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老胡同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还有谁?
作者:隐为者

【奇特小说网 www.qitesq.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M小说网:s.lmz8.cn】   “外面怎么回事,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把咱们警备厅当集场了吗?”
  “嗨,还不是为了那个案子,吃饱撑着瞎嚷嚷呗!”
  “他们说的案子,是那起血蝉凶杀案吗?”
  “对对对,说的就是血蝉凶杀案,真邪乎了,都杀两个了!”
  “我说那个案子不是由侦缉一的楚牧峰负责的吗?他不是咱们警备厅的神探吗?怎么还没有个结果,还引起这么大的民愤?”
  “得了吧,民愤?你确定这是民愤吗?”
  ……
  各个科室的人都在纷纷议论,纯粹当热闹看。
  因为就算给外面的人吃了豹子胆,他们都不敢真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炮儿局的房间,一直都缺人呢!
  副厅长办公室。
  “厅长您看到了吧?他楚牧峰还神探呢,狗屁神探,真的要是神探的话,这都四五天了,怎么不但没有破案,凶手都再次行凶,引来百姓的抗议了!”
  “您瞧瞧,这现在人家的家属都找上咱们的门来,他却不敢露头。有他这样办案的吗?”
  简德总算是找到一个由头,逮住这个就无限放大来做文章,恨不得一下就将楚牧峰钉死在耻辱柱上,让他以后都别想翻身。
  邝世成却是淡然自若,对外面的喧哗声置若罔闻不说,看到简德这种情绪激动的模样,扬起眉头,带着几分不悦道:“简德,我说你就不能稳重点吗?”
  简德碰触到邝世成的告诫眼神后,总算是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过顿了顿,依然不甘心地说道:“厅长,咱们就不能拿这事儿做点文章吗?”
  “能啊,当然能!”
  邝世成瞥视一眼,站起来走到窗户前面,看着外面人群涌动的场景,不紧不慢地说道。
  “外面既然已经闹成这样,厅里面肯定是会有个说法,等开会的时候再说,你小子就别上蹿下跳了,好好干好你自己的工作,别给我找麻烦!”
  “是是是,我知道了!”简德喏喏道。
  他就是希望邝世成能够出面推波助澜,不然的话以着他的身份,哪里够资格去指责楚牧峰。
  两人官阶一样,你敢指手画脚,楚牧峰就敢给甩脸色。
  可现在看来即便是邝世成,好像也是有所顾忌的模样。
  难道这个楚牧峰已经抱紧了阎泽的大腿吗?
  ……
  厅长办公室。
  楚牧峰和曹云山都站在这里,外面发生这一出风波,他们不可能不来及时禀告情况。
  听完楚牧峰的案情汇报,阎泽稳稳坐在椅子上,一脸的云淡风轻。
  他可是行伍出身,见过军阀混战时期的腥风血雨,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经历过,这种打打嘴炮的事儿,在他眼里也就是个屁。
  都能听到响,都能恶心人!
  “厅长,外面的百姓示威,我感觉来得很突然,很奇怪,应该是有人在暗中捣鬼,要不然根本发生这种事。”
  “没破的案子多了去了,如果一个个都来闹腾的话,咱们警备厅不得成菜市场了!”曹云山眉宇间带着几分怒色。
  来找楚牧峰的麻烦,不就是来打他的脸吗?
  “厅长,处长,这件事是被《青花》报故意宣扬夸大,是青花堂在背后捣鬼!”
  楚牧峰站得笔直,朗声说道:“我已经调查清楚,整件事就是《青花》报先报道出来,然后在有心人士的鼓动下,才有了今天的示威活动。”
  “眼下血蝉案已经有了眉目,真凶即将浮出水面,不过有件事还需要确认下。厅长,我希望能得到您的理解和支持。”
  “你要什么支持?”阎泽看了看楚牧峰问道。
  “我想要调阅咱们厅里面的所有卷宗。”楚牧峰沉声说道。
  “调阅卷宗?”
  阎泽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神情:“这和你现在正侦破的凶杀案有关系吗?难道说这个血蝉案还和历史旧案能搭上线吗?”
  “能!”
  楚牧峰重重点了点头,理了理思路后说道:“厅长,就目前我调阅的卷宗,没有查出来黄本章和梁鹤翔有什么关系,但我敢肯定,他们是绝对有关系。”
  “要是说能找到他们之间的联系,就会有重要线索。当然,在咱们的卷宗室中很有可能没有他们的案底,不过这要等查阅过之后才能知道。”
  “黄本章?梁鹤翔?”
  血蝉案的案情,阎泽并不知道。
  以着他的身份地位,完全没必要去盯着这样没什么重要人物的案子,所以他也是第一次听到死者名字。
  但听到之后,却感觉似乎有些耳熟。
  “厅长,您听过他们的名字吗?”楚牧峰敏锐的捕捉到这个,急忙问道。
  “好像是有些耳熟。”
  阎泽抬头看过去,皱着眉头问道:“云山,你有印象吗?”
