事非常谨慎小心的人,他不管去哪,身边都有保镖跟随,家里的守备更严,想要直接动手的话,有些难度。”
  “富士商每隔两天都会去沈府取走小白鼠,有时候是田中井野亲自过去,有时候是他的翻译官卢生,最近这次就是后天。”
  “富士商会的内部布局图,我这边已经搞到手,在他占领那里之前,那儿其实是一个大盐商的私宅。”
  “我这份构造图是找到当初的老师傅打听到,说的情况基本都一样,所以我觉得基本上是能肯定。除非富士商会后来大兴土木重新改造,不过据我得知的消息,田中井野并没有这样做。”
  富士商会的构造图。
  沈府的构造图。
  田中井野和沈金泉的活动轨迹。
  这些资料全都细致化的归罗起来,楚牧峰筛选出来最重要的后,脸上浮现出一抹淡然笑容。
  “有这样的构造图在,咱们就能制定出来详细的计划。不过在说计划之前,我这边有个消息,不知道你们打听到没有?”
  “科长,什么消息?”裴东厂眨了眨眼问道。
  “沈金泉欺师灭祖的恶劣行径。”
  楚牧峰这话刚落地,裴东厂那边就紧接着接话:“科长,这事我们也知道。”
  “没有想到沈金泉竟然是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为了一只所谓的鼠王,就要了师父的命,为了荣华富贵,就能逼死师妹。”
  “这个王八蛋简直就是个败类,为了能抱小鬼子的粗腿,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宋大宝想到沈金泉的这些恶劣行径,就恨不得一枪崩了他。
  这种人死不足惜。
  “说到这个,我这边倒是也听到一个消息,说的是沈金泉后天要在家里举办一个寿诞,要给他老母亲祝寿。”
  “他母亲今年六十岁,沈金泉想要好好的热闹热闹,让整座保定府的人都过来捧场。到时候不但有戏班子,还有一个耍鼠戏的。”
  宋大宝不由得说道:“科长,咱们要是说想要混进沈府的话,这是个好机会。就算是没有办法杀死沈金泉,起码也能摸清沈府的地形布局。”
  “哦,确定吗?”楚牧峰眉梢一挑道。
  “确定了。”
  宋大宝点点头,十分肯定地说道:“这次他老娘过大寿,这么大张旗鼓办,估计是要表表孝心。”
  “呵呵,表孝心?要我说他就是想要趁这个机会大肆收礼还差不多。”裴东厂嗤笑一声道。
  “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咱们只要有这个机会就成。”
  楚牧峰在房间中来回走动,认真思索了片刻后吩咐道:“后天的寿诞,我会想办法混进去,东厂你在外面接应。”
  “老宋,这两天你还是去给我调查富士商会,当务之急是要将那个神秘的研究所位置给我找到,只要能找到,咱们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我明白了!”宋大宝恭声领命。
  ……
  二天时间一晃而过,第三天就是沈家办寿宴的好日子。
  不说沈金泉如何黑心狠辣,是不是汉奸走狗,只要他手上掌握权力,那么就没有人敢说公然和他对着来。
  谁敢那样做,谁就要倒大霉。
  所以在收到沈金泉发的邀请函后,保定府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就都过来捧场,即便没空亲自过来的,也会安排手下带着足够分量的寿礼过来。
  这就是权柄带来的好处。
  乔装打扮后的楚牧峰自然也来了,请帖对他来说自然不是问题,而且还拎着个礼盒,看起来煞有其事。
  “其实想要知道富士商会研究所的位置,或许从沈金泉这里突破也行。”
  楚牧峰心里暗暗琢磨,今天就静观其变吧。
  “你们快瞧,这耍耗子的鼠戏已经开始了。”
  “不是说咱们沈爷也很擅长耍耗子吗?”
  “那是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沈爷会让人来耍耗子吗?我给你说,有消息说沈爷最后会亲自下场耍鼠戏,为的就是博老太太一笑。”
  “那敢情好。”
  “不过今天来这里耍耗子的也不是一般人,我给你们说,他被叫做黄小邪,说的就是他做事很邪门,除非是他自己愿意表演,不然谁请都不会搭理。”
  “嗯,我也对这个黄小邪有所耳闻,算是这两年在咱们保定府火起来的耍耗子高手。”
  ……
  听到众人的议论,楚牧峰下意识地看过去。
  在宽敞的院子中间,摆着一张青石镶嵌成的八仙桌。
  桌子上面此刻正有两只老鼠在龇牙咧嘴,眼神凶狠地对峙,那种模样就好像生死仇敌般。
  四周议论的声音逐渐变小,所有人都伸长脖子,津津有味地看着。
  这鼠戏很精彩,谁也不愿意错过。
  桌子上的气氛剑拔弩张。
  对峙的是一只灰鼠,一只花鼠。
  灰鼠胡须粗长,嘴尖头宽,大概有一尺,皮毛光泽油亮,两只小眼睛滴溜溜乱转间,迸射出锐利明亮的目光。
  至于在对面的那只花鼠,只能用健硕强壮来形容,四肢粗长,斤两的话差不多得有三斤。
  看到灰鼠的凶悍目光后,也是竖起身子狠狠回视,眼中散发出一股残暴之意。
  “上啊!”
  人群爆发出一种喊叫声。
  顿时刚才还是对峙着的两只老鼠,便吱吱叫着扑杀起来。
  大花鼠是最先动手的,它双脚猛地向着地面一蹬,前爪便往前探去,这要是被抓住,肯定要见血。
  那只灰鼠呢?
  面对花鼠的进攻,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意思,它表现的非常淡定,宛如一个武林宗师似的,就在花鼠的前爪快要落下来时,才咻地向着旁边闪躲开来。
  大花鼠一击未中,毫不迟疑的就转过身来继续攻击。
  这次它瞄准的是灰鼠的屁股!
  可惜灰鼠像是早就有所预料般,竟然哧地撒出一泡尿来,当场将花鼠给浇愣住了。
  趁着这个间隙,灰鼠猛地转身向前一冲,竟然将大花鼠直接撞出桌子。
  “好!”
  站在庭院里面的宾客们,都纷纷发出忍俊不禁的欢呼声。
  一泡尿的战斗,还真是挺有意思
  “各位宾客,这只能算是开胃菜,稍后我会在这里继续表演鼠戏,到时候有大家喜欢的各种节目,尤其是三娘汲水,保证会让你们都看的过瘾。”
  黄小邪是个看着样貌清秀,二十来岁的青年,他落落大方的冲着四周拱手说道,看样子也是经历过大场面。
  “那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喽!”
  “我最喜欢看三娘汲水了。”
  “我还要看小白鼠爬楼梯!”
  就在黄小邪这边将场子炒热后,沈金泉很快就露面,他微笑着扫过全场,举起手中的酒杯大声说道。
  “诸位,今儿个是我沈某人母亲六十大寿,诸位好朋友能赏光参加寿诞,我非常感谢,希望大家能吃好喝好玩好,来来来,我敬诸位一杯。”
  “沈爷客气了!”
  “谢谢沈局长!”
  “沈爷您真是个孝子啊!”
  来客纷纷端起酒杯,拍马附和道。
  寿宴随即开始。
【LM小说网:s.lmz8.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