  曹云山是知道血蝉案的,但对这两个名字还真挺陌生,所以抿着嘴唇,摇摇头苦笑着说道:“厅长,我应该没听说过。”
  “不对,我肯定有印象!”
  阎泽站起身来,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抓了抓头,但还是想不起来,到最后他只能是看着楚牧峰说道。
  “我对这两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不过他们应该是有案底的,案底也是有了些年代,才会记不清楚。”
  “这样,你去卷宗室好好翻翻,专门去查那些十年前的旧案,也许会能找到些线索。”
  “是,谢谢厅长!”楚牧峰高兴地说道。
  “另外,外面那些人……”
  阎泽的话音稍稍顿了顿,楚牧峰便立即说道:“厅长,既然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就由我来处理吧,我保证会让他们离开的。”
  “好,那你去吧!记住,这儿是警备厅,可不是菜市场,谁要是敢再闹腾,直接放手抓人!”阎泽杀气腾腾道。
  哼,一帮草民居然也敢翻天,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底气!
  “是,厅长!”
  这就是规矩!
  这就是制度!
  要是说你们一群人过来嚷嚷,警备厅就要服软,那以后警备厅就别做事情了,整天被你们游行*示威着玩就成了。
  这个年代,警备厅可是正儿八经的暴力机构,心情好可以跟你讲讲道理,心情不好,哼哼,直接抓人就是,还费什么话。
  回头立即让你们家人当孙子,不送上好处,一个都别想出去!
  “厅长,那我也过去看看。”
  “好,去吧!”
  等到两人都离开后,阎泽手指敲打着桌面,蹙着眉头喃喃自语道:“黄本章,梁鹤翔,我好像对你们真的有点印象,但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出门后,曹云山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沉声说道:“去吧,让他们赶紧散开,我通知侦缉处的人准备下,不听就直接抓人。”
  “知道了,谢谢师兄!”楚牧峰自然是明白师兄的关照之意。
  “赶紧去吧!”
  警备厅大门外面。
  片刻之后,楚牧峰大步流星走了出来,站到人群最前面,目光扫视过全场,义正辞严地说道。
  “各位,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是为了尽快看到凶手伏诛,但是,也有一些人是别有用意,想要混淆视听,让你们大伙一起跟着背锅!”
  “关于血蝉案,我能说的是,我们警备厅是十分重视,侦缉队已经全力查找线索,估计很快就能破案,所以请你们耐心一点,会有一个交代给大家!”
  “这个很快是多久,你要是真有能耐,就说个准啊!”
  “就是,别光嘴上说得好听!”
  有人在人群中起哄道。
  楚牧峰眼神扫了扫,冷冷说道:“你们几个跳得这么厉害,是死者家属吗?”
  发问者顿时语塞。
  楚牧峰语气陡然间拔高,毫不客气说道:“兴风作浪,鼓动人心,你们就是我说的别有用心之人吧?”
  “我只是看不惯……”
  “看不惯?归你管?你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北平城的治安条例,扰乱稳定的社会秩序。你……你……还有你,全都给我出来。”
  楚牧峰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就点了好几个刚刚叫得最厉害的家伙。
  那些被他点到的人,全都下意识地缩起脖子,转身拨开人群就要跑。
  笑话,他们是来搞事情的,可不是搞自己的。
  要是被抓起来,哪还有好果子吃?进去了肯定会被往死里收拾。
  不过等他们想跑,已经迟了!
  早就换了便装,带着人守在旁边的裴东厂,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全都给逮住,一阵暴打,然后毫不客气地扣上手铐,统统押走。
  看着这几个家伙鬼哭狼嚎的样子,其他人顿时有些心惊胆颤,发了慌。
  “交代我已经给了,还有谁不满?”楚牧峰大声问道。
  哗啦。
  人群立刻四下如鸟兽散去,再也没有谁敢站在这里了。
  这时候他们才明白,敢情自己是被人忽悠了当枪使呢!
  那样的话,没谁愿意这样做的,趁着楚牧峰心情好的时候赶紧走吧,免得原本以为是法不责众,最后变成一网打尽!
  就连梁鹤翔的那些姨太太们见势不妙,也都如受惊的母鸡般跑了。
  还来闹个什么,不如赶紧回去忙活分家产的事儿吧!
  “科长,下面怎么做?”裴东厂跟着走过来问道。
  “去,把李明理带来警备厅问话!”楚牧峰冷冷地说道。
  行啊,既然这个公子哥想玩,那就陪他好好玩玩!
  “是!”
  ————————————
  起点正版需要大家的支持,这个题材需要你们的鼓励!
【LM小说网:s.lmz8.cn